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九十三章,不肯嫁,不能娶

    罗通带着杜晓晓回到自己的家,注定是平淡的,温馨的。

    半年前买的大房子现在还不能住,按照姚玉凤的说法,一定要让杜晓晓住在更安全的房间里。前两天还专门找人去测了一下甲醛,说是已经达标,不过姚玉凤的意思是,再放几天。罗通也知道这是自己的母亲想要在过年的时候大家团聚在新房子里,也就没怎么拒绝。

    倒是杜晓晓现在看书多了,嘴也甜多了。没有刚到罗通家里那种畏缩和不安,这段时间经常和罗通的父母通电话,已经算是非常熟络。爷爷叫一声,奶奶叫两声的,把姚玉凤听的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舒坦的。

    比起罗通,刘子荣的命运就悲惨了许多。

    他是和薛梅语一起回家的,确切的说,刚下飞机,就被刘家直接送进了汽车,一路直奔刘家在郊区的别墅。

    刘家都守在别墅,虽然刘子荣的父亲刘禅周只有一个孩子,不过刘禅周还有两个姐姐。加上刘老爷子,一家*顶*点*小说 人都等在那里。

    等刘子荣刚到,听见车声和喇叭声,李丹就虎的一声站了起来,急急忙忙跑到大门口,亲自开了门。这种事情原本都是家里保姆做的,现在李丹也顾不上这些。

    等一开门,刘子荣像个赴汤蹈火的烈士一样抱着薛少勇走了进来,在他后面,薛梅语倒是非常自然。之前她听刘子荣和罗通说过这事,薛梅语对此倒是无可无不可。她在雍城的美容院早就关了,在韩璐一天到晚也没什么事情,混了一个多月,她也有点烦。刚好借口刘子荣女朋友的名义到处转转,也算是派遣一下心里的烦躁和哀思。

    薛少勇此时正在睡觉,闭着个小眼睛,嗒着奶嘴,倒是安详。

    此时刘子荣已经灵能激发完成,只是对灵能还没有完全适应,身体倒是发生了一定的改变。比起以前个头高大不少,看上去也壮了很多。从前的那种青涩少年的样子,现在褪去不少。隔上一个月,给人感觉倒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

    罗通还在考虑刘子荣的灵魂球问题,好在现在附近也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威胁,所以刘子荣的灵魂球究竟怎么构建,还可以从长计议。罗通一向秉持不去强求的态度,如果刘子荣确实非常想要拥有灵魂球的时候,罗通再作打算。

    就目前而言,刘子荣和杜晓晓差不多,都处于一个微妙的位置。不能算是标准的未来灵能者,但是和现实社会里讲究传承的修炼门派又有着明显的距离。两个人现在虽然一个是“师傅”一个是“徒弟”,不过现在也在悄然发生着竞争。在灵能上,刘子荣与杜晓晓不是一个级数,但是在生活经验上,他比杜晓晓又高了不少。杜晓晓又不藏私,很早就把灵魂球的事情透露给刘子荣。也不知道小姑娘哪来的那么大信心,把这样的事情随便就说了出去,好像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似的。

    刘子荣最初对灵能这些事情一窍不通,只是这一个月,也算是突飞猛进,也学会了一点皮毛。正是对灵能最感兴趣的时候,恨不得隔天就制造出灵魂球。此时,刘子荣也无法好好的控制自己的灵能,时不时会有一些灵能不受控制的逸散出来。

    倒是有一条,刘子荣的灵能时薛少勇激发的,因此两个人的灵能有时候会发生一定的感应。这种感应在旁人看来,就会产生一种“这两人一定有什么关系”的念头。当然,放在李丹的眼里,那就是“这绝对是我儿子的儿子,要不怎么会这么像?”

    薛少勇身上的淤积灵能散发干净后,这短时间吃得香睡得好,加上他一直处于罗通,杜晓晓和刘子荣的环境里,就像是在一个充沛的灵能环境中生存一样,那些灵能也在迅速给薛少勇以滋养。小家伙现在早已没有当初病猫一样的枯瘦身材,脸蛋堆得肥肥的,小手看上去嫩嫩的,微微蜷缩在那里,让人看着看着就想亲一下。

    不过要说和刘子荣像,那倒还真有些差距。

    不过李丹完全不在乎,她第一眼就信了,这绝对就是自己的孙子。不管薛少勇怎么解释,那种“血浓于水”而产生的天然亲情感,怎么都逃不过李丹的眼睛。

    “叫什么名字啊?”

    李丹劈手就把薛少勇抱了过来,总觉得自己儿子没有抱对姿势的她晃动了两下薛少勇,眼角都笑开了花:“还挺沉呢,真是个胖小子。”

    刘子荣准备做最后的挣扎,借着李丹的话,他撇清自己,介绍说:“他叫薛少勇。”

    李丹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说:“说啥傻话呢?他叫刘少勇。”

    薛梅语在后面说:“他姓薛,不姓刘。”

    李丹愣了一下,看着刘子荣问:“这是你女朋友?也不介绍一下。”

    刘子荣急忙说:“薛梅语,前不久认识的。”

    前不久认识?鬼信啊,连孩子都这么大了。李丹腹诽着,又问:“这孩子随母姓?”

    这个问题还真没问错,刘子荣和薛梅语一起点头。

    果不其然,李丹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又笑着说:“好好好,那就随母姓,随母姓挺好的。”要说李丹这个人,当初也是和刘禅周一起打拼出来,有刘子荣的时候,正好在创业最艰难的时候。因此也没顾得上带刘子荣,心里一直愧疚。后来宠溺刘子荣,说到底,也是爱自己孩子的一种极端表现。

    因为这种疼爱,现在猛不丁看见薛少勇,怎么看怎么觉得心里快活,搂在怀里就舍不得放下。至于孩子姓什么,以后日子还长着呢,现在说这个干啥?等将来孩子长大了再说不好吗?何必把现在这个气氛弄得那么糟?

    站在门口,抱着薛少勇看了半天,李丹抽出手拿着手绢擦了擦眼角。然后扭头问:“我能亲亲孩子吗?轻轻的,不弄醒他。”

    刘子荣看着自己母亲这么小心翼翼,心中发酸,再想想自己从前种种作为,眼角也沁出眼泪。

    倒是薛梅语说:“没事,亲,香香睡觉皮实着呢,只要刘子荣在他身边,怎么弄都不醒。”

    李丹看了一眼刘子荣,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探头亲了薛少勇的小脸蛋一下,笑了起来,说:“香,真香,要不怎么叫香香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