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鬼魂横生作祟

    钟江湖穿上夜行衣之后,显得格外的精神干练,英姿飒爽。

    端木车穿了夜行衣,身材更好了,玉树凌风的感觉更甚。

    先前,天还没有黑的时候,两人已经在门外湖边拴了一辆马车。

    从后门出来之后,直奔门外的湖边。

    由端木彻驾马车,钟江湖坐在车里。

    大约行走了一个多时辰,到了周扒皮的庄园不远处,将马匹拴在了一棵梧桐树边。

    两人分别围绕着庄园转了一圈,查看地形地貌。

    庄园的西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紧挨着庄园的墙壁,从这里进去十分安全的。

    两人上树。

    先是端木彻轻轻一跃,坐到了树叉上,接着是钟江湖一跃而上。

    “咔嚓!”

    那根树枝经受不起两人的力量,断了。

    端木彻拽着钟江湖跌落在地上。

    “湖湖,你最近有点儿胖了哦?”端木彻轻声说道。

    “闭嘴。”她嫁到端木家来,只不过比从前胖了一斤半而已。

    两人轮流上了树杈,又从树杈翻入周家庄园里。

    现在已经是深夜,庄园里黑灯瞎火,众人都已经睡下。

    两人如灵动的猫儿,在各大房间门口穿梭。

    “怎么没一个人?”两人异口同声,相互看了一眼。

    偌大的周家庄园,别说活人了,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太奇怪了。

    两人来到了周家的厨房,用火刀火石,各自点了一支蜡烛举在手里,揭开锅盖一看,铁锅生了铁锈,很显然,周家人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这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听说过周家搬走了。”端木彻说道。

    因为无人,两人又到各大房间看了看,人去财空,根本没有发现值钱的东西。

    “白来了。”两人不免有些失落。

    正要改换地点,去花老板那里“借钱”。

    忽然听到院落左边的一口枯井里,传出了猫咪的呼救声。

    钟江湖心善,立刻举着蜡烛附身到井边一看究竟。

    井里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

    夜太黑,蜡烛的光线又微弱,根本看不到深井里的情况。

    井里的猫咪看到头顶上的蜡烛光,发出求救的叫声更加凄烈了。

    端木彻从厨房拿来了一只大竹篮和一捆麻绳。

    将麻绳的一头系住篮子的竹把手,将篮子缓缓放入井的底部。

    显然,这是只通人性的猫咪,它叫了一声,跳进了篮子里。

    绳子缓缓上提,篮子从井口露了出来。

    将篮子放在地上,篮子里是一只毛色脏乱打结的猫咪。

    猫咪从篮子里跳了出来,对着两人叫了两声,似乎有感谢之意。

    钟江湖看到猫咪的肉掌上粘着一块沾满血污的白色手绢。

    端木彻将手绢取了下来。

    手绢血腥之气浓重,上面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大字:“死不瞑目!”

    显然,这些红色的字体,是用血写的,充满着恐怖之气。

    钟江湖和端木彻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将手中的蜡烛粘在篮内,将篮子轻轻地放入井内。

    蜡烛随着篮子直达井底部,微弱的光线勉强将井底照了个半亮。

    井底部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尸体。

    两人吸冷气,将篮子上提。

    “接下来该怎么办?”端木彻征求钟江湖的意见。

    “匿名报官。”钟江湖说道。

    他们两个深夜潜入周家庄园来“借”钱,看到这种惨样,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报案。

    正说着,两人听见门外有沉重拖沓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

    猫咪叫了一声,跳进了篮子里。钟江湖提着篮子,和端木彻闪身到了一旁的灌木丛中。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灰色衣衫蓬头垢面的老者,提着一盏白色的纸灯笼,幽幽而来。

    夜晚的风声在空院里迂回,发出呜呜咽咽声响,风声使得白色灯笼内的蜡烛忽明忽暗。

    蓬头老者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拿着一卷黄纸,慢悠悠地来到了井的边缘。

    来到井口,老人取下灯罩,点了黄纸,烧纸钱。

    黄纸燃烧起的火光照着老人脸上的沟沟壑壑,在夜晚看来,有几分可怖。

    老人一边烧纸,一边念叨:“女儿,我不该让你来周府当丫鬟的的,是我害了你啊。”

    老人一边烧纸钱,一边抹眼睛:“女儿,我实在没能力给你买棺下葬,也不能这样做……呜呜呜……现在只有我孤苦伶仃的活在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想通了,我到井里来陪你。”

    老人焚化了纸钱,站起身体,要往井里跳。

    “咻!”

    一条绳索飞来,将老人有力地捆住,使得老人无法跳井。

    “呜呜呜……大仙……你已带走了我的女儿,就让我去陪她吧。”老人惊恐又无力地哭了出来。

    阻止他跳井的不是什么大仙,而是钟江湖和端木彻。

    看到端木彻和钟江湖,老人愣住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周家庄?”深夜空宅忽见陌生人,老人显然吓坏了。

    “老人家,我们不会伤害你,你别怕。”钟江湖说道。

    而一旁的端木彻已经收起那条阻止老人跳井的绳索。

    钟江湖怕吓坏老人,只说是周员外的远房亲戚,刚坐船到苏隶府来投奔周员外,但为何周家空无一人?

    “唉!说来话长……”老人叹了口气,朝着四周看了看,似乎在惧怕什么一样,“生死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但是两位……我劝两位还是别多问了……快离开吧。”

    越是这样,越激发了钟江湖探索的兴致,忙追问老人,周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井里有那么多尸体?

    见钟江湖追问,老人终于战战兢兢说出了实情。

    事情要从周家庄建立说起。

    这座庄园在两年前建成,原本这里是一片低洼地儿,周员外打算买这块地新建庄园的时候,请了苏隶府内十几个颇有名望的风水大师和阴阳师傅。

    这十几个风水大师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这里是块风水宝地,周员外在这里建庄园,后辈定能为官为相。

    另外一派坚决认为这里是大凶之地,在这里建庄园,将人丁不旺,非病即死。

    最终,周员外还是认为这是风水宝地,兴建庄园。庄园建成,周家人入住之后,凶宅之气渐渐显露,周家人和仆人们相逐个莫名其妙死去。

    就连庄园里的牲口也是如此。

    这下,周员外慌了,请来了当初的那些阴阳先生(认为是凶宅的那派)。

    阴阳先生们说这是块及阴之地,鬼魂横生作祟,那些相继莫名其妙死去的人,都是被鬼魂捉去为做奴的,这些人的尸体不可以埋葬,不然会触怒那些鬼魂。

    所以,周员外将无故死去的人统统丢进了井中,把将死的也残忍丢了进去,(那块血手绢就是未死之人在井中书写)。

    周员外处理了家业,带着家人和金银细软去了外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