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花容失色

    此刻,假大夫心里清楚,自己恐怕不是端木彻的对手,加上端木家的人听到动静,派人来支援,那他就很难脱身了。

    端木彻的攻势越来越猛,假大夫快要被端木彻生擒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声。

    “啊!江湖妹妹!”

    听这声音,很急切,像是钟江湖出了什么事似的。

    端木彻闻声一分心,假大夫抓住了逃离的机会,破窗而出,立刻跃上院墙往下一跳,消失不见。

    那个女声是怜儿发出来的,此刻,她正蹲在地上,双臂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什么事?”钟江湖闻声赶到了外厨房。

    花容失色的怜儿立刻解释,她特别想吃酸,叫小丫头来厨房取,小丫头半天也不回,怜儿就出了院楼,亲自来了厨房,到了厨房恰好看到端木彻和一个大夫在打斗,所以吓得直叫唤钟江湖求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令人好心慌。”娇美柔弱的怜儿一脸紧张。

    钟江湖盯着怜儿看:“姐姐要保重身体,看姐姐,紧张得连耳环都掉了呢。”

    怜儿伸手摸了摸双耳,发现左耳的耳环不见了,就低头在地上找:“想是刚才太慌乱,不小心弄丢了。”

    找了半天,却找不到。

    “姐姐身子要紧,快回院楼去休息吧。”

    “我要找耳环。”

    “等下让下人们找。”

    怜儿回了院楼。

    在厨房里,端木彻将事情的经过,再向钟江湖复述了一遍。

    钟江湖取出银针,往假大夫投掷粉末的药罐里探入,立刻银针变黑。

    果然是投毒了。

    “湖湖,我觉得有必要向阿印了解一个人。”端木彻说道。

    “怜儿!”她替他答了一句。

    “你也觉得怜儿有些奇怪?”端木彻问道。

    钟江湖从衣袖里取出了面纱人的白玉耳环。

    “怜儿的耳环?刚才怎么不还给她?”端木彻疑惑。

    钟江湖将遇到面纱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怜儿的手上有茧子,这些茧子只有常年使用兵器的人才会有。”钟江湖说道。

    “这个怜儿的确可疑,大概阿印对她也不甚了解。”端木彻担忧起自己的好兄弟来了。

    不知道这个怜儿,究竟隐瞒事实,行动秘密,会不会和这个假大夫是一伙儿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两人正说着,有大大夫进来,说用针灸施治的方法不错,很多中毒者都略微有了起色。

    “现在再用汤药催毒。”

    大夫说。

    钟江湖立刻用银针试了所有的汤药,确认无毒之后,才放心。

    “尽快搞清楚这件事,不然会越来越复杂。”钟江湖说道。

    而这刻的肖家,也是乱套了。

    老爷和儿子被县官收押,肖夫人神情破碎,水米不进,哭得眼睛肿成了核桃。

    肖月娥心神不宁地陪着肖夫人。

    一个丫头走进来,鬼鬼祟祟地对着肖月娥使眼色。

    “娘,你要吃些东西,我到厨房去帮你熬粥。”

    肖月娥出了门,小丫头跟了出来,慌忙凑到了肖月娥的耳边:“小姐,不好了,李大被抓了。”

    “什么?抓了?我不是叫他拿了银子以后离开苏隶府的么?”肖月娥一惊。

    李大是上西山收割药材的农户,李大好赌,肖月蛾找到他,给了一百两银子,让他在药材收割的前一天潜入西山,在一些药材上喷洒一种熏毒。

    农户们在收割药草的时候,皮肤接触到药草上的熏毒,就会毒发。

    肖月娥是受了签文的蛊惑,恨透了钟江湖,冲动之中才做这事儿。

    现在钟江湖当家,有那么多为端木家做事的农户中毒了,够她焦头烂额一阵子的。肖月娥就是不想让钟江湖好过。

    肖月娥没想到的是,官府清点上山收割药草农户的人数,发现少了李大,在李大即将离开苏隶时,抓住了他。

    更让肖月娥没想到的是,她家的药材商行也出了事,老爹和哥哥都被官府请了去。

    这一连串的事情,很蹊跷。

    万一这个李大将她招出来,那刻怎么办?

    肖月娥像只无头苍蝇,急得团团乱转。

    “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太糊涂了。”一个无奈又责怪的声音响起,是肖印。

    “你……胡闹!胡闹!”肖老爷更是气得肺都要炸开了。

    因为要讨好钟江湖,县官将肖家父子放回了家。

    肖家父子刚回家,走到家门口,就看到肖月娥和小丫头在鬼鬼祟祟的说话。

    父子两个躲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

    “端木家和我们肖家交好,怎么可以做么做?”肖老爹气得想要抽肖月蛾几巴掌,忽然觉得心口一阵疼痛。

    肖印叫爹爹去休息,这件事,由他去处理。

    肖老爹无奈回房。

    “走!”肖印一把抓住妹妹。

    “去哪里?”

    “去端木家说出实情,赔礼道歉,然后再去官府自首。”

    “哥哥,你还是我哥哥么?你要送我去吃官司么?我是的亲妹妹!”肖月娥死赖着不肯走。

    “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平时肖印溺爱妹妹,但是在是非面前,绝对不会袒护她。

    最终,肖月娥还是被肖印拉着,去了端木家。

    在路上,肖月娥数次想要逃走,别的都无所谓了,她最害怕的是面对彻哥哥。

    彻哥哥肯定会更加厌恶她了。这比死还难受啊。

    须臾功夫,到了端木家。

    肖印拉着肖月娥见了端木彻夫妻。

    肖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让妹妹赔礼道歉,并且要负责那二三十个中毒者的一切费用。

    “都是她!”肖月娥指着钟江湖:“彻哥哥为什么娶她而不是我?我不能接受。”

    到了这刻,肖月娥还是愤愤不平。

    “再胡闹,哥哥就要打你了。”肖印怪妹妹冥顽不灵,举手要打。

    原本以为钟江湖会暴怒,拿出强盗千金嗜血的本性。

    钟江湖却淡淡地对着端木彻看了一眼:“看来,月妹妹还是要你好好开导一番。”

    说着,漂亮的眼眸眨了眨,含着某种意思:这丫头有所隐瞒,看你的了。

    端木彻也眨了眨眼睛:湖湖,相公我遵命。

    钟江湖和肖印走了出去,留下端木彻和肖月娥两人。

    等到屋里只剩下两人,端木彻故意板着脸。

    “小月,彻哥哥一向对你如何?”

    “以前对我很好,可是,你娶了姓钟的以后,就把我抛在一旁。”肖月娥愤愤不平。

    “所以你就要害端木家?害了端木家,就是害了我。事情再闹得大一点,我就会去吃牢饭。”端木彻温润的时候,如春风拂面,生气时,却让人十分压抑和惧撼。

    “彻哥哥,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还要害你坐牢?”肖月娥急了。

    端木立刻试探:“我也觉得小月不会陷害我,肯定是受了什么蛊惑,才一时糊涂。快告诉彻哥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