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连滴毛毛雨都没有

    “在外人看来,苏隶米行一向繁荣,却不想亏空那么多。吴老爷过世,吴府连一场像样的丧礼都办不起,这些年来的盈利都去了哪里?”钟江湖疑问。

    端木彻拿着一本账本说道:“我粗略看了看账本,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大批的稻米入库之后,竟然不知所踪,再没有任何出卖或者囤积的记载。”

    那些堆积如山的米如何凭空消失?

    钟江湖站在码头边上,望着一湖的江水出神。

    在米行处理了一下事物,已经是下午时分,端木宏派仆人来问两人有没用过饭?

    钟江湖和端木彻回到了端木庄园。

    端木宏也听说了苏隶米行吴老板归西,米行亏空严重的事情。

    “儿媳妇,要不咱写书信给亲家公?让亲家公去求一下皇上开恩,将苏隶米行收回,我们也不用去承担这些债务了。”端木宏提议。

    “事已至此,我要弄个水落石出。”钟江湖说道。

    “这样我们家得要为米行垫出去多少银子啊?”赵姨有些心疼,轻声低估了一句。

    “这事我会解决,用不到端木家出银子。”钟江湖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一大家子……外面看着好看……家道也艰难的。”赵姨娘生怕钟江湖怪罪,连忙解释。

    吃过了饭,端木彻被老爹叫到房里聊天,钟江湖独自回房。

    在路上撞见端木利。端木利提着一大袋土豆往厨房去。

    端木利说自己隔壁的好友种了几分地土豆,丰收时送了端木利一袋子。

    “我知道彻儿最喜欢吃椒盐炕土豆饼,所以拿来让厨房做了尝尝鲜。”

    端木利说道。

    “贪吃鬼!”钟江湖小声嘀咕了一句。

    “彻儿媳妇你不知道,这种土豆饼美味无比,做的时候不能在炭火炉上烙炕,要在大灶铁锅上,灶里的柴火也要加添得旺,那样做出来的土豆饼,打耳光都不肯放手的。”

    端木利也是吃货一枚。

    端木利将土豆交给仆人,跟着仆人去了厨房。

    端木利一转身的时候,从衣袖里飘落出一样物件。

    是一张纸张。

    钟江湖将纸张拿在了手里,是端木利写的一张租房契约。

    端木利打算在街上开一家农具行,卖些铁器耕作农具。

    钟江湖眉心一皱,这些字体,很眼熟。

    钟江湖回房,打开箱匣,将长臂猿交出来的三封信和端木利的那张租房契约

    对比,果然是出自一人的手笔。

    端木利为什么要监视她呢?钟江湖的眉心蹙起。

    忽然之间,钟江湖感觉到帷幔后面有动静,有人躲在那里。

    “谁?”

    钟江湖一个腾挪,如闪电一样出现在帷幔后面,伸出的掌心差几公分就要落在那个人的头顶上。

    没错!有人躲着!

    是一个留着齐刘海,梳着双髻的五六岁小女孩。

    小姑娘粉嘟嘟的脸,大眼睛水润又灵动,一张小嘴儿像是擦了胭脂,十足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可爱。

    “爹爹!我的帅帅爹爹呢?”小姑娘不但长得漂亮,说话也奶声奶气,十分惹人怜爱。

    来端木家这么久,钟江湖第一次见这个小姑娘。

    钟江湖收起书信纸张,蹲下来问小姑娘。

    “小妹妹,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找爹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小姑娘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歪着脑袋,并不回答钟江湖的问题,而是奶声奶气地问道:“你是钟浆糊么?”

    呃!浆糊?!

    好吧!看在小家伙很萌的份上,浆糊就浆糊吧。

    摸了摸小姑娘粉嘟嘟的小脸,也学着她奶声奶气地说:“是啊,我就是钟浆糊。那么,你是谁呢?你爹爹是谁?”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骄傲:“我爹爹很帅的,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

    “好吧?帅爹爹叫什么名字?”

    “端木彻!”小女孩还是一脸骄傲。

    什么?

    钟江湖觉得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小妹妹,你说你爹是谁?”

    “端木彻!端木彻!钟浆糊姐姐你年纪不大,耳朵背得像厨房里的挑水老刘?”

    钟江湖大惊,端木彻什么时候有了个这么大的女儿了?而且她还是第一次见。

    钟江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心里有种面莫名其妙的不适感。

    原以为端木彻和她假扮恩爱夫妻,不肯和她圆房的原因是他钟爱的女子并不爱他,他是单相思。

    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啊。

    小女孩伸出了粉嫩的小手,在钟江湖的面前晃了晃,发现钟江湖陷入思绪,眼睛都没眨一下。

    “哎!哎!哎!钟浆糊姐姐你现在脑子里是不是都是浆糊?”小姑娘嘴巴又萌又毒。

    钟江湖回过神,似乎在一瞬间想通了,告诫自己:莫名其妙!发什么呆?难道你还想和端木彻天长地久么?你的目的是救老爹一命,让神秘人给老爹解药。其他的,对你来说,无关紧要。

    这样一想,心里似乎通透多了。

    小女孩子眨眼着眼睛,盯着她看:“钟浆糊姐姐,你吃醋了?”

    “小孩子家家的,别乱说,你懂什么叫吃醋?”

    “哼!小看我……我明明看到你的脸脸上有不开心的表情。”

    “有么?”钟江湖故意鼓着腮帮子。

    精灵般的小女孩依然盯着钟江的眼睛,堂堂强盗千金居然被她盯得头皮发麻:“告诉你,我那帅爹爹就要将我娘亲从外面接回家了,到时候,我爹爹眼里只有我娘一人喽。”

    钟江湖又是一阵头皮发麻:端木彻这小子,居然在外藏女人,而且连女儿都有了。

    这臭小子,等下一定和他干一架,将他打得帅脸变猪头!

    “钟浆糊姐姐,你很不喜欢我娘亲被帅爹爹接回来吧?”

    “当然不喜欢!”钟江湖想都没想。再来一个女人,对她的“潜伏大计”无益。

    “囡囡!”门口传来了让钟江湖“咬牙切齿”的声音。端木彻。

    一身白衣的端木彻靠在门上,神情悠闲,笑容含着深意,看来已经听了良久。

    “帅爹爹!”小女孩先是一惊,然后扑进了端木彻的怀里,凑到他耳边说着悄悄话。

    端木彻蹲着身体,笑眯眯地听着,也和囡囡咬耳朵,两人时不时看着钟江湖,一副秘密重大的样子。

    说完悄悄话,端木彻摸了摸囡囡的头:“囡囡乖!厨房在做椒盐土豆饼,快去吃吧。”

    囡囡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湖湖,囡囡告诉了你,你都知道了?”端木男神靠在门框上,很享受地等着钟江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般的质问呢。

    可是,别说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钟江湖的脸上,就连一片乌云,几滴毛毛雨都没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