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二十九章 喋血太行之:野猪!野猪!

    当他们翻过山梁,涉过小河,快回到汽车上时,看见那头受伤的野猪正在攻击汽车。它浑身的毛又黑又长又硬,还膨胀倒竖,夸张的乍着。尾巴也翘着,形成一个坚固的圆圈,它把那长长的猪拱嘴伸进车盘底下,使劲拱着,疯狂的嘶叫着,企图把小汽车掀翻,还不时地呲着牙,朝车身上乱撞。它那锋利的牙齿,竟然咬碎了倒车镜,并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把铁皮做的车牌号也撕咬了下来。它的嘴也因此而被坚硬的车牌划破,鲜血染红了它长长的獠牙,看起来它像只疯狂的怪兽。它粗暴的,毫无章法的动作着,发着嗔癫,用长嘴尖牙撕咬轮胎。司机吓得发懵,窝在车里,坐立不安。看见展蒙他们靠近,赶紧冲他们摆手,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

    一时大家都呆若木鸡,犹如泥人张的艺术作品,一个个表情各异,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被孙行者施了定身魔法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本来是打低级动物的高级动物,见了“该打”的低级动物,他们却又不敢动了。

    可那只活跃的野猪,在狂怒的情绪控制下,却是大动特动起来。

    但见它呼的一声扑向车窗,哗啦,车窗玻璃立时破碎。吓得司机抱着头瑟缩在车里一动也不敢动。幸亏车窗相对小,野猪相对粗壮,它那庞大的身躯冲不进去。但是它恼羞成怒,将四扇车窗玻璃全部打碎,把嘴伸进车窗嘶叫着,张着血盆大口,对司机进行人身恐吓。

    司机没有任何武器和可以防身的东西,在车内惊恐万状,大气儿也不敢出。

    哗,狂暴的野猪又弄碎了后窗玻璃,就在这骇人的一刻,小乐啊的一声尖叫起来,那尖叫声惊恐而凄厉,划破空气,一直钻进暴怒中的野猪耳膜里。

    那头野猪耳朵一支楞,扭头发现了小乐一伙人,同时也认出了他们。于是它抛下四面透风的越野车,怀着复仇的怒火,像一头传说中的怪兽,呲着尖利的牙齿,乍着根根硬毛,张着血盆大口,嚎叫着,一阵风似的卷将过来。

    大家本是狩猎人,眼看着却要成为狂怒野猪的猎物了。郭天虽然打猎无数,但还是头一次遇到野猪攻击人的疯狂场面。在大家惊恐的呼叫声中,自称集“狙击手阻击手神枪手于一身”的他慌忙打出一枪,子弹擦着野猪的耳朵嗖的一声破空而过,划破了它的耳尖。那只野猪更为暴怒,说话间,它已窜到跟前。只见它怪嚎一声,四蹄腾空跃起在空中,如一座小山般的扑向郭天,速度快极。眼看大家惊慌失措,郭天惊恐万状,呼吸之间就有被咬断脖子的危险。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展蒙不得不破戒开始出手了。

    说时迟,那时快,展蒙早已擎牛耳尖刀在手,一个虎跃扑过去。只见一道白光晃过,野猪头一偏,哀嚎一声滚在地上,刀尖已划破了它粗壮的脖子,鲜血已汩汩涌出。

    不过这家伙躲得快,皮糙肉厚脂肪多,这一刀划得不深,没切着动脉,对野猪来说并无大碍。

    据老一辈猎人讲,这野猪没事的时候喜欢洗澡。不过不是在清澈的水中,而是在水沼湿地烂泥中打滚儿。一方面可以去掉身上的寄生虫之类,另一方面,它洗完澡之后,带着浑身的泥巴到草地上躺下暴晒。如此反复,常常洗来晒去,那干巴打卷的泥巴不仅在脱落后让它全身清爽,而且时间长了猪皮也会变厚,变得坚韧无比。不仅不怕虎豹豺狼的撕咬,而且刀枪不入。

    不过这就像矛与盾的关系,盾愈坚,矛也逾利。展蒙这把刀是从祖上传下来的,具有削铁如泥,吹毫即断的神奇效果。据说这把刀还是包公的侍卫大侠展昭曾经使用过的,后来不知怎么留到展蒙老祖宗的手里,做为传家之宝,轻易不示人。从而一代代传到展蒙手中。展蒙为了打猎防身之用,想不到,情急之下,派上了用场。

    闲话休得罗唣,再说那头野猪,脖子上挨了一刀,划开个口子,流出了猩红的鲜血。只见它张着大嘴,露出利牙,瞪圆了小眼睛,把头一梗,一头撞了过来。展蒙左脚向左后一跨,闪身避开。那头野猪由于用力过猛,收不住庞大笨重的身躯,一下子趴倒在地,长长的猪嘴一下子插进土里,真正摔了个猪啃泥。不过它一打滚就站了起来,气哼哼的吐掉泥土石子,和两棵杂草,回身又斜扑过来。展蒙一闪身避过,却被猪尾巴扫住了双眼。展蒙哎呦一声捂住了眼睛。那头野猪乘机又回身撞过来,由于猪头用力偏低,一下子从展蒙的裤裆里穿裆而过。展蒙站立不稳,被冲击力带翻在地,还没来得及起来,那头野猪又回身一蹦老高,猛地扑压下来。眼看展蒙危在旦夕,就要命丧猪嘴,只听砰地一声,郭天慌乱中打出一枪,击中了肥硕的猪腚,野猪惨叫一声,头一歪,栽在展蒙身边,坚硬的猪头把松软的草地砸出一个坑。

    但是,野猪的脑壳很硬,脖子也够粗壮,而且这一枪打在猪臀部,没有击中要害,对野猪来说似乎不影响其战斗力。

    不过加上上午那颗嵌进去的石子,它的肥腚已是两次受伤负痛。它是“旧仇未报又添新恨”,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恨由心底生,仇恨愤怒的狂暴情绪,甚至渗透到它的每一个毛孔。只见它一骨碌又爬起来,浑身又长又粗又硬的黑毛犹如根根钢针那样乍着。它喉咙里发出低沉可怕的叫声,它蓄聚着仇恨,也蓄聚着全身的能量,准备一扑而中,将展蒙撕碎吞下。

    展蒙此时也早已站起来,擎刀在手,摆好了喋血搏斗的姿势。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杀掉野猪,保护这一行男女。”他们个个养尊处优,体能不佳,又不会武功,哪里是这头负伤巨兽的对手。

    郭天他们远远的站着,既不敢靠近,也不敢再贸然开枪。看车的司机死里逃生,再也不敢出来。

    那头狂暴的野猪四蹄刨地,将前蹄俯低,肥腚撅高,呲着可怕的獠牙,以猪拱挨地,喉咙里还低沉的叫着。同时翻动着那双小眼。这是它全力进攻前的预兆和进攻的最后姿势。就连那条不很大的猪尾巴,也像一只旗杆那样笔直的竖起,似乎表示自己志在必得,一击必胜。

    展蒙不再等待,他要主动进攻,面对这庞然大物,他没有丝毫畏惧。因为,他是条武功过人的汉子。

    古来就有武松打虎,何况一野猪乎!

    只见他紧跃几步,腾空而起,居高临下,如大雕击兔,踢向野猪。这一脚,势大力沉,如若踢中,必使得野猪肝胆俱裂。因为展蒙使出了全身的功力。

    可野猪也并非等闲之物,泛泛之辈。它天生体型庞大,生活在崇山峻岭,密林之中。不但体格健硕粗壮,性情极野,而且山高林密,地势险要的生活环境也使它身手矫健灵活。

    只见它就地一滚,躲过这一脚。趁展蒙落地未稳,又一跃而起,飞身扑来。展蒙闪身慢了点,被一口咬中小臂,豁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在它前蹄落地的同时,又将大猪腚在半空中一摆,把展蒙掀翻在地。又回头咬将过来。展蒙一个滚翻站起,忍着剧痛,见野猪扑来,一个鹞子翻身落在猪屁股后面,挥手就是一刀。那野猪窜得快,却仍被这一刀割掉了猪尾巴,鲜血立刻滴在草尖上。

    正是“野猪依然在,几度负血腥!”展蒙的血留在它的牙上。它自己的血也不断滴洒在草丛上。血腥气使这头壮如公牛的公野猪彻底疯狂,它一回身,狂嚎着扑向展蒙的喉管。它这一扑,快如闪电,眼看就要咬断展蒙的喉管,展蒙突然向下一蹲,野猪从他头上呼啸而过。在野猪落地的同时,展蒙迅疾转身侧踹,踹在它肥腚掉尾的伤口上,它骨碌一下子,翻了个筋斗,仰面朝天直哼哼。

    大家都知道,狼是善于奔跑的,猪是善于横冲直撞的,野猪就更擅长此道了!所谓狼奔豕突是也。

    只见它一翻身爬起来,后退了十几步,拉足了架势,助跑,加速,以摧毁一切的架势冲撞过来。展蒙见它来势凶猛,一个侧闪,放它过去。野猪一下子绊在一块矮石上,骨碌碌,如一只大肉球,来了个前滚翻n周半。

    郭天等人见展蒙身手不凡,早已占了上风,也就不再着急,袖手看起了热闹。

    待野猪再站起来时,已是气喘吁吁,有气无力,完全没了一开始时的凶悍样。经过一番折腾和体力消耗,再加上伤口还在流血,它已是气血皆亏,筋疲力尽强弩之末,穷途末路了。

    原来野猪虽然身体健壮,动作很快,但不善于长时间搏斗,它的肺活量是有限的。这点儿它就比狼差远了。而且它的本事也只类似于混世魔王的三板斧,不过是一撞,一拱,一扑和一掀而已。这几招一连几遍不奏效,它就“黔驴技穷”了。

    展蒙本无意猎杀它,见它已无战斗力,就把牛耳尖刀插入牛皮靴子里。

    郭天见状,突然开了一枪,打掉野猪的几颗牙齿,猪嘴也被穿了一个洞。野猪疼得嗷的一声,打了个滚,起身发疯般的冲郭天扑去。就在这危急时刻,展蒙又急忙擎刀在手,扑向野猪。但见他凌空一跃,下落时一刀刺进猪的胸部。野猪负痛撇下郭天,回身咬来,展蒙侧身闪的同时,又刺出一刀,刺在野猪脖子上,鲜血汩汩流出。此时野猪体力已是不支。气血两亏,行动已相当迟缓。展蒙又乘机刺中其咽喉,鲜血喷涌而出,野猪颓然倒下,结束了它强壮的生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