39.第39章 嗯,思维有点混乱

    绿衣姑娘却心高气傲:“谁说我是当二房的命?我要做郁统领明媒正娶的正室。”

    那些妇女们乱七八糟的聊着一些八卦。

    刚醒来的钟江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小莞。

    众人见钟江湖来了,声音立刻小了,分成两排,听钟江湖的差遣。

    这种山上后勤管理的模式,就和皇帝上朝差不多。

    山上后勤每个分管处都会挑选出一个管事的,每日来见钟江湖,汇报自己管辖内的事物。

    一个叫吴婶的女人走了出来汇报。

    “钟小姐,原负责马场草料的周豁嘴死了,她老婆来求入殓费。”

    钟江湖翻了翻本册,冷声道:“周豁嘴上个月死了两次,拿了两次的入殓银子,这个月又死?他到是死得有瘾了!”

    “这……钟小姐……周豁嘴是死过两次,但是……最后都在要入殓的时候缓过气来了。”

    “好一个漏洞百出的拙劣借口,骗取入殓银子,才是目的。”

    “传我的话,给周豁嘴的入殓银子全数收回,罚周豁嘴夫妻三十大板,以正试听和竖立规矩。”

    “是,是,钟小姐。”吴婶脸色惨白,走了出去。

    又有姚氏走出来回禀。

    “这月山上有五十八个男兵要成亲,三十二个女眷要出嫁,还有十二个新生婴儿要满月。这些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请钟小姐分拨。”

    钟江湖皱了皱眉问道:“以往都是分拨给各人的么?”

    “是的。因为西凉山……哦不……牛首山兵士和内眷众多,因此谁家要是有了嫁娶之类的,山上都会将银子分拨下去,让办嫁娶的士兵各自请亲朋友人。”

    钟江湖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以后除了丧葬,嫁娶满月之类的,两个月统计一次,择取日子集中办理。”

    这也不失去为一个好办法,集体办理,既可以将婚礼办得热闹,又能为山上省一大笔银子。

    这一轮布置下来,众人也纷纷清楚钟小姐这是要开源节流哦。

    一个负责山上房屋修葺的男人立刻出来拍马屁。

    “钟小姐,今年雨水很少,后山那些砖木结构的房子,暂时不用修葺了。这样暂时也省了一笔银子,用来调拨别处用。”

    “今年雨水虽然少,但是湿雾却很重。居住在那里的老少又多,怎么能熬得过冬天?”钟江湖一脸不悦,“该省的地方就省,不该省的,决计不能乱省,一切以人为本。”

    “是,知道了。”负责修葺房屋的人抹了抹额头的汗,本想讨好钟小姐,结果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

    “你做事缺乏责任心,不适合再担任监管修葺工作……来人……”钟江湖吩咐了一声。

    众人都不敢抬眼去看她,只是垂首站立着,听着钟小姐将怎么处置那个管事的。

    管事的也是低着头,等着钟小姐的发落。

    等了半天,却没听到钟小姐的话音,于是纷纷抬头,却看到钟江湖趴在椅背上,已经睡着了。

    外面,陆郁正好从虎威堂上处理好事情,路过这里,看到了钟江湖指派的情景。

    见钟江湖的嗜睡症犯,陆郁走进来,到了钟江湖的身边。

    “郁统领……”小莞轻轻叫了一声,想要去叫醒钟江湖,却被陆郁阻止。

    满堂的妇男女老少,看到他们威武的山大王附身抱起了钟小姐。

    这些人中,男人们轻叹大王铁汉柔情,妇女们羡慕:唉,自家的粗老爷们从没有这样柔情似水地抱过自己!

    没出嫁的姑娘们则恨得牙痒痒。

    各人有各的心思。

    陆郁将钟江湖抱回了房间,帮她盖好被子。

    小莞走了进来。

    “郁统领,大彪头领在外面等你,有事禀告。”

    陆郁走出,屋外是一片毛草地,草地上站着一个彪悍的男人。

    “大王……郁统领!”大彪似乎不习惯改称呼,觉得很别扭,“郁统领,山下的兄弟传来了苏隶府的消息。我的那两个兄弟陈四和郑仁是被一个叫馨娘的女人害死的。”

    “接着说。”

    “这个馨娘后来去苏隶府自首了。而那藏宝地图,很有可能……”大彪说着,朝着屋内看了一眼,似乎有惧怕钟江湖听到的意思。

    “有可能什么?”

    “那张藏宝图及有可能在钟小姐的夫家端木庄园之内。”大彪说道。

    陆郁的眸光收缩了一下。

    大彪继续说道:“属下派人去端木庄园打听了一下,钟小姐被我们带走之后,端木彻就不在家。而且,属下打听到,就在这几天,苏隶府的上空,出现了飞龙帮的信号弹。似有人在召集飞龙帮,布置密令。”

    “端木彻!飞龙帮!”陆郁吐出了这六个字,英俊的浓眉深锁。

    “大王……郁统领……你是在怀疑端木彻是飞龙帮的人?”

    飞龙帮,在江湖上很低调,却是个可怕的存在。

    陆郁凝神远眺,脑海思索。

    “郁统领,根据苏隶府反馈来的消息,端木彻似乎已经得知钟小姐在西凉山上,及有可能,端木彻会混到上山来。属下已经吩咐山上的各个哨口,严加把手。”

    “端木彻真要来,没有办法能够阻挡他。”陆郁说道。

    “什么?什么端木彻?”忽然有女声从身后传了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钟江湖醒了,站在门口。

    大彪脸色有点儿白,怕坏了大王的事,而陆郁却神色自然。

    “郁大哥,你刚才在说我相公?是不是有我相公的什么消息?”钟江湖问道。

    “端木彻在外一切都顺利,叫你不要牵挂。”陆郁说道。

    “吓死我了,我以为相公就要提前回来了!我还没将牛首山这个大家庭持好呢。”说着,钟江湖一拍脑门,“对了,得去看看大家伙儿赶制棉花冬衣的情况……”

    说着,钟江湖往外走,腿上被蛇咬到伤口还没好,所以有些一瘸一拐的。

    “小湖……你还是休息一下吧。”陆郁心绪被触动。

    “不行,我得尽快将后勤管理得井井有条,富足昌盛,看相公回来还有什么话说。”钟江湖刚走出门口,眼皮下垂,忽然之间软软地倒了下来,又睡着了。

    钟江湖再次被抱到床上,这一觉,直睡到接近傍晚。

    “郁嫂子,我最近不对劲,脑子似乎转不过弯来似的。”从床上爬起来的钟江湖敲敲脑袋。

    小莞被她这声郁嫂子弄得面红耳赤,尽管她解释过,但钟江湖老是健忘,所以她也不解释了。

    何况,小莞对陆郁有倾慕的意思,所以,小莞听了,心里也是甜蜜蜜的。

    “钟小姐,你可能最近太累了的缘故。”小莞说道。

    钟江湖敲了敲脑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我记得你们以前都喜欢称我作彻少奶奶的!”

    钟江湖走去后院,山上的女人们在做棉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