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魅力无穷

    “这里怨气太重,鬼魂太多,两位快点离开,免得鬼魂盯上你们,要了你们的性命。”老人说道。

    “这世上没有鬼魂!”钟江湖说道。

    “这位小姐……可别得罪了他们……咱们人类斗不过他们的。”老人惊恐,口中指的“他们”就是那些所谓的鬼魂。

    老人嗅了嗅鼻子说道:“两位别不信,难道没有闻到周家庄里的气味和别处不同么?那是鬼魂散发的气息。”

    钟江湖和端木彻早就感觉到了周家庄的空气似乎与别处不同。

    “沼气!”端木彻拧起眉毛说道。

    “沼气是什么?”钟江湖不懂。

    “一种有毒的气体,会使人和牲口渐渐致命!

    端木男神再次询问老者,老者确定周家庄园原来是个水草横生的半沼泽池,是周员外用了人力运土,将沼泽填成平地的。

    这样一说,端木彻就更加肯定时沼气使周家庄的人莫名其妙相继死去。

    因为沼泽地里的腐烂的草木会产生大量的沼气。

    老人听得目瞪口呆:“沼气?真的有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因为鬼魂?”

    “老伯,世上没有鬼魂。”端木彻说道。

    钟江湖盯着端木彻的眼眸看:“你怎么会懂那么多?”

    “呵呵,如果我说我来自另外的时空,你信么?”

    端木彻开玩笑。

    “你最好说你来自那里!”钟江湖指指天上若明若暗的星星,故意气端木彻。

    最终,钟江湖劝老人不要寻死,并且掏出了三十两银子并一支金钗给了老人。

    老人千恩万谢。

    钟江湖和端木彻带着猫咪离开了周家庄。

    折腾下来,在周家庄一分钱没“借”到,反而到贴出去几十两。

    “趁着夜深,去找花老板。”钟江湖说道。

    两人驾驶着马车,到了镇上花老板的宅子边。

    两人将猫咪留在了马车里。

    花老板的宅子不比周家庄那样面积庞大,是一座四合院落。

    钟江湖和端木彻如蜻蜓点水,跃到了四合院的屋顶上。

    此刻四合院里,除了最东边的一间卧房亮着灯,其余的一片漆黑。

    钟江湖和端木彻轻轻地揭开一片瓦,灯光立刻泄露出来。

    两人屏息凝神朝着屋内看。

    卧房内的圆桌上摆满了一桌酒菜,肥头大耳的绸布商人花老板乐颠颠地看着一个被绑住手脚,正嘤嘤啼哭的姑娘。

    “唉!小娘子,不要哭!我又不会亏待你的。”花老板喝了一口酒,满脸堆笑。

    “老爷放奴家回去,奴家不愿意在花府。”

    “怎么?放着九姨奶奶的位置不做,要回去种菜浇园?”

    “老爷,我真的不愿意,你放我回去。”

    “你是不是怕我那母老虎?”花老板不高兴了。

    镇上的人都知道,花老板怕老婆,但却又极度好。色。

    他连娶了八房姨姨娘,这些姨娘厉害点的,和正牌夫人明争暗斗,撕扯打骂不消停;不厉害的,多半会被正牌逼得生不如死。

    一想到自家的母老虎,花老板就头大。幸好这两天母老虎回娘家有事,所以花老板的胆子比平时放大了数倍。

    “你不用怕她,早晚我会将那个醋坛子砸稀巴烂。”雄赳赳地说完,花老板又笑嘻嘻地说道,“我是真心喜欢你。你要是愿意跟着我,我可以给你在外面置办房子,这样就避免和那个醋坛子碰面了。”

    姑娘还是扭转身体嘤嘤哭泣。

    “小娘子,不要哭,你要是跟了我,我让你吃香喝辣一辈子。雌老虎平时管得紧,可咱也留了一手,你等着,我给你看看,保证你吃惊……”

    花老板得意洋洋,拿起桌上的烛台,朝着外面走去,似要去拿东西。

    钟和彻两人一翻身,从屋顶翻落,极棒的轻功使得他们落地毫无声息。

    两人推开窗户,进。入到里面。

    姑娘见了,吃惊不已,钟江湖粗略地解释了一下,将姑娘松绑。

    钟江湖对着姑娘和端木彻耳语,姑娘点头,端木彻却眼神忽闪,心道,湖湖果然精灵古怪,但他也立刻答应。

    很快,姑娘脱下的外衣,穿到了端木彻的身上,正要将端木彻捆绑的时候,花老板举着烛台走了进来。

    来不及了,钟江湖扯了一旁案几上的大红绸缎桌布,遮住了端木彻的脸,而后拉着姑娘,破窗而出,潜伏在窗口,看里面的动静。

    花老板拿了一串钥匙,叮叮当当地走了进来,看到“姑娘”捆绑松了,头上还遮盖着一块红布,不由大吃一惊。

    不过,花老板的脑补能力很强,立刻想入非非:这个小娘子估计是突然想通了,盖着盖头,想和我今晚就同房。

    “你口是心非!”忽然,盖着盖头的“姑娘”翘着兰花指,娇滴滴地直戳花老板的鼻子。

    窗外的钟江湖差点笑喷:端木彻的演技一流,简直以假乱真啊。

    花老板一愣,色。咪。咪道:“自打见小娘子第一面,我就神魂颠倒,一心想要娶小娘子,我怎么口是心非了?”

    “哼!说是要娶我,可是将我掳来之后,连绳子都不肯给我松开,还好我自己磨蹭开了。”

    “呵呵,我这不是太爱小娘子了,怕小娘子要跑么?”花老板摸摸自己的肥头大耳。

    “要是我想跑,早就跑了,我刚才是想试试你对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端木彻依然娇滴滴。

    “当然是真的。”花老板喜出望外,“来,小娘子,为了证明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我将我的私房钱如数交给你。”

    “哼!可别哄骗我。”端木彻装腔作势。

    花老板一兴奋,也忘记去要去揭端木彻的盖头,拿着钥匙走到房间西面的墙边,将墙上那副松下闲鹤画卷取了下来,里面露出了一个比画卷微小一些的凹洞,凹洞有铁打的门,上着锁。

    花老板拿着钥匙,打开了锁,朝着里面摸索了一阵子,将四只三十公分见方的盒子逐一取出,放在了一旁的案几上。

    外面的钟江湖看得直乐:看来出师顺利哦!这都是端木彻男装女扮的无穷魅力所致。

    花老板逐一打开了那些盒子。

    第一只箱子里,是满满十两一只的银元宝;第二只箱子里,是五两一根的金条,也是满满一箱子;第三只箱子里,是一些珠翠玉石;第四只箱子里,放着几张银票。

    “小娘子,将盖头揭下来吧,好好看看,这些都是你的。哈哈,跟了我,是你的福气!”花老板得意洋洋。

    谁知盖着盖头的“小娘子”抱怨地哼了一声。

    “老爷嘴上说得好听,其实对我并非真心实意!”

    花老板一愣:“小娘子,此话怎讲?我对你可是掏心掏肺的。”

    “什么掏心掏肺,你分明是藏着掖着,并没有将私房钱全部交给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