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时而温暖,时而蔫儿坏

    将囡囡送去吴氏处之后,钟江湖回房,见端木彻取了木盆和热水,正在给从井里救回的猫咪洗澡。

    猫咪的毛发被温热的水润湿,露出了鼓涨的腹部。端木彻轻轻地往猫咪的腹部一探,眉心拧起。

    “湖湖,猫腹似有东西。”端木彻说道。

    钟江湖和端木彻将猫咪翻了过来,见腹部湿。润。的毛发之中,隐约可见用针线缝过的痕迹。

    钟江湖一探猫咪的腹部,果然鼓涨有硬。物。

    猫咪似乎感到了疼痛,凄然地叫了一声。

    在牛首山落草为寇的时候,钟江湖曾帮手下的兄弟缝剑伤和刀伤过。所以,这点小困难难不住她。

    钟江湖在箱笼里取了针线和剪刀等。

    而端木彻出门去拿刀伤草药。

    钟江湖将剪刀在火烛上消毒,然后轻轻地拆开了猫咪腹部的线。

    这只猫咪是极其通人性的,虽然疼痛,但是神情似乎很隐忍。

    很快,钟江湖将猫腹中的一铁皮小筒取了出来。

    立刻给猫咪缝合伤口,猫咪疼痛,叫唤了几声。

    钟江湖十分用心,所以,当房顶上的黑影轻轻盘旋的时候,她并没有发觉,直到对方不小心踩碎了一片瓦片,发出了声响,钟江湖才意识到屋顶上有人。

    “谁?”钟江湖放下猫咪,从窗口而出,如黑色的闪电,将院楼房顶上的蒙面黑衣人堵了个正着。

    黑衣人一见钟江湖,迅猛的动作竟然迟缓了,呆呆地凝视着钟江湖。

    直到钟江湖和对手交战,对手才回神应招。

    钟江湖打出的套路,那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化解。

    “你究竟是谁?”钟江湖心里一动,只觉得对方熟悉。

    对手却不说话,只顾着拖着钟江湖的手狂奔。

    取了药草的端木彻回到房中,听到了院楼顶上的打斗,立刻追了上来。

    端木彻看到钟江湖被黑衣人牵着手,心里一动,眉目立刻暗了暗。

    那黑衣人熟悉钟江湖的套路,所以每次钟江湖出招,占不了上风。

    现在,钟江湖和端木彻一起对抗黑衣人,黑衣人立刻招架不住端木彻的攻势,左手一扬,一股粉末弥漫了端木彻和钟江湖的眼睛。

    等两人将眼睛睁开,那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湖湖,你没事吧?”端木彻将钟江湖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看了一个遍,确定钟江湖安然无恙之后才放心。

    “湖湖,以后要多加小心。”端木彻拧着眉心,神情不容乐观。以后,他要尽量在她的周围,保护她的安全。

    而钟江湖的心里,充满了疑问:难道是他么?

    她不敢确定是不是那个人。

    “我没事,我们快下去帮猫儿敷伤口。另外,有重要发现。”钟江湖说道。

    两人回房,猫咪乖巧地伏在地上轻轻叫唤。

    端木彻将从院子里摘来的草药捣烂,这种药草具有消炎止血的功效,敷在伤口上十分有效。

    处理好猫咪的伤口,用软布做了一个小小的窝,猫咪沉沉地睡着了。

    “这是从猫咪腹中取出来的。”钟江湖将那支已经洗干净血污的铁管递给了端木彻。

    铁管长十公分,有手指头那么粗细。一头是实心的,另外一头,可以转动,但是无论怎么转,都无法拧下来。

    端木彻放在手上摇了摇,里面似乎有很轻的物体在晃动。

    铁管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人要将铁管藏在猫腹中?这一个个的谜底,都等着钟江湖和端木彻去解开。

    不一会儿功夫,天已经亮了,端木彻在院落里练了一会儿功,和钟江湖一起吃过早饭。

    “今天你不用跟我去苏隶米行了。”钟江湖要和端木彻分兵两路,她去苏隶米行给伙计和农户发工钱米钱,端木彻去检查桑园的工作。

    “桑园里青草繁茂,可以饲养一些鸡鸭,鸡鸭可以吃青草昆虫,鸡鸭的粪便是桑树最好的肥料,这样做一举两得。”钟江湖提议。

    “嗯,我叫人到集市上去买小鸡小鸭。”端木彻同意,不过他还是不放心钟江湖,有要跟随左右的意思。

    但钟江湖没让他跟着,现在他越来越粘,让她越来越不自在。

    故意要和他保持距离。

    钟江湖去了苏隶米行,联系上带头的伙计和农户。

    从花老板那里“借”来的银子,差不多够还伙计和农户。

    伙计和农户领了钱之后,一个个千恩万谢。

    “彻少奶奶,我们明天就想要上工。”伙计们说。

    “彻少奶奶,今年出了新米,我们还卖入彻少奶奶的米行,价格好商量。”农户们也是兴高采烈。

    送走了农户和伙计们,已经是午饭时分,门前马蹄声响。一席白衣的端木彻骑着枣红色的马儿,在阳光下分外的耀眼。

    端木彻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提着一只食盒篮子,动作潇洒地跳下马来。

    钟江湖嗅了嗅鼻子:“唔……好香。”

    “当然香了,你相公高人不出手,一出手就胜过全苏隶的厨子。”端木彻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端木彻去桑园处理了事情之后,立刻赶回端木庄园,亲自做了一些小菜。

    “谁说男人不能进厨房?做得很好。”

    “那是懒汉们的推脱之词。为湖湖做一顿美味,看着湖湖一点一点全部吃完,这是一种享受。”

    这样的温情言语,若不是铁石,听来总让人动容。

    暖男终不愧是暖男。

    可是,钟江湖也觉得,暖男和自己一样,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食盒打开,有鱼香茄子、红烧东坡肉、西湖醋鱼、还有香油糟素三鲜。

    道道香味扑鼻。

    端木彻盛了一碗饭,放到钟江湖的手里。

    “快吃吧。”

    “你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端木男神说道,坐到对面,下巴抵着桌子,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吃饭。

    “那我就不客气了。”钟江湖一向不喜欢扭扭捏捏,对于美食,喜欢就放开手脚吃。

    “怎么样?好吃么?”

    “好吃。”

    “那么……”端木男神貌似又要提条件,这次,钟江湖学乖了,立刻阻止。

    “停!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这一套在我这里失效了。你可别打歪主意,小心我……哼哼……”意思是你小子可千万别提亲亲之类的要求。

    端木彻装作委屈。

    钟江湖香甜的将饭吃完,大刺刺地摸。摸肚子:“完了,完了,我越来越胖了。”

    “那样最好!老天保佑湖湖成大胖子!”男神立刻笑嘻嘻接着话题。

    “为什么?”钟霸女冷脸,这小子,心里又有什么小九九。

    “我负责做只钟爱一人的帅相公;你负责做集土肥圆一身只属于我的丑媳妇。”

    “噗嗤!”钟江湖将喝到一半的茶水喷了出来。

    端木彻这小子,时而温暖,时而蔫儿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