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鸡飞狗跳猪奔驴逃

    “嗯,彻少爷和彻少奶奶长得很有夫妻相,定能长长久久,恩爱一生的。”另外一个男客说道。

    “什么长长久久……什么恩爱……我们连……呜呜……”酒劲上头的钟江湖脑子一热,差点要将他们还没圆房的事情宣之于众了。

    在她还没将话说完的那一瞬间,端木彻当着在场宾客的面,猛然吻住了钟江湖的唇。

    将她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啪啦!”正夹着菜往嘴里送的客人,菜和筷子一同掉了。

    “哐当!”有客人震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哗啦啦!”拿着酒壶往杯子里斟酒的客人,将酒全部斟洒在了桌子上。

    彻少奶奶和彻少爷竟然在酒席上旁若无人的拥吻?

    太震惊了!

    视觉效果太刺激了!

    彻少爷和彻少奶奶的风头,简直甩新娘新郎好几条街。

    宾客中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好,然后鼓掌,接着所有的宾客都鼓掌。刹那间,酒席宴上掌声雷动。

    忽然被吻住的钟江湖,先是脑袋一热,有了一种无法直接思考的空白感,紧接着,她的心,不能自控地加快了跳动!

    一张俏面绯红美丽!

    她怎么了?端木彻吻了她,她的心跳加快了?不,那一定是因为觉得尴尬才加快跳动的。

    绝对是这样的。

    钟江湖想要挣脱,却发现端木彻已经不着痕迹的在她的腰间点住了她的穴道。

    她不能动弹,整个身体软绵绵地靠在了端木彻的身上。

    “各位,内人喝多了,我先行告辞,各位慢慢喝。”端木彻和在座的客人打招呼。

    “彻少爷,可要照顾好彻少奶奶哦。”有客人说道。

    “彻少爷,能娶到彻少奶奶真是你的福气。路上小心。”另外的客人说道。

    端木彻微笑点头,索性将被点了穴道的钟江湖拦腰抱着走。

    “端木彻这个混蛋!总是喜欢让她当众出糗!这样亲亲抱抱的,她以后还能嫁人么?”钟江湖在心里暗暗腹诽。

    呃……钟大小姐还想要嫁人么?

    端木彻抱着钟江湖往外走,走至一个寂静的角落时,被肖月娥拦住了。

    “彻哥哥,你给我站住!”肖月蛾的脸色灰暗:“我和钟江湖有话谈。”

    被冷风一吹,钟江湖的头脑清醒了些许,点了穴道的身体却依然不能动弹。

    “有事直说!”钟江湖道。

    “你非要让彻哥哥这样抱着么?矫情!”肖月娥愠怒和醋意。

    “这是我们两夫妻的事。”钟江湖轻描淡写,将肖月蛾噎得快要吐血。

    不过,比起从前,肖月娥收敛了很多。

    父母和哥哥三令五申的告诫她,钟江湖是肖家的大恩人,如果肖月娥再固执的话,肖家人说不定会将肖月娥扫地出门。

    肖月娥咬着唇想了想,下定决心:“让彻哥哥在场也好!我在你们前面将话挑明了。我对彻哥哥的爱意不会改变,钟江湖,我不跟你争,我只想做彻哥哥的小妾,希望你不要阻扰。”

    什么?

    小妾?!

    端木彻和钟江湖都愣住了。

    两人相互对看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我不同意!”

    声音铿锵有力,斩钉截铁。

    “你们!”为了爱,将自己低到尘埃里的肖月娥气得差点口喷毒血。

    不远处凉亭柳树下站着肖家老夫妻。

    肖老夫人叹了口气,他们答应倔强的女儿再试一次,如果端木彻连纳她做妾都不肯,肖月娥就彻底放弃。

    这次,女儿该彻底死心了。

    “你们!太可恶了!”憋了半天,肖月娥终于说出了这一句。

    她心灰意冷,这一次终于相信,她和端木彻没有任何可能。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有了湖湖,心里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人。小月,你该有自己的幸福。”端木彻说得诚恳。

    钟江湖心里一个激灵:端木彻这货也太会演了,假话说得如此动人,她都快动容了。

    其实钟江湖不知道,端木彻的这番话,出于肺腑。

    而钟江湖不让端木彻纳妾,是因为肖月娥入了端木家,必定会给她造成很多麻烦。这个不省事的丫头,或许会将她的“秘密”捅破,坏了她的大事。

    另外重要的一点,钟江湖始终不肯承认,内心最深处,她还真不想端木彻除她之外,还有别的女人。

    肖月娥的脸更加灰白了,从来没有的无力感,让她的唇色发白,心里痛得像是千刀万剐,但嘴巴却依然不人饶人。

    “钟江湖你要是对彻哥哥有一点点的不好,我都会随时将彻哥哥抢过来的。”

    “好,有志气。”钟江湖乐了。肖家这丫头虽然骄蛮,但有时那股执拗的劲,和她有几分相像。

    端木彻抱着钟江湖要走,忽然肖月娥又将两人叫住了。

    “钟江湖!你的苦日子就要来了!小心点!”

    “?”端木彻和钟江湖一起看向肖月娥。

    “我只想说,接手了苏隶米铺之后,钟江湖你将会焦头烂额,搞不好……会一命呜呼……”肖月娥看了端木彻一眼:“彻哥哥,你让你的湖湖多保重吧。”

    说着,肖月娥就大步走开了。

    远处,肖家老夫妻看到女儿先是大步奔走,脱离端木彻和钟江湖视线之后,捂住了口,劫哭狂奔起来。

    肖月娥收拾行装,坐事先准备好的船只,去往了南省。

    肖月娥会在南省的亲戚家里小住半年。

    而此刻,端木彻抱着钟江湖走过门框,门框触碰身体,将钟江湖的穴道解开了。

    钟江湖从端木彻的怀里挣脱出来,看到端木彻在思索,不用说,肯定是在沉思肖月娥刚才的一番话。

    “湖湖,苏隶米行的事宜,由我来处理吧,你就别管了。”端木彻完全是出于对钟江湖的关心。

    “你担忧我?”她脱口而出,很好奇。

    端木彻浓挺的剑眉拧了起来:“小月的告诫不可轻视。”

    “她对苏隶米行很了解么?”钟江湖好奇。

    “小月和苏隶米行的吴坤(吴有良和吴香腮之父)的小妾馨娘一直交好,无话不说。”

    “你是说月妹妹在馨娘那里听到了有关于苏隶米行的内幕?”钟江湖一点就透。

    端木彻点了点头,依然劝钟江湖将苏隶米行的事情交给他处理,钟江湖只要管理好蚕丝和药草这两块就行了。

    可是钟江湖是个好奇宝宝,定要去看看苏隶米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往家赶,半路上,一个端木家的仆人跌跌撞撞的来找他们。

    仆人脸色发白:“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钟将军来了端木庄园,将端木庄园闹腾得鸡飞狗跳猪奔驴逃……乱成了一锅粥了。”

    老爹怎么来了?钟江湖一惊一喜,催促端木彻快马加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