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悍妇变贵女

    “大仙,哪里阴煞之气最重呀?”端木彻双手抱胸,深邃的眼眸含着深意。

    “东南角那座楼院阴煞之气不小。必有古怪啊。”钟大仙像模像样地说道。

    赵姨娘一听,眼睛立刻发亮:还以为巫大仙光拿钱不办事儿呢。看来并不是这样,巫大仙现在才开始“治”钟江湖。因为那座院楼可不就是钟江湖和端木彻住的。

    端木彻听了,装作十分惊诧:“大仙,这可是我和新婚妻房的住所。”

    “怕是住所里的人带有阴煞之气吧?大仙您说是不是?”赵姨娘兴奋插嘴。

    “看院楼上空盘旋的浓郁不吉之气,恐怕院楼里住的人命中带煞,会给周围之人带来大灾大难啊。这恐怕是端木庄园里阴煞气的根源。走,去看看。”钟江湖粗声说道。

    “啊哈哈……哎呦……哎呦……”赵姨娘忘乎所以,刚咧开嘴,又是一阵肿胀难捱的痛。

    “姨娘,家中有阴煞气,你还这么高兴?”端木彻看向赵姨娘。

    “呃……这个么……那个么……是这样的,巫大仙发现了咱们庄园里阴煞之气的根源,肯定能一网打进,所以我听着替咱们家高兴。”

    赵姨娘的一张嘴,能将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

    “大仙娘子,去院楼吧,我正等着看好戏。”

    端木彻凑到钟江湖的耳边轻声,吐气如兰。

    “娘子?阿彻你叫大仙娘子?”赵姨娘用无名指掏了掏耳朵洞。不敢相信。

    “姨娘听错了。”

    “嗯,最近耳背!叫你弟阿进到京城去给我向王神医配求几味药丸,阿进一去半月有余,到现在还没来。”

    赵姨娘嘀咕着,三人朝着院楼走去。

    三人走到院楼里。

    钟江湖离开的之前,曾叫一个丫鬟坐在门口看住屁股摔成四瓣的巫婆。

    推门而入,赵姨娘猛然看见瘫坐在地上的巫婆,再看看身边的“巫婆”,惊诧地揉了揉眼睛,很不肯定地问端木彻。

    “阿彻,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会有两个巫大仙呢?”

    “嗯,姨娘,你的眼睛没花,确实是两个巫大仙。”

    “不可能!不可能!阿彻你跟我在开玩笑!“赵姨娘揉着眼睛,依然不相信。

    “大仙娘子,赵姨娘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你的模仿能力可真不一般。”端木彻薄唇微动,给予钟江湖肯定。

    赵姨娘一听,脑海瞬间一片空白,很久才转过弯来:她为了给儿子谋取前程而大着胆子陷害钟江湖,没想到陷害不成,却被钟江湖玩得团团转。

    这恶名昭彰的钟江湖,会不会将她生吞活剥呢?

    赵姨娘吓傻了,脑海里唯一一个念头就是逃。

    赵姨娘一转身,慌不择路。

    “呯!”

    赵姨娘一头撞在门框上。

    被撞了的赵姨娘像是喝醉了酒,又像是在旋舞,翻着白眼不停地转着圈子,转到巫婆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了巫婆的身上,引得屁股四瓣的巫婆一阵子龇牙咧嘴的惨叫。

    接下来,端木彻和钟江湖就排排坐,看两人狗咬狗一嘴毛了。

    “都是赵姨娘胁迫我帮她陷害彻少奶奶你的。我是被逼无奈。”巫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原本巫婆有事在身,打算搬去别的省份居住。

    赵姨娘叫她来陷害钟江湖。巫婆打听到端木家的新媳妇钟江湖彪悍摄人,心里一点也不想惹这尊大杀器,但是赵姨娘许诺的银子让她心痒痒。

    来到端木庄园,巫婆假借望气之名义,是动了歪脑筋,想要偷些值钱的东西,然后溜之大吉。她才不会自寻死路,和强盗千金对着来呢。

    “你……你诬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赵姨娘吓得筛糠似的颤抖,只能赖了。

    “别抵赖了,没用,彻少奶奶是什么人?那是火眼金睛的孙悟空。”巫婆拍钟江湖的马屁。

    “噗嗤!”和钟江湖排排坐的端木彻端起杯子喝茶,听到这句话,口中的水喷洒了出来。

    “总觉得湖湖很特别,原来湖湖的真身是猴哥啊。”完全是一句乐颠颠的玩笑。

    “八戒少插嘴。”她瞪了她一眼,将他骂成了一头猪。

    端木彻莞尔,心里一阵柔软:若不是身负秘密,这辈子,他真的想和她立刻洞房许身,直至天长地久。

    巫婆和赵姨娘对质,最终赵姨娘不得不承认。

    赵姨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求钟江湖开恩,放他一条生路。

    “若不是我想着要放你一马,在议事厅的时候就拆穿你的目的了。”钟江湖冷面的神色,使得赵姨娘肝都颤了。

    “彻儿媳妇,放过姨娘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教训还是要给你留一点的,免得以后不长记性。”钟江湖说道。

    “不要,不要杀我,我不要把我打残废!”赵姨娘神魂皆碎,又要爬起来逃走了。

    “我不杀不打你。”

    “那……”赵姨娘狐疑了。

    “罚款银子八百两。”

    “八百两?”赵姨娘瞪大了眼睛。赵姨娘再次领教到了钟江湖的狠。这才是兵不刃血。

    阖府上下谁都知道,端木府的第一守财奴是端木宏的第二妾钱姨娘,第二守财奴就是赵姨娘了。

    要不是为了儿子的前途,赵姨娘怎么舍得将几百两银子给巫婆。

    现在钟江湖又讹诈了她八百两,将她的小金库完全榨干了。

    赵姨娘像被剜了心一样疼。

    内心斗争了良久说道:“彻儿媳妇,你得答应我不要告诉老爷和其他人。”

    老爷脾气好不等于没脾气,这种家内暗斗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赵姨娘的日子就不会好过。

    “那是自然。”

    赵姨娘一时凑不齐八百两,先给钟江湖写了一张欠款字据,打算去当铺当几件首饰再将钱还给钟江湖。

    屋内的人见识到了钟大小姐强盗婆的本色:大小姐从巫婆的身上搜回了自己的金钗和金镶玉佩环,顺便将巫婆怀里的那张银票也占为已有。

    只听屋外的小丫头说道:“姑奶奶,你怎么来了?”

    姑奶奶指的就是端木娟。

    端木娟并没有进门,对于钟江湖这个大恶女,端木娟总保持一定距离。

    “彻儿,你爹让我来问一下你媳妇儿身子好点了没?顺便问一下大仙施法除余煞,进行的如何了?”端木娟站在门外问道。

    “姑奶奶,彻少奶奶身子无碍,煞气已经除尽。姑奶奶先回去,本大仙立刻返回向端木老爷告知详情。”巫婆抢嘴答道。

    端木娟一走,巫婆就开始拍钟江湖的马屁。

    “彻少奶奶,您祥瑞缠身,天庭饱满,双目含神,是大富大贵,大吉大利,旺夫旺家之相貌。彻少奶奶,我等下到议事厅去向老爷禀明,端木家的兴旺发达,全都昂仗彻少奶奶了。”

    一旁双手抱胸的绝色暖男又对钟江湖莞尔一笑,在她轻声耳语:“你旺家旺夫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