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八十八章 濒临绝境

    “本书独家上传中文”!现在的情况坏透了!胖博士疯了,因此尸体也就无法辨认,他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也就排不上用场了;阿君毕竟是一只獒,虽是有灵性且通人性的“犬中之王”,但在这“死亡之海”,也发挥不出它应有的特长。所以,不仅展蒙自己,就连阿君和胖博士的卿卿性命也掌握在他的手里!因此,此时的他只有十一个字或许可以让他们脱险!那就是:“保持信心不放弃,冷静应对”!

    都说“佛氏门中,有求必应”!学佛向道之人多长生且擅养生,但并不怕死!生灭相续皆由自然,岂能遂人类自己意念。作为“三宝弟子”,展蒙一直身体力行,很有定功。在如此高温的炙烤和折磨之下,任何轻举妄动只能让人更快的丧命,莫若先保存体能。展蒙深刻而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看到胖博士在高温的折磨下安静了下来,阿君也静静地吐着猩红硕大的舌头散热,展蒙盘起双腿,开始打坐,以养精蓄锐,待傍晚气温下降时再做它图。

    要知道,佛教中的打坐可是不简单,功力深厚的人可以静坐几天而不用饮食,只需饮水。因为人在入定之时,会排除一切杂念和欲念,不仅“心静自然凉”,而且此时人的呼吸变缓,血氧充足,心率降低,身体营卫二气调和,百脉皆顺,五脏皆安,六腑皆顺,耗能极少,还可以养神。 一点沼气可以做熟一顿丰盛的晚餐;一点粮食的精微可以供我们活动半天!其实人类活动所需的能量并不是太多,其中百分之九十五的能量都消耗在大脑的妄念上,凡夫一天到晚身心不安,欲望极多,妄念纷飞,自然就会耗能多,进食多,消耗快,代谢快,生命也短促,其实身体本身所需能量并不多。圣贤和高僧大德妄念极少或没有妄念,通晓宇宙人生真相,无欲无求而刚,清静无为而强,自然就身心调和,百病不生,度百岁乃去,无疾而终。

    譬如动物在严酷的冬日,受自然条件所限,只好冬眠,不吃不喝的“睡”上几个月,待到春暖花开之时,再爬出树洞,“神气活现”!

    然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不是所有的人都通晓这个道理,就是通晓者,也大多是能说不能行!因此上,才演出一幕幕:“阴晴圆缺,悲欢离合”的苦乐啼笑人生,此所谓众生。譬如“金大侠”笔下的韦小宝年轻时,孤闻刁钻轻狂,让高僧“算命”!高僧“算命推测“需要入定,一入定便会双手合十,闭目无声,如雕塑般的无息无声,“如如不动”!“小宝宝”不知其中玄机,因此抚掌大笑曰:“我道是什么高僧,原来是贪吃贪睡的糊涂虫!哈哈,又睡着了,又睡着了”。 还有定功更厉害的高僧,可以十天半月甚至一个多月而不吃不喝,仍然神采奕奕,面色红润,超出了人类的常识和生理极限,个中奥妙,全在有无妄念。没有体力活动,没有妄念,自然就就没有或极少消耗能量。在这方面,就连傻大笨粗的骆驼都比人类做的更为杰出:它们可以不吃不喝半个月,脱水到百分之二十五而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这除了它们的特殊生理结构,遗传基因和“驼峰脂肪能化解为水”的特殊功能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作为动物的骆驼们统统没有妄念。饱暖之后别无所求,无事小神仙。即使在求生时,对生命也并没有贪恋。

    再比如禅宗祖师,少林寺的创建者,来自印度的高僧“达摩初祖”!面壁数年,一个月托一次钵,吃一次饭,等了近十年,终于等来了学法弘法的“二祖慧可”!可见其定功之深。此事佛教史上均有记载,至今在少室山达摩洞的石壁上还有他打坐时的石影。因为他打坐时总是把一部分阳光遮挡,阳光把他的影子投射在石壁上,日久天长,就“嵌”进去很深,形成石影,至今大家还可以去河南登封县境内,在他坐禅的地方可以看到。而现代科学也证明了人类“不吃只喝”可以存活三十多天。

    可见,打坐入定之功不仅可以调息,养生,“等人”,还可以用来“救命”!作为已达“三果”圣境的展蒙,深知打坐的“威力”,看看胖博士和阿君“暂时无事”,很快就盘起双膝,闭上眼睛,双掌合十入定。

    阿君滴着涎水,以此来散发多余的热量;胖博士则脸红脖子粗,浑身冒汗,目赤肿痛,一动不动。如果说他以前像水银一样好动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就像短吻鳄一样懒惰。

    摄氏七十五度,高温不是你想像!罗布泊的上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以一当十,似乎比后羿射日前的九个太阳还要毒辣,暴蒸着!暴晒着!烘烤着大地上的一切。二人一獒在仰翻的车里又不能待,只有在车身那一点点可怜的阴凉里经受“烤验”!这简直就是一种摧残。

    幸亏罗布泊的天气还很干燥,倘若高温再加上高湿,二人一獒非得中暑昏迷外加抽搐不可。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而太阳的毒辣却不见收敛,继续得意的施展着它的淫威,胖博士热的晕了过去,阿君则几乎要脱水。

    展蒙只好拿来矿泉水喂给胖博士和阿君,帮助他们补充体液,降低一点点体温!这种温度无论对谁来说,都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胖博士浑身已经燥热难忍,五脏几乎都要着火。

    但是水却要节约,留给最危难最困难的时候。

    展蒙盼望着,盼望着有一架直升飞机突然从天而降,将他们解救。然而。这种希望比中彩票的头奖还要渺茫!展蒙也清楚这一点,只是想想并聊以自慰罢了。

    很快,高温反应越来越厉害!只见展蒙和胖博士头发发烫,似乎随时都会由“青丝变青烟”!脸红得像大虾咪,嘴唇泛白干裂出血,唇上半脱翘起的白皮翻卷着,似乎像一张张袖珍小翅膀,想飞却又飞不起来。二人呼出的空气也想火一样滚烫,眼睛似乎要脱水,几乎像要干瘪不会转动了,嗓子眼儿里就像万年前干涸倒竖的河床里塞满了柴禾,舌头发白,活脱脱似两只烤炉里的果木烤鸭。

    阿君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大舌头几乎要连根吐出来,涎水一滴滴的滴在地上,随即就被蒸发。这只平日里威猛绝伦的大藏獒,“误入它不该入的生命禁地”!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所不同的是动物没有丰富的表情,不会表达而已。它可以在雪域里纵横驰骋,奔跑如风、称王称霸、神气活现、如鱼得水、如鹰在天!甚至还可以在零下四十五度的“死亡低温”下,躺在冰天雪地,或自己挖的雪洞雪窝里安然入睡,但却对这高温天气无可奈何。

    由于车子被龙卷风摔下时摔破了五个水袋,所以水已所剩不多了,可怕的死神开始阴险的狞笑,并张开了无形的魔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