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打是亲,骂是爱

    肖月娥又去大街胡逛,一转眼的功夫,就将两个仆人甩掉了。

    有个黑衣人从她出门那刻起,一直跟着她,亦步亦趋。

    心烦气躁的肖月娥直逛到西郊的普渡寺。

    跪在观音座前面,肖月娥双手合十,闭眸轻念:“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请你保佑信女,信女自小心属阿彻,非他不嫁,可是阴差阳错,阿彻娶了另外的女人。求菩萨保佑,让阿彻休了那个讨厌的女人,和我结为夫妻。”

    祷告完毕,肖月娥又拿起观音座旁的签筒求签。

    一支签落下,肖月娥看着上面的签文,不解其意,于是转身到观音殿旁的小偏殿找解签的和尚。

    “这位小姐想要心想事成,只在苏隶府有草木山石泉水的西方最高处行事就可。”

    “老和尚,你能不能说个清楚?”肖月娥对这个解签和尚不满。

    “天机要自悟,贫僧只能点到为止。”

    等到肖月娥一脸不快地走开,一个黑衣人从后面闪了出来。解签和尚抹着额头的冷汗:“这位施主,贫僧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了,请你放过我。”

    黑衣人不搭理和尚,望着肖月娥的背影喃喃:肖家这笨丫头。

    肖月娥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和尚的话,百思不得其解。

    “妹妹,让我好找,快回去。”肖印从不远处跑来,拉住了肖月娥。

    两个仆人跟丢了小姐,肖印不放心,亲自来找。

    两人刚走了一小段路,恰好遇到了迎面而来的端木彻和钟江湖。

    “不知羞耻!太不知羞耻!明明有两匹马,却非要挤在一起。”肖月娥暗暗大骂。

    端木彻和钟江湖同骑一匹马,另一匹马却由钟江湖牵着。

    钟江湖坐在前,坐在后面的端木彻拽着缰绳,将钟江湖深深拥在怀里。

    “有身孕了还骑马?果然是强盗作风。摔死了才好。”肖月娥怨恨轻声嘀咕。没人听到。

    “阿彻,湖湖,你们骑马同游好雅兴,真是让人羡慕。”肖印笑道。

    “我和湖湖最爱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端木彻微微一笑。

    钟江湖没好气地用胳膊肘捅了他的胸腹,低声从唇齿里蹦出几个字:“手下败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钟江湖出门来西山检查农户收割药材,作为副手的端木彻跟了过来。

    “西山的水土神奇,生长的草药与众不同,是其他地方生产的药草所不能比拟的。“钟江湖说道。

    “嗯,辛苦阿彻和湖湖了。”

    “啊!我悟出来了!”一旁的肖月娥忽然欣喜若狂,大叫了起来,引得其他三人都看着他。

    “妹妹,什么悟出来了?”肖印吃惊。

    “我……我……我说我捂出痱子来了,好热啊!”

    “捂出痱子也那么高兴?”肖印无语了。

    “哥,我有事先回去了。”肖月娥说完就啪嗒啪嗒跑远了。她悟出了和尚的签语,绝对要将彻哥哥抢过来。

    不放心这个喜怒无常做事冲动的妹妹,肖印和端木彻夫妻告别,去找肖月娥。

    “湖湖,湖边的景色不错,我们游览一番。”端木彻兴致很高。

    “唔!湖边地势开阔,到是一个打架的好所在。怎么样,下马过几招?”钟江湖故意气他。

    “湖湖,今天我都被打得露点了……不要再过招了……好不好?”端木彻声音温柔,在她耳边吹气如兰。

    露点?确实。钟江湖脸微微一红,又奚落了他一句:“手下败将!”

    这是故意藐视。实则钟江湖自小跟着老爹闯荡,并非浅薄自大之辈,她已经发现,端木彻对她有所隐藏,无论是武功还是心智。

    深藏不露的,皆非简单之辈。

    他的前胸贴着她的后背,他拥她太紧,以至于她的后背汗湿了:“好热啊!你贴得我太紧了,骑你自己的马去。”

    “不去!”

    “快去!”

    “谁叫你撕烂了我的衣服。要是想看相公我的身材,我完全可以在家里脱给你看。”他笑吟。吟。

    “滚蛋!”她暴怒。

    刚才两人在上西山之前,又在山脚过了几招。结果钟江湖为了试探端木彻的武功深浅,下手重了一点,将端木彻衣衫前禁撕烂,某人直接露了两点。

    以至一路上,端木彻都要拥住钟江湖,用她的后背来遮挡自己前胸暴露的那两点。

    要不是这样,钟江湖也不会和他同骑一匹马。

    “湖湖,抱着你的感觉很温馨。”

    “被我暴打的感觉会很不爽。”她瞪视她。

    “湖湖,你曾说对我一见钟情,是真的么?但你嫁给我之后,却又为何这样冷漠?”他拥着她的身体明显颤了颤。

    她的心莫名一颤。,三四秒之后,又粗声大气:“你也未必想和我天长地久。”“为什么这样说?”大惊。

    “大婚那晚,你不来入洞房,却跑去马棚看小马出生,这一点就已经展露了你的心。你是惧怕我父亲才勉强娶我的吧?”她冷淡地说。

    “不是那样的。”他在她的后背喃喃,但却又将一些快要到了唇边的话语咽了回去,只是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

    他暂时不和她圆房,并不代表不想和她天长地久。他想和她生生世世,海枯石烂,但现在却不能。

    微风拂面,马蹄而得得,两个欢喜冤家却第一次静默了。

    该死!

    钟江湖在心里骂了一句,心里怎么有点儿酸酸的荡漾呢?这还是她么?她可是一声令下,能将鱼肉百姓的狗。官。剁成肉泥的女枭雄啊。

    “驾!”钟江湖夺过端木彻手里的疆绳,催马快行。

    出于惯性,端木彻的前胸和钟江湖的后背更加紧密了。

    两人皆是一阵柔波荡漾般的心动。

    到了端木庄园的家门口,两人下马,端木彻依然抱拥着钟江湖,用她的后背遮住破损的前衣襟。

    在外人看来,那简直是黏糊似蜜糖。

    “好奇怪哦!别的夫妻越打越生分,彻少爷和彻少奶奶不一样,越打越黏糊恩爱。”一个仆人轻声议论。

    “废话!打是亲,骂是爱,打打闹闹更恩爱,喜欢极了用脚踹,这几句可是我们少爷的名言。”另外一个说道。

    “我也想和我那婆娘打打闹闹,这样的生活多有乐趣。可我那婆娘太没劲儿,叫她往西她不敢往东,叫她喝稀她不敢吃干,像个木偶,哪像我们彻少奶奶,那么有个性。”仆人说道。

    “背后议论彻少奶奶,找死啊?快,少奶奶和少爷来了,回避!回避!”另外一个说道。

    这时,吴氏和赵姨娘走了过来。

    赵姨娘被钟江湖坑了八百两和教训了一顿之后,一时老实了很多,看到钟江湖也会拍拍马屁。

    赵姨娘和吴氏正好遇到抱在一起的钟江湖夫妻。

    “彻儿和彻儿媳妇好恩爱啊,真是天生一对。听说彻儿媳妇有了?恭喜!”赵姨娘笑眯眯的。

    “有什么?”钟江湖转不弯来。她不知道,整个端木家都在八卦她爱吃酸,是有了身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