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生个傻孩子怎么办?

    “那个……彻少奶奶……钟老将军正在火头上,正提着刀子到处找彻少爷,要将彻少爷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呢。”仆人战战兢兢地说道。

    钟江湖一阵无语,老爹这又是抽哪门子疯呢?

    仆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让彻少爷小心为妙。钟江湖拧眉,老爹不会是发现了她和端木彻假扮恩爱夫妻********,而迁怒端木彻吧?

    “等下回去,我们努力配合,尽量显得恩爱,不能在爹爹面前露出马脚。”钟江湖说。

    “嗯,湖湖千万不要让岳父大人砍掉相公我的脑袋。脑袋砍了,可就装不回去了。我还想陪着湖湖一生一世呢。”端木彻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有些兴致盎然。

    他就是喜欢钟江湖配合他秀各种恩爱。

    须臾时间,到了端木庄园的门口,仆人们将砸得缺胳膊断腿桌椅,摔碎的碗碟,如数的清理了出来。

    唉!看来老爹这回闹腾得不轻。

    看着端木彻往里走,钟江湖一个闪身,走在了他的前面。

    “湖湖,你待我真好!”端木彻的心一热。

    “哪来那么多废话!”她一点儿也不温柔。

    但是端木暖男还是喜滋滋的往下说:“湖湖你是怕岳父大人伤到我,所以才挡在了我的前面。”

    “废话不要多!”钟江湖又吼了一句,现在她正头大呢,估计老爹这刻还在疯狂的打砸,将端木庄园砸得惨不忍睹。

    “哈哈哈!”刚走到客厅的廊弄里,就听到老爹爽朗的笑声,根本不像是在大发雷霆啊。

    很愉悦嘛!

    一旁的端木彻亲昵地将钟江湖的肩膀搂住了。

    钟江湖转头看他,他却笑得甜腻,牙齿洁白整齐。

    “湖湖,我们不是要亲昵一些么?”

    呃……好吧。

    两人蜜里调油的走进了客厅。

    客厅里布满了钟霸道爽朗的笑声,端木家的人正围着圆桌,用酒菜招待钟霸道。

    “哈哈哈哈!亲家公,我来敬你一碗酒!”身材魁梧粗犷的钟霸道站了起来,在山上当匪首,自来喜欢用大海碗喝酒,所以,端木家的人按照他的喜好,全部用海碗盛放酒。

    “不敢当,亲家公,你多吃点菜。这些蔬菜瓜果都是地里新鲜摘的,鸡鸭鱼蛋也是自家饲养的,要比你们京城里的口味好些。”端木宏恭恭敬敬地陪酒。

    “咱从来不会扭扭捏捏,喜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看不过眼就要讲,看不下去就对抗!”钟霸道哈哈笑着,扯了一只鸡腿大啃起来,吃得十分香。

    一旁的赵姨娘听了这一句话,看着满屋被砸坏还没收拾干净的家什,有些心疼地嘀咕道:“亲家公,你这个脾气,听风就是雨,真够火爆的,看咱们家被砸得……”

    还没说完,就被端木宏在桌下狠狠踹了一脚。

    赵姨娘立刻闭嘴。

    钟霸道也不生气,反而豪迈的大笑,站起身,将一只脚搁在了椅子上,手里捧着大海碗向端木家人谢罪:“哈哈哈哈!误会!误会!我赔罪,端木家的损失,我会让随从清点,双倍陪给亲家。”

    端木彻和钟江湖听着酒桌上的聊天,终于搞懂了事情的始末。

    钟霸道有公务路过苏隶,所以抽空来看看女儿过得如何。

    刚到端木庄园的不远处,道听途说,端木府的彻少爷在娶亲。

    爱女如命的钟霸道立刻脑补出很多故事:端木彻这小子肯定娶小妾了。

    这小子娶了自己的女儿还敢生花花肠子?

    这还了得?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钟霸道一脚踹开端木庄园的大门,提着刀子就要将端木彻的脑袋砍下当球踢。

    端木庄园里喝喜酒的客人,吓得抱头鼠窜,一时间屁滚尿流鸟兽散。

    在端木庄园乱砸一通,满世界找不到端木彻之后,才在桌肚下找到了亲家公。

    吓傻的亲家公才回神解释,办喜酒的原因。

    钟霸道立刻一拍脑瓜子:“啊呀!这下子小湖非要骂死我不可了。”

    误会解除,两亲家把酒言欢。

    钟霸道看到勾肩搭背走来的钟江湖和端木彻,立刻两眼放光,将海碗往桌上一丢,大步朝着两人走去,张开宽阔无比的怀抱,将小夫妻两人合抱住了。

    “好女儿,好女婿!哈哈哈哈……”

    “爹爹!岳父大人!”两人各自叫了一声。

    钟霸道看看宝贝女儿,又看看俊女婿,越看越欢喜:“你们两个小家伙这么恩爱,我很高兴,几时给我造几个小外孙出来啊?”

    钟江湖大糗……呃……老爹,你女儿虽然彪悍,但并不代表没羞没臊好么?

    端木彻的唇角却更弯了,一双美眸弯成了月牙:“岳父大人,我和湖湖一直在努力造!”

    努力!呃……这两个字让钟江湖一阵晕眩。

    没错!他们一直在努力。不过,不是努力造孩子,而是在努力打架!

    “好!说好了,我要一对龙凤胎。”极品老爹居然预定起来。

    这种事,能预定的么?

    钟江湖看着老爹,表面上毫无异样,心里却有些疼。

    老爹的精神和体格和从前无异,但老爹周身的肌肤已经比从前黑紫了些许。

    “哈哈哈……小湖,我的乖女儿,老爹我最近晒黑了吧?”钟霸道问。

    钟江湖点点头,心里又是一酸:乐呵呵的老爹不知道,他已经中了一种空前绝后的奇异毒。

    这种毒是慢性的。

    中毒者在会在两年时间内,随着肤色的逐渐加深而五脏腐烂而亡。

    跟着父亲叱咤戎马的钟江湖,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是怕失去老爹。

    所以,当那个“神秘人”找到钟江湖,告诉她,钟霸道已经被他下了奇异慢性的毒,而这种毒,只有“神秘人”才能解时,钟江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钟江湖答应了“神秘人”安排,邂逅端木彻,然后嫁入了端木庄园。为的就是对方能给钟霸道解毒。

    神秘人为何要这么做?钟江湖也很想揭开谜底。

    “我的小湖宝贝女儿,还有我的好女婿,今晚陪我喝个痛快!”钟霸道笑得满脸开花。

    钟霸道端着酒坛子,往端木彻和钟江湖的碗里倒酒。

    端木彻眸光迷人地看着钟江湖,男神又露出了俏皮整蛊的一面,对着钟霸道说道:“岳父大人,恕我不能陪你喝酒。”

    欢天喜地的钟霸道立刻冷脸,也不叫好女婿了,指着端木彻的鼻子:“你这小子,陪老子喝一碗酒怎么了?老子将自己的最爱的宝贝女儿都嫁给你了。”

    “爹!”钟江湖嗔了一声。

    “你少给我帮着这小子!”钟霸道的嗓门又高了八度。

    端木彻又搂住了钟江湖的肩膀,笑眯眯地冲着粗暴岳父说道:“岳父大人……今晚我和湖湖还要努力实现你龙凤胎外孙和外孙女儿愿望呢。若是喝醉了,或许会生下痴傻的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