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一向风风火火

    钟江湖在端木彻的腿上狠狠拧了一把,这个坏家伙,为什么总是这样没节操啊?

    男神疼得龇牙咧嘴。

    钟霸道摸了摸脑袋,犹豫:“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那么咱们就不喝了!”

    一旁的端木宏夫妻只装作没听见。

    钟霸道好酒,没有女儿女婿陪饮总觉得不过瘾。

    “岳父大人,我还是陪你喝吧。”端木彻抱着酒坛给自己和钟霸道倒酒。

    “不行!不行!万一生出呆外孙和呆外孙女就不好玩了!”钟霸道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岳父大人,你劝劝湖湖,今晚我们免战。”端木男神说着,对着钟江湖有挤眉弄眼。

    钟江湖伸出手,捏住了端木男神腿上的一点肉,再也不松手了,眼神含怒:“再给我胡说霸道?再让人误会我是大。欲。女试试看?”

    “那个啥,好女儿,今晚你们就免战吧。”钟霸道乐呵呵的,说出这样的话一点儿也不尴尬,一转头和端木车彻碰碗:“好女婿!敞亮!”

    这一晚,大家喝得酒酣耳热。

    钟霸道在端木家留宿一夜,天亮之后,叫随从清点了端木庄园里被他砸坏的损失,放下一张八百两银票之后,就离开端木家,去办公事了。

    送走老爹之后,钟江湖处理了庄园里的一些事,来到了苏隶米行。

    端木彻担心钟江湖,所以也跟了过来。

    米行很大,坐拥一座单独的码头。

    米行里伙计众多,但是此刻已经日上三竿,却没有伙计们忙碌的身影,只有吴老爷带着一个老管家,守在门口。

    一见钟江湖来接任,吴老爷非但没有痛心疾首,反而有点欢天喜地。

    “彻少奶奶,这些是米行的账本往来和用工册子及各大库房的钥匙,我通通交给彻少奶奶。”

    说着,吴老爷将一大堆东西送到了钟江湖的面前。

    这吴老爷像是在丢烫手山芋,看来,接手这个米行,她真的会像肖月娥说的样焦头烂额。

    “伙计们为何不来上工?”钟江湖问。

    “这个……呃……因为米行易主,彻少奶奶接任,所以我让米行停业一周,放了所有的伙计,好让彻少奶奶盘查米行。”吴老爷支支吾吾地说着。

    钟江湖冷笑一声,直接指出吴老爷有藏掖着,没有说实话。

    “我……我没有啊。”吴老爷吓得面如土色,在钟江湖面前玩花花肠子,那是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事。

    吴老爷是只老狐狸,假装哮喘发作,两眼一翻,气喘如牛,一副快要一命呜呼的样子。

    旁边的老管家忙顺水推舟,将吴老爷送回了肖家请大夫治病。

    偌大的米行里,只有钟江湖和端木彻两个光杆司令。

    “先将那些账本粗略的过目一遍再说。”钟江湖当机立断。

    两人刚坐下来,就听到米行前面一阵喧哗。

    “我们要吃饭!”

    “我们要养妻儿老小!”

    “快把工钱还给我们!”

    “还我们工钱!”

    一群伙计一个个情绪高涨地冲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黑脸伙计,作为带头人,他曾经在大街上见过钟江湖,也耳闻钟江湖的霸气,所以,黑脸伙计见到钟江湖后一愣,伸出双手,将后面的亢奋暴怒的伙计们拦住,并且后退了几步。

    “怎么回事?”钟江湖问。

    “您就是米行新任的东家彻少奶奶吧?我们是来要工钱的。”

    “不要着急,事情清楚之后,我会替各位解决。”钟江湖让伙计们派出几个代表和她交流,其他人都回去。

    最终,黑脸伙计大龙,还有阿大和周三留下来。

    三人告诉钟江湖和端木彻,米行的吴老板已经有半年没有付工钱给他们了。

    每次去账房结工钱,账房先生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

    前几天米行老板硬是放他们假期,其实是不想钟江湖在接任的时候看到伙计们来讨账。

    “我们这些人,都是家有老小,生活负担很重,吴老板拖欠工钱,使得我们没法活命了。”

    端木彻找出了米行支付伙计们工钱的账本,查了一下支付数据,果然如伙计们所说的那样。

    “别着急,做工领钱,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钟江湖想了想,很显然,吴老爷是在逃避问题,她要亲自去见吴老爷,将事情始末弄清。

    钟江湖承若大龙,一周之内将伙计们的工钱问题解决。

    钟江湖说一不二的性格名动四方,大龙对钟江湖绝对信任。

    大龙等三人回去。

    “看来,我们要往吴府走一趟了。”钟江湖说道。

    而此刻,时间已经是中午,端木彻温柔对钟江湖说:“吃了午饭再去。”

    “事不迟疑。”钟江湖一向风风火火。端木彻心疼她,但却执拗不过她。

    端木彻和钟江湖快马加鞭,来到了吴府。

    吴府的门前,老管家正在将大红灯笼换成了白纸灯笼,灯笼上大大黑色奠字,让人触目惊心。

    “老爷他刚才回来就归西了!”老管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刚才在米行,吴老爷假装哮喘发作,回到府里之后,打算立刻乘坐船只,离开苏隶府。

    回到家却看到最宠爱的小妾馨娘正和一个书生要私奔。

    吴老爷暴怒阻拦,但是终究是年迈,敌不过年轻的书生和馨娘,两人推倒吴老爷之后,从后院的小门逃之夭夭。

    吴老爷郁结在心,一口气没缓上来,两腿一蹬,上了西天。

    听得钟和彻两人都皱起了眉毛:不但吴老爷死了,连知道米行众多实情的馨娘也逃走了。

    吴有良坐监,吴香腮被贬之后不知所踪,吴府办丧事的钱力都没有了。

    钟江湖给了老管家四只元宝让他治丧。

    看来,钟江湖这次接住的,的确是只烫手山芋。

    刚回到米行的门口,又见门口围了乌压压的一批人。都是有几薄田的小农户。

    每年,稻谷上市之际,除了缴纳朝廷的粮食,有余下的,小农户们就会将稻粮卖给米行,换取银两。

    “彻少奶奶,给我们主持公道啊!”

    “彻少奶奶,米行欠我们的米款还给全,都欠了三季了,再不还,我们连买稻种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少奶奶,我儿常年卧病服药,米行再不给米款,我儿就要断药了。一断药,极有可能有性命之忧啊!彻少奶奶开恩啊!”

    接下这个烂摊子,是个男人恐怕也要焦虑无主了。

    “各位,先将欠款和支付的凭证先抄给我一份,我核实内容之后,定会尽快给各位解决问题。”钟江湖笃定。

    “我们信彻少奶奶。”众人纷纷将欠款和凭证抄给了钟江湖一份。

    “各位先回去,不日之后,米行会通知各位来解决款银的事情。”端木彻一拱手。

    众人纷纷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