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灵魂出窍

    将自个儿叔叔糊弄得灵魂都要出窍。

    端木利汗如雨下:“要不然彻儿媳妇会怎么样做?”

    “说是要抽了那个人的筋……”

    “啊!”端木利浑身一哆嗦,感觉周身的筋开始抽疼。

    “扒了那个人的皮!”

    “哎呀!”端木利感觉浑身的皮开始撕裂般疼。

    “用铁扫帚将那个人的肉一丝一丝扫下来。”

    “我的娘啊!”端木利直从床上跌了下来。

    “叔叔,你到底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只是头晕……头晕……侄儿你出去吧,我需要休息一下。”端木利面如土色。

    端木彻往外走,又被端木利喊住了:“那个……彻侄儿……能不能叫你媳妇来一下,我有事要对她讲。”

    端木彻点头,出门。

    在门口撞见了钟江湖,两人开始用眼神交流。

    “行啊,现在坑蒙拐骗的本事炉火纯青啊!”钟江湖眨眨眼。

    “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跳大神,跟着湖湖鬼见愁!”端木彻也眨眨眼。

    “贫嘴!不过,这件事办的不错。”钟江湖再眨眼。

    “有奖励么?”端木彻笑逐颜开。

    “你要学会君子之风,不求回报。”

    “我就要回报。我要亲亲……这一次不是蜻蜓点水的亲亲,而是要辗转缠。绵……”

    “思想有多远,请你滚多远。”钟霸女又傲娇又嗔怒。

    钟江湖整理了衣衫,走进端木利的卧房里。

    门打开的那刻,端木利猛然看到钟江湖,再一次从床上滚落了下来,脸先着地,疼得龇牙咧嘴。

    “叔叔的酒还没醒么?叫侄儿媳妇来有事?”

    端木利战战兢兢地叫钟江湖坐下。

    “彻儿媳妇,如果我坦白事情的经过,你真的肯原谅我?”

    “我等着你的这句话已经很久了。”钟江湖淡然说道。

    端木利权衡了利弊,将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

    端木利平时没什么不。良嗜好,就是喜欢到戏馆里听听戏曲,可以说是戏迷。

    有一次在听戏的过程中,一旁的听客时不时喝倒彩,惹得端木利没办法尽心欣赏戏。

    两人因此口角,那个不讲理的听客和端木利约好在戏园后山的山坡下见面一决胜负。

    端木利没想到那个五大三粗的听客这么不经打,被端木利一拳打到之后,就断了气。

    出了人命,端木利吓得瘫在地上抱头哭,一个声音从头顶上响起,那是一个坐在树上的蒙面黑衣人。

    黑衣人看到端木利打死戏客的全过程。

    端木利求黑衣人保密,黑衣人答应了,也开出了条件:给了他一包粉末,让端木利将这包粉末洒进端木彻的茶水或者饭食里。

    “我很诧异,他怎么知道我是端木家的人?而且,这个黑衣人很奇怪,在我收下那包粉末的时候,他思考了很久,又将粉末收了回去。说只让我监视彻儿媳妇你的一举一动。”端木利抹着额头的汗水。

    钟江湖眉心拧起:“那具被你打死的尸体在何处?”

    “我……当时我吓得六神无主,已经没有力气去埋那个死人。是黑衣人拖着那具尸体去埋了。埋在了山坡下的一棵桦树下面。”端木利哭丧着脸,“彻儿媳妇,求你看在我是彻儿叔叔的份上,不要报官。”

    “事情还没弄清,叔叔不必着急。”钟江湖说道。

    一旦秘密被打开缺口,端木利就毫无隐瞒。

    “这个黑衣人逼迫我,要我……要我放火烧了端木庄园和烧死大哥一家子。”端木利咬着嘴唇。

    纵然端木利被要挟,但是这种火烧至亲的事儿,端木利做不出来。

    “好歹毒。”钟江湖吐出三个字,气势如虹。

    “可是……这个黑衣人说了,火烧端木庄园的时候,一定要确保彻儿媳妇你不在家。那个人好像不想要彻儿媳妇被烧死。”端木利惊恐。

    钟江湖沉默半响,脑海里忽然想起那夜在房顶上和她过招的黑衣人。

    端木利告诉钟江湖,黑衣人见他迟迟不烧端木庄园,暴怒中来找他,将他丢进了井里。

    钟江湖思忖了半响,决定利用端木利,引那个黑衣人出洞。

    于是在端木利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端木利表态,要全力配合钟江湖。

    当下钟江湖出了端木利的房间,见端木彻坐在一株广玉兰花树下,花瓣繁茂,轻粉似染,白衣胜雪,两两相映衬,说不出的细腻唯美。

    特别是男神回眸看她时,钟江湖的心里一阵悸颤:怎么回事?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出现了?

    钟江湖走向端木彻,有偌大的花瓣落在了她的发髻上。端木彻替她粘取掉。

    “湖湖,你在想什么?”

    “我们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她突然问。

    端木彻的眼神有了一种极大的波荡,几乎要脱口而出,但他却克制住了,故意油腔滑调地说道:“湖湖,我使你神魂调到了?幻想和我有前世今生?”

    “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钟江湖白了他一眼,收起自己的错觉。

    当下,两人带着端木利去了西园后山坡。

    由着端木利的指认,找到了那棵桦树,挖开泥土,下面是一只装满了破布的麻袋外,并没有什么尸体。

    “圈套!圈套!害死我了!”端木利愣了半响,大哭起来。

    这些天来,他一边背负着杀人犯的压力,一边要被蒙面人胁迫,简直生不如死。

    三人回了端木庄园,却见门口闹哄哄的,一个穿着翠绿裙子的女人正和赵姨娘扭打在一起。

    黑衣人看到端木利打死戏客的全过程。

    端木利求黑衣人保密,黑衣人答应了,也开出了条件:给了他一包粉末,让端木利将这包粉末洒进端木彻的茶水或者饭食里。

    “我很诧异,他怎么知道我是端木家的人?而且,这个黑衣人很奇怪,在我收下那包粉末的时候,他思考了很久,又将粉末收了回去。说只让我监视彻儿媳妇你的一举一动。”端木利抹着额头的汗水。

    钟江湖眉心拧起:“那具被你打死的尸体在何处?”

    “我……当时我吓得六神无主,已经没有力气去埋那个死人。是黑衣人拖着那具尸体去埋了。埋在了山坡下的一棵桦树下面。”端木利哭丧着脸,“彻儿媳妇,求你看在我是彻儿叔叔的份上,不要报官。”

    “事情还没弄清,叔叔不必着急。”钟江湖说道。

    一旦秘密被打开缺口,端木利就毫无隐瞒。

    “这个黑衣人逼迫我,要我……要我放火烧了端木庄园和烧死大哥一家子。”端木利咬着嘴唇。

    纵然端木利被要挟,但是这种火烧至亲的事儿,端木利做不出来。

    “好歹毒。”钟江湖吐出三个字,气势如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