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拉仇恨

    不一会儿,肖月蛾一脸不畅快地走了进来,特别是看到钟江湖,恶狠狠的瞪了钟江湖一眼。

    肖月蛾看到桌子上放着新橙,就剥开一个,将一半送到了端木彻的嘴边。

    “彻哥哥,这是我和哥哥从京城的路上带回来的,口感十分好,你尝尝。”

    端木彻笑吟吟地接了过来,送到了钟江湖的口边,柔声似哄小孩子:“湖湖,你尝尝,快,张嘴!”

    钟江湖一阵无语:端木彻这家伙也太爱演了,很明显的,这家伙是在给她拉仇恨啊。

    肖月蛾咬着嘴唇,双目喷火,手中的半个新橙已经被她捏得汁水横流。

    钟江湖张嘴吃着端木彻送来的橙肉。

    “哈哈,阿彻和湖湖真是恩爱啊。”肖印也是个自来熟,开始随端木彻叫钟江湖为湖湖。

    肖印自然也看到了妹妹的醋意,笑着给她台阶下:“阿彻和湖湖你们两个别秀恩爱了,小月可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你们悠着点。”

    明里是和端木彻夫妻玩笑,暗里是在提醒妹妹:你是待字闺中的姑娘,人家可是正牌夫妻,你该注意自己的行为。

    肖月娥的嘴唇咬出了血。

    钟江湖,凭你是不是强盗千金,是不是曾经杀人如麻,我反正会让彻哥哥离开你。这辈子,彻哥哥都会是我的。

    心里暗含恨,这个为爱痴狂的小妮子发狠了。

    肖印和端木彻两家有生意上的来往。

    肖印家是大药材商,端木彻家主业是养蚕制丝的大户,其他农业领域也有涉足,比方说端木家承包了西山,每年将这座山上盛产的药材供给肖印家。

    现在又到了数十种药材收割的季节,肖印问当家的钟江湖,几时可以交货。

    “前几天我也上山去看了看,那些药材的确可以收割了,后几日,我安排好农户去收割。”

    钟江湖说道。

    现在,她既然当了端木家的当家人,就得将事情做好,这是钟江湖从小养成的不服输的傲气性格。

    送走了肖印和肖月蛾,端木彻的俊颜上荡漾起一股迷死人的笑容,又剥开了一只新橙,送到了钟江湖的面前。

    “湖湖再吃一只,橙子最能养颜了。”

    钟江湖不领情,瞪了他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话快说,有浊气快放”

    呃……钟大小姐还算嘴上留情的呢,愣是没将那个不雅的“屁”字说出来。

    果然,当场被钟江湖看穿。端木彻瘪嘴。

    “在爹爹和母亲的面前,不要提我想进京武考的事情。”端木男神这会儿又开始上演小可怜小柔软的戏码。

    说也奇怪,长相好的人无论是爆粗或者装小可怜,都是那么的有看头。这……上哪里说理去?

    “你也小看我了。”钟江湖不屑地朝着男神,冷哼了一声:“人活一世,草木一枯荣,最难得的就是自在行事,按着自己的意愿生活。放心,我不会做长舌妇的。你做你想做的……啊……”

    说到最后,钟江湖愣是没注意,被端木男神一个熊抱。

    结结实实的熊抱。

    “湖湖,你真是好。”

    晕了!男神的声音充满感情又甜死人。要是定力不好的话,估计要被融化了。

    “松开,你是不是皮痒有了是?”她又吼了。

    “痒了,回房再打架去吧。”这位也是个没节操的。

    “回房打舒展不开手脚,去后院湖边那个山坡打。”钟江湖撸起袖子。

    “行,谁怕谁。”他道。

    “当然是你怕我,手下败将。”她给他定义。

    “那就走着瞧。”

    这一对活宝夫妻摩拳擦掌的时候,是端木庄园里仆人们奔走相告,最为欢乐的时刻。

    “来,大家快来押注。彻少奶奶和彻少爷又要干架了。”

    一声呼唤,众人都聚在了一起。

    每次听到彻少爷和彻少奶奶打架,大家都莫名其妙的兴奋,觉得生活不再枯燥乏味。

    第二天,钟江湖在苏隶府南面的一个小院里,将怜儿接了出来。

    “见过妹妹!给妹妹添麻烦了。”怜儿容颜甜美柔弱,浅浅一笑,对着钟江湖万福。

    “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只管跟我说。”钟江湖去搀扶怜儿。

    怜儿身形柔弱,手掌中却布满茧子。钟江湖眉心微微一动,寻思:怜儿有武功么?常年握兵器的人才会磨出这样的茧子。

    “奴家最早以前在染坊搅拌染料,双手皮糙肉厚,让妹妹见笑了。”怜儿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脸羞愧。

    钟江湖带着怜儿回了端木家,说是自己的远房表姐,过来小住一段时间。

    端木彻夫妇很热情,让钟江湖安顿怜儿。怜儿就住在院楼的二楼,和钟江湖夫妇在院楼单独饮食。

    而肖月蛾回去之后,大哭了一场,将房间里的东西乱砸一通。

    “死强盗婆。”一只青瓷花瓶呯地砸在墙上,四分五裂。

    “烂强盗婆。”一个锦墩一脚被她踢到。

    “坏女人!我一定会将彻哥哥抢回来!”抓起桌上的一串葡萄掷出去。

    肖印从门口进入,恰好接住了葡萄。

    “妹妹,不要任性了。阿彻已经成婚,这是事实。”肖印劝妹妹。

    “哼!都是你!自己去京城干嘛非要带着我一起去?不然我在苏隶的话,彻哥哥绝对不会娶那个女强盗。”肖月娥气恼。

    “即使你在苏隶,也阻止不了阿彻和湖湖的大婚。好妹妹,阿彻已经是湖湖的夫君了,你不要再多想了,哥哥以后帮你找一个如意郎君。”

    “除了阿彻哥哥,我谁都不稀罕。”

    兄妹两个正说着,一个鬼鬼祟祟的小丫头走了进来,猛然看到肖印,吓得要退出去。

    肖印一眼就认出,这小丫头是端木庄园的仆人。

    小丫头惧怕肖印,全盘招供。

    肖月娥买通了这个丫头,让她每天汇报钟江湖的举动。

    “彻……彻少奶奶最近……很反常,常常叫厨房做做极其酸的东西吃,大家伙在背后议论,说彻少奶奶是怀上了。”

    “什么?”肖月娥大吃一惊:怎么可能?姓钟的和阿彻大婚才几天,怎么可能就有了阿彻的孩子?

    一旁的肖印心中微微荡漾:一定是怜儿孕期的反应太重。

    端木家,除了端木彻夫妻知道怜儿有孕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肯定是你搞错了!才大婚几天,姓钟的就怀上了彻哥哥的孩子?”肖月娥瞪视着小丫头。

    “那有什么不可能?以阿彻潇洒不羁的性格,两人很有可能早就在一起了,奉子成婚也未可知。”肖印说。

    字字句句刺痛肖月娥的心,肖月娥捂住了耳朵:“讨厌!我不想听!”

    肖月娥冲了出去,一闪身就不见了人影。

    这丫头一生气就喜欢到街上乱逛。

    “你们快去跟着小姐,千万不要让她胡来。“肖印吩咐两个仆人跟了上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