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萌物的要求

    “哈哈,小娘子你真厉害。”花老板贼贼地乐,“好吧,只要你愿意跟着我,我将所有的私房钱全部交给你。”

    说着,花老板艰难地蹲下肥胖的身体,在床底捣鼓了一阵,又取出一只盒子来,里面装的也是银子。

    “小娘子,这下你该满意了吧。这真是我的全部私房钱了。来,我们喝了交杯酒,春宵一刻值千金,可别浪费了。”

    花老板端着酒壶倒酒,却感觉身子一麻,不能动弹,被人点住了穴道。

    被点了穴道的花老板不能开口,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那是因为“小娘子”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盖头,盖住了他。

    “听着,这件事不许惊动官府,不许声张,否则……”

    “啪”地一声,一把刀子插在了花老板的鞋子边角上,离脚趾头只差几毫米。

    若不是被点了穴道,花老板早就瘫软成泥。

    就是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报官啊。

    钟江湖破窗而入,和端木彻一起,将花老板的箱子搬到马车上。

    钟江湖带着姑娘回了她家,给了姑娘一家四百两银子。

    姑娘怕花老板找麻烦,连夜和父母离开了苏隶。

    钟彻两人回去,走了端木庄园的后门,从马车上将箱子搬进院楼里。

    刚一进入院楼,见床上睡着粉嘟嘟的小丫头囡囡。

    “平时囡囡有听我讲故事的习惯,时常半夜会偷偷溜到我的房里来。”端木彻夜很疼爱这个幺妹,扯了一床被子,轻轻帮着她盖好。

    离天亮尚早,两人洗漱了一下,打算休息一阵子。

    端木彻依然睡地铺,钟江湖和囡囡睡在床上。

    “彻哥哥!”睡梦中的小人儿呢喃着,细嫩的小手抓住了钟江湖的一根手指,钟江湖的心里一阵柔软。

    小时候,钟江湖也希望有个哥哥,可以在她受欺负的时候,随时随地为她出头。

    “彻哥哥……钟浆糊姐姐喜欢你!”睡梦中的囡囡又呢喃了一声,粉嫩的嘴角上扬,露出了梨涡。

    端木彻和钟江湖都没睡,都听到了囡囡的这一句话。

    端木彻睡在地铺上,侧着身子,手支撑着头,眸含着深意看着钟江湖:“囡囡说的是真话么?”

    “真话!喜欢!”钟江湖回答的干脆。

    端木彻心里微澜,一向强势的钟江湖,从没这样直白过。

    但是他听到钟江湖后面恶狠狠地补充了一句:喜欢!喜欢揍你!

    端木彻又是心动又是失落,不过端木男神立刻狡黠地一笑:“湖湖,我要向你要债了!”

    钟江湖极其聪明,眨眼时间,就想到端木彻要的什么债了。

    人情债啊!

    “提要求吧。可不要太过分。”

    “不会太过分,这是情理之中的要求。”男神坐了起来,长腿一迈,散发树木清新气息的身体已经坐到了床沿上,附视着床上的钟江湖。眼神含着星星点点,在幽夜里,显得十分迷人。

    “什么要求?”钟江湖的身体往床后退了退,心虚而不敢直视。

    男神很萌地一笑,甜而不腻,指了指自己的唇。

    “噢!你是想让我做好吃的给你吃?没问题,要吃东坡肉还是八宝鸭?”

    “唔。”端木男神摇了摇头,依然指着自己的唇。

    “懂了!你是让我和你在一起时闭嘴?好,现在开始我就不说话。”

    “唔。”男神眨着无辜的眼神,依然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难道你有受虐的嗜好?让我甩你几个嘴巴?”

    “唔……要亲亲。”男神指了指自己的唇,一脸期待。

    “不亲!”钟江湖瞪眼。

    “亲!“男神眨眼。

    ”不亲!”

    “亲!”

    “就是不亲!”

    “一定要亲!”

    “好!你可别怨我!”

    说着,钟江湖猛然起身,朝着男神的唇亲去。

    “呜……湖湖……你晚上吃了什么!”男神被她亲的喘不过气来,一张脸皱成了菊花,可想而知,滋味很不好。

    “大蒜!”这位无所谓。

    “啊?湖湖……”男神一脸苦相,“为什么要吃大蒜……”

    “怎么了?大蒜乃是宝,吃了强身健体少感冒。我漱口过了,只不过味太浓。谁叫你发嗲求亲,活该!”

    端木男神也太没节操了,居然很快回味起这个大蒜味的亲吻,要求再亲一次。

    说着,噘着漂亮的嘴唇,羽扇般的睫毛下垂,很是期待。

    这时,两人中间的囡囡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看着两人,奶声奶气:“你们在干什么?”

    “呃……我们在玩游戏。”钟江湖搪塞。

    “什么游戏?”小囡囡对游戏很感兴趣。

    “亲亲的游戏。”

    “我也要玩!我也要玩!”囡囡来了精神。

    “囡囡,快睡觉,天还没亮呢。”钟江湖警告。

    “呜呜呜……不公平!不公平!你们欺负人,凭什么你们天不亮就能玩亲亲的游戏,我却不能?”小囡囡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在黑夜里十分的清晰和突兀。钟江湖顿时觉得头痛不已。

    “囡囡不哭了,不哭了。”只能哄她了。

    “呜呜呜……”囡囡却哭得更响了。

    立刻,窗户纸上有了吴氏的身影。

    “彻儿,囡囡在房里么?我怎么听到了她的哭声?”囡囡的母亲孙姨娘还没回来,所以囡囡暂时跟吴氏睡。

    半夜,吴氏被囡囡的哭声吵醒,举灯一看,囡囡已经不在身边,所以寻声找了过来。

    “呜呜呜……大娘……彻哥哥和钟浆糊姐姐不带我玩……他们欺负我……他们晚上两个人玩亲亲,不带囡囡,大娘教训彻哥哥……”

    外面的吴氏听得尴尬石化。

    里面的两个当事人一头黑线。

    吴氏故作镇定地咳嗽了一声:“囡囡,快到大娘房里来,不要耽误彻哥哥休息。”

    一听到吴氏叫自己回去,小囡囡又赖着不走了:“不,我不走,我不会打扰彻哥哥他们的。”

    “乖囡囡,快出来,彻哥哥的床太小,睡不下三个人。”门口的吴氏只好哄囡囡。

    “他们房间里有两张床,一张是木床,一张是在……唔唔……”囡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江湖捂住了嘴巴。

    “婆婆,你先回去休息,我们一会将囡囡送回。”钟江湖喊道。

    “好。”吴氏皱了皱眉,走开了。

    房内的钟江湖连哄带骗,终于将囡囡的嘴巴封住了。囡囡答应钟江湖,不将房间里有两张床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但是,钟浆糊姐姐和彻哥哥,我可是有要求的!”囡囡奶声奶气地说道。

    “什么要求?”

    “你们两个快点给我生个小弟。弟小妹妹陪我玩,囡囡要做姐姐。”

    “呃……”两人相互看了彼此一眼。钟江湖愁眉苦脸,端木彻却喜笑颜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