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二十七章 太行山狩猎

    车子开到实在不能再开的时候,已到了太行山腹地深处。但见树木苍翠,山泉流淌,鸟鸣悦耳,灌木丛生。一派原生态好风光,令人心旷神怡。一名司机车上留守,其余七人身着猎装,人人手里一把猎枪,怀着兴奋的心情搜索出击。

    尤其是宋行长和小乐,从来没打过猎,此时兴奋莫名,两人两张脸涨的通红,高兴地比大姑娘上轿还厉害。

    空中有鸟儿不时鸣叫着掠过,羽毛很长,毛色鲜艳漂亮。小乐只顾着抬头看鸟,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上,脚下一滑,身子晃了一晃,向前一扑,手中的猎枪就飞了出去,咣当一声,撞在斜前方一块巨型顽石上。宋行长刚要拉她,就听见前方十多米处呼啦一声,一只健美硕大的黄毛野兔受惊窜出,四脚攒动,如一只离弦的利箭一样向远处逃去,眨眼间已窜出五十多米。宋行长刚要举枪瞄准,只见郭天抬手就是一枪,那野兔向前一栽,如一只小风轮那样翻了好几个筋斗,仰躺在草丛里,肚皮儿朝了天。

    “好!”大家齐声叫好,纷纷拍巴掌,真是好枪法。

    待大家走过去一提溜,好家伙,草壮兔儿就肥,足有六七斤重,而且毛色油亮,体型健硕。司机帮他背在猎袋儿里,大家兴致勃勃的在一起说笑着,四下里搜寻新的猎物。 这是一片开阔的山谷,里面有花有灌木,绿草丛生。一条山泉从这里潺潺的流下山去,不知名的鸟叫声在山谷里回响着,天空中飘着几朵棉絮一样的云朵。

    郭天打猎很有经验,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拾起几块山石,四下里只管扔去。突然,左前方石落处一阵“嘎咕”惊叫,扑楞愣飞起一只野鸡,惊惶的向远处逃去。哪容它脱身!只见郭天单腿一跪,平端猎枪,一扣扳机,砰地一声,野鸡就歪着身子栽进了草丛。大家急忙赶过去,发现那只野鸡有着长长的尾巴,五彩斑斓,色彩艳丽,十分漂亮。子弹正好从它尾部穿进去,从胸部穿出来。大家啧啧称赞郭天是位“神射手”。

    开门见红就有收获,大家兴高采烈,宋行长的小蜜小乐由于发誓不吃肉,更不杀生,此时她只是祈祷动物们远离。

    展蒙现在也信仰了佛教,而且性本善,持戒不杀生,只是不得已为了集团业务才陪郭天来此打猎。

    可是全世界自有人类以来就有了刀兵劫,而且人类历史上没有战争的最长和平时间也不过两年而已。至于人与人之间零星个别的小规模暴力事件和打架斗殴,更是时刻都在上演,从未停止过;至于人和动物之间的杀戮,更是时时刻刻也未停止过。 所以,一个人一时不足以影响所有人,光有愿望是不够的。然而,没有愿望更是不行,美好的愿望犹如无边暗夜里的灯光,灯光多了,夜色就会变的光明起来。展蒙和小乐都从心里祈祷猎物能长上千里眼,顺风耳,能未卜先知的离开这些猎手的枪口。

    然而,事情往往事与愿违,不遂人愿。郭天是个身体强健,精力旺盛,十分爱玩的老总。四十来岁,正值壮年,又对打猎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仿佛天生是一名猎手中的超级杀手。

    只见他运足了力气,就像森林中的吼猴那样大声的吼叫着,一边用石头四处乱扔。

    由于他吼的太投入,石头也投的太投入,也许是他连杀猎物触怒了山神。只见他一脚踩进一个隐秘的土洞,摔了个狗啃泥巴。猎枪也砰地一声走了火,差点击中身边的夫人,子弹从他老婆肥大的胸前呼啸而过,他老婆一声惊叫,向后一个趔趄,正好摔倒在宋行长肥大的身上。两人一起轰然倒在草丛里,宋行长软玉温香的抱了个结实。要知道郭天的老婆比他小十来岁,又年轻少相而漂亮,还有点酷似国际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宋行长也不吃亏,虽然摔疼了他肥大的屁股,可他磨蹭着起来后,伸手为郭夫人拍拍胳膊上的土,他真希望郭夫人再摔一次,哪怕自己宝贵的腚再受一次委屈,也无怨无悔。

    话休罗唣。郭天摔跤走火的同时。又从前方四十多米处同时蹦起两只黄毛山兔,郭天是打猎要野物,不要老婆的主儿。反正他老婆是有惊无险,毫发未损,摔跤又有宋大行长垫背。只见他飞快的在地上趴着瞄准,砰地一声,子弹呼啸而出,正中前面的野兔。然后子弹从它身体里穿出,又穿进前面野兔的身体,两只兔子同时坠地而亡。那枪法简直不亚于《野战排》里的职业军人。

    他老婆朱娅楠是个大大咧咧,有口无心的女人。此时惊魂甫定,见此情景,也忘了惊吓,连举枪高呼:“好枪法,好枪法!”然后第一时间冲在大家前面赶到现场,看到两只野兔东倒西歪的躺在草丛里,血液染红了绿草。大家都很快围了上来,兴高采烈的翻看着两只野兔。

    经验丰富的郭天,发现这是一公一母两只野兔,而且其中一只头上还有干草屑。现在正值夏天,而兔子头上竟有干草屑,因此他断定,附近肯定有兔窝。

    于是乎,大家以野兔被击中处为圆心,在方圆三十米内寻找了起来。宋行长对郭天的枪法佩服至极,二人像《水浒传》里的解珍解宝一样并肩寻找。突然,宋行长哎呦一声,左脚踩空陷进地里半尺多深。由于他身体笨重,酷似日本摔跤的相扑,再加上重心挪移不稳,轰然倒地,差点扭伤了腿,小乐急忙将他扶起,所幸没有摔伤。而郭天却发现这正是那野兔洞。于是高兴的让夫人朱娅楠守住这个洞口,又在草丛里四处寻找。因为他知道,狡兔三窟。而这只是野兔的一个暗洞。

    郭天还没迈出三步,司机就嚷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了一块大石头下非常隐秘的洞口。

    “看住它!”郭天兴奋的大叫。话音刚落,小乐又在一丛灌木下发现了一个更为隐秘的洞口,她也高兴的尖叫起来,比哥伦布当年在海上发现新大陆还要惊喜。不过她早已经打好主意,若有野兔从她这洞口出来,她会放它们一条生路。

    三人分别看住三个洞口,犹如三个负责的哨兵。

    司机从行囊中取出两只小折叠铁锹,两人分别从两个洞口处挖了起来。大约挖了有十几分钟,司机惊呼起来,他一下子挖出一窝小崽兔,大约有五六只的样子。一只突然跳出来,在大家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大呼小叫的围追堵截中像一颗子弹一样射出去。刹那间钻进更深的野草丛,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在其他几只小野兔纷纷钻进洞里,企图兵分两路从洞口逃跑,被守在洞口的其他人一一抓获。每只大约有半斤左右,它们的大耳朵被揪住,弯腰弓背的蹬腿儿,徒然挣扎。

    除了那只“漏网之兔外,”一共有五只,全部被抓获。大家群情激昂,很是亢奋。纷纷像美国的印第安人那样跳起了欢乐的舞蹈。

    狂欢之后,大家稍作休整,喝了点饮料,对猎物进行了清点和整理。一共猎获了五小三大八只野兔,和一只有着美丽羽毛的野山鸡。收获甚是不小。

    司机一人背在身上,成了搬运工人。不过他虽有点累,倒也乐在其中。

    几个人继续搜索前进,宋行长由于枪法不怎么样,一直没有露脸儿的机会。

    山里树木葱茏,谷地草木茂盛。走着走着,开阔的谷地上出现了一条汩汩的小溪。眼尖的郭天发现小溪的上游有一些小动物在岸边喝水,其中有一只獾和一只黄鼠狼。他刚要抬枪再展神枪手的风采,只见宋行长伸手就按住他的枪口说:“看我的!”“砰”的一枪打到水里,水花飞溅;又呯的一枪打在岸边一块石头上,碎石飞溅。再看看小动物们,已四散奔逃钻进了草丛,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溪边从未有过喝水的小动物,只有溪水在哗哗的流动,似乎在嘲笑宋行长蹩脚的枪法。

    宋行长毕竟是宋行长,打猎不行,说话倒是有一定水平。只见他把枪往肩上一扛,自嘲的说:“这些小动物们也太胆小了点儿,两枪就给吓跑了,真是作鸟兽散啊,没有半点英雄气质,哪里禁得住我打嘛,我是打大动物的。”

    呵呵,大家相视而笑。笑声刚落,只见前边深草丛里的草尖动了一下,紧接着又动了一下,大家悄悄递了个眼色,偷偷的接近那片半人深的草丛。越来越近。正当大家快要包围那片草丛时,司机脚下一滑摔了个跟头,猎袋儿也咕咚摔在地上,摔得里面的野兔们吱吱乱叫。与此同时,草丛里倏地钻出一只庞然大物,忽的一声,从离它最近的郭夫人裤裆下钻了过去,向远方快速逃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