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祖坟冒青烟

    “你乐什么?”被藐视了的吴香腮怒了:“你敢笑话皇帝的女人?告诉你,现在皇帝很宠爱我,都听我的。肖家和端木家的家业自此归我吴家了。来人,将这个冒犯本宫的女人拉出去斩首。”

    吴香腮气势如虹,但是身边的六个大内高手,却纹丝不动,个个像是耳聋了一样。

    “都聋了么?将这个姓钟的拉出去斩首!”吴香腮气的脸红脖子粗。

    当年钟江湖在宫中给皇帝提意见的事迹名震京城,这六个大内高手怎么可能没听闻过?

    要砍钟江湖的脑袋?笑话!六个大内高手心里暗暗腹诽,直骂吴才人这是自找死不可活。

    见六人不动手,吴香腮只觉得颜面扫地。

    “噗嗤!”看着她的囧迫样子,钟江湖只觉得好笑。

    这下让吴香腮更加难堪了。

    “废物!”吴香腮狠狠地骂了六个大内高手一句,从一个大内高手的身上抽了一把宝剑。

    举着宝剑朝着钟江湖砍去。

    钟江湖根本没将吴香腮放在眼里,罗裙一舞,一脚将吴香腮踹出去老远。

    呯地一声,吴香腮撞在了墙上,又吧唧一声落在了地上,麻辣辣又撕心裂肺的疼痛,一张俏面被地面撞得像猪头。

    “你竟敢打皇帝的女人?打了皇帝的女人,就等于是打了皇帝!”吴猪头披头散发,完全疯了:“你……民间刁女……我要去告诉皇帝,让皇帝砍了你的脑袋,诛灭你九族。”

    “去吧。我正好要问问皇帝老儿,他的女人在外为非作歹,难道是他的意思?”钟江湖一副无所谓的天样子。

    就在这时,走进来一个细眉细眼的男人。

    “李公公,你来的正好,和我一起回去,向皇上禀报,诛灭了这刁钻女人的九族。”吴香腮对着被称为李公公的男人说道。

    李公公对着吴香腮点了点头。

    顿时,吴香腮觉得钟江湖的死期到了!吴香腮无比得意。

    “呵呵!”李公公冷笑两声:“脑袋就要搬家了。”

    “姓钟的,听到没有,你的脑袋马上就要搬家了。识相点的话,快给我磕头说几句好话,我会求皇上,让你少受点罪,死得痛快点。”吴香腮气势更凶了。

    一旁的吴有良也猖狂起来:“钟江湖,只怪你跟错了人,你要是跟了我,不就是皇亲国戚了么。”

    兄妹两得意洋洋。

    “说够了没有!”忽然,李公公突然冷声。

    吴家兄妹两个愣住了。

    “给我将吴氏兄妹拿下!”李公公喝道。

    “李公公,你这是?”吴香腮愣愣地看着李公公。

    李公公对着六个大内高手一挥衣袖。

    四个大内高手出列,将吴香腮和吴有良按在了地上。

    “李公公,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是皇帝最喜欢的女人!”吴香腮极度错愕。

    李公公依然不理睬她,而是对着钟江湖施礼:“钟小姐,许久不见,小姐一向安好?”

    身为皇帝的贴身太监,李公公当然认识钟江湖。

    “李公公一向神清气爽。”钟江湖还礼。

    李公公和钟江湖攀谈一阵子之后,才回头对着面如白纸的吴氏兄妹说道。

    “承当今圣上口谕,将才人吴香腮贬为庶民,永不得入京。将吴有良收监判刑。”

    吴有良坐在地上,瘫软成一团泥,目光呆滞,而吴香腮发疯般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皇上不可能这么做的。”

    “吴香腮,本公公让你死心。老实告诉你,你前脚带着六个大内高手出门,皇上后脚就跟了出来,已经在门口远远地看见你的作为了。”

    吴香腮一惊。

    “你的作为让龙颜大怒,你不配在后宫。”李公公冷声。

    “我要见皇上。皇上一定会绕过我的。”吴香腮哭得鼻涕眼泪横流。

    “皇上不会饶恕你的。”李公公继续面无表情,补充道:”特别是你得罪了钟小姐,皇上更加不会饶恕你。”

    钟江湖!又是钟江湖!

    皇上为什么会对钟江湖如此厚爱?钟江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吴香腮彻底崩溃了。

    接下来,李公公宣布皇上口谕,让钟江湖全权处理这件事。

    李公公拿出了一道谕旨。

    也就是说,钟江湖成了皇帝钦点的钦差大臣。

    钟江湖带着吴有良去了县太爷的衙门。

    早有人将酒楼内发生的事情禀告了县太爷和知府大人。

    这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知县大人暗乐,他是押对宝了,强盗千金钟江湖真是名不虚传,连皇上都偏袒她。

    知县大人心里暗暗发誓:生是钟江湖的人,死是钟江湖的鬼,不死不生也要帮钟江湖端茶递水。

    知府大人呢?在后堂没人的地方直捶自己的脑袋:“猪头!猪头!大猪头!”

    吴香腮在圣驾前受宠并且有封妃的可能,知府大人就投奔了吴家兄妹,帮吴有良为非作歹。

    现在吴香腮被废,钟江湖成了钦差大臣,还有他的好日子过么?

    知府越想越懊恼,只怪自己有眼无珠,将捶头改成了自扇耳光。

    “啪啪啪……”耳光响亮啊。

    知县大人远远看到,捂着嘴巴幸灾乐祸。

    “知府大人?您老这是在干什么?干嘛打脸?”知县也是一肚子坏水,走上前奚落知府。

    “呃……这个么……这个么?蚊子太多了……我打蚊子呢!”知府死要面子,啪啪又往自己脸上扇了几巴掌。

    “啪!”知县大人一声不吭,往知府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好大一只蚊子在大人脸上,我帮大人拍死它。”

    “你……”知府大人气的冒烟。

    “啪!”知县大人又给了知府一记耳光:“瞧,又有一只!”

    知县大人心里乐啊!平时作为上级的知府,没少给知县大人小鞋穿。这次知县大人是沾了钟江湖的光,恶狠狠地出了心中的气。

    知县大人出够了气,才正色说道:“知府大人,端木两父子还在牢里呢,彻少奶奶马上要到县衙来了,您看……”

    “啊呀!我糊涂了!”知府大人一拍脑门:“赶快放人!”

    说着,急冲冲朝着县衙大牢走去。

    这次知府大人是学乖了,亲自去给端木彻父子赔礼道歉,让两父子在钟江湖面前美言几句。

    到了牢里,知府将端木彻父子放了出来,命人请两父子去香汤沐浴,换上锦衣来到厅堂之后,知府陪笑着说道。

    “端木庄主和少主,这次完全是误会,下官也是错了,下官给两位赔礼了。希望端木庄主和少主别放在心里。”说完深深鞠躬唱喏。

    经历牢狱之灾的端木宏深深感叹,当初强盗将军钟霸道硬是将女儿嫁入端木家时,他不敢违抗,但心里多少有些不愿意,但是从此次事件看来,得了钟江湖这个媳妇,是端木家祖坟冒青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