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六十七章,触角

    (今天三更爆发求票)想要避开走廊上的监视器,对罗通来说并不困难。他虽然没有提升自己的灵魂球等级,但是几个月来也不曾在灵能锻炼上有所荒废,因此现在的他和当初在图雅城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灵能在初期进步最为迅速,只是到了后面进步才变得越来越慢,如果是现在的他与亨得利对战,两败俱伤依旧难免,但决不会把串珠上的灵能消耗一空。

    他的第二灵魂球属性是木,一开始就有特殊的灵能效果,让他可以制造出一些有着自己灵能特点的空气傀儡。到了现在,他已经可以制造出一层浅浅的迷雾。这些迷雾猛然扑上镜头,会造成几秒的镜头发黑,有这几秒时间,罗通足以进入到没有监控器的消防通道里去。

    在消防通道里,罗通迅速换了一身衣服,随后随便揉了揉自己的面颊。木属性的灵能可以激发细胞分裂,初期可以让罗通对自己的面部进行一些调整,加上灵能掩饰,足以让他看上去和之前大有不同。

    不过这种调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最多五分钟,就会慢慢恢复原状。

    对罗通来说,五分钟时间已经足够。他迅速冲下楼去,赶在面部发生恢复之前,施施然的从酒店里走出。站在阴暗处停了一会儿,等面部恢复正常,罗通这才走出来,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名,随后扭头看着窗外,看着酒店在他面前慢慢缩小。

    六点五十,倒了两次出租车的罗通终于赶到了植物园,他下了车,随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卡片手机,给薛少华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情况,随后大踏步的向着街边的一个咖啡馆走去。

    植物园就在五环边上,距离香山不远,白天还算热闹,到了晚上,就差了一些。此时在路上来往的,多半是些北漂族,这边房租还能承受。罗通在这里也没显得特别突出,也不为人注目。

    咖啡馆的大门叮当一声响起,罗通扭头看着角落,正好看见杨潇扭头过来。两人目光一对,杨潇神情大变,倒是罗通嘴角微微一抽,伸手拿出屏风晃了一下。

    与此同时,罗通身边灵能再次溢出,那个服务员微微发愣,眼中的罗通影像在脑海中就有些模糊不清。仅仅只记得是名个子不高的男人走了进来,和杨潇说了什么。

    事实上,这个“个子不高,和杨潇说话”的场景并不存在,而是人类大脑自我的一种信息弥补,对于空白的记忆进行虚构,得出一个自认为真实的回忆。

    罗通现在灵能只能维持这样的时间几分钟,无法像亨得利当初在图雅酒店里那样来去自如,不过他原本也不想和杨潇在这个咖啡馆里促膝长谈。晃动了屏风后,他又拿出福纹锁也是一晃,接着转身就从咖啡馆中离开。

    做了这些,就代表着罗通已经猜到了杨潇的真实身份。杨潇既然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出现,必然有很多的顾虑,当然也要考虑自己身份败露后,会带来什么麻烦。以罗通的估计,杨潇此时应该首先考虑灭口,更何况那个福纹锁对潜伏者的**极大,无论杨潇的本体有没有发生问题,作为释虚觉的耳目,多半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罗通也不考虑太多,转身沿着道路向着山中走去。他走的速度不快,不过在他身后的杨潇也没有急着追上来,两人倒像是有了默契一样,一前一后直接走上了进山的公路。

    等到周围房子渐渐消失,罗通转身离开公路,几个纵跃,直接进入山林深处。在他后面,树林发出簌簌响动,不多久,杨潇也跟着冲了过来。

    等两人一前一后突然站定,天空中一轮上弦月居然从云层中闪出,月光骤然从空中滑落,刚好照在两个人的脸上。

    “首都的月色,很少见。”

    罗通忽然说:“珍惜现在吧。”

    杨潇嘴角微微一抽,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不等罗通回答,杨潇的身体骤然一闪,犹如在月光中融化了一样。

    紧跟着,罗通面前突然多出一个如同章鱼触手一样的东西,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吸盘,直接对着罗通卷了过来。

    如果说在此之前,罗通对杨潇的身份有怀疑,但是还不能确定的话,看到这个吸盘,他心中已经了然。与此同时,手中灵能弹骤然激发,直接将这个吸盘轰开。随后罗通身形拧转,一个侧扑,冲到了一颗树后,手中灵能弹犹如雨点一样泼洒而出。

    在树后,不知道何时到达这里的杨潇手中晃动,几乎同样多的低级魔能弹交替而出,将罗通的灵能弹一一挡下。魔能与灵能相遇之后,也没有什么大的响动,倒像水火相交一样,发出滋滋的轻微声音后,立刻消失不见。

    “吸灵魔主!”

    罗通心中已经有了推算,这种如同章鱼一样在地面上行走的恶魔,对人类的脑部有着极大的嗜好。战斗时往往会利用魔能制造出特殊的幻象,本体藏在另外一个地方。同时还有类似壁虎的能力,可以切断自己的触手,并且遥控自己的触手在远处发动攻击。

    它们普遍等级不高,理论上一个觉醒的灵能者足以对抗一只吸灵魔主,不过眼前的这个杨潇似乎又有不同,虽然不断晃动手臂,但是一直没有脱离这个身体外壳,倒像是刚才那条触手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杨潇不是渗透者,罗通隐约猜出来,至少不是那个毁了杜晓晓一家的渗透者。三十年后,对杨潇这样的存在有着另外一种称呼,土著恶魔。

    所谓的土著恶魔,有点类似罗通之前在图雅城杀死的那只孵化的翼魔。这些恶魔应该早已在人类世界中存在,属于那种始终没有彻底剿灭的恶魔一族。

    如果没有猜错,有些渗透者手中会有这些土著恶魔的卵,就像是亨得利那样,多半释虚觉也有一个吸灵魔的卵。和翼魔不同,吸灵魔的卵可以植入人类的身体,并且逐渐夺取这个身体,不过和渗透者又有不同,吸灵魔并不一定会脱离这个人类躯壳,而是能够夺取身体记忆,并且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甚至能够和人类躯壳一起长大,变老。直到这个躯壳衰亡,再也无法继续下去时,吸灵魔才会脱离这个躯壳。

    不过,罗通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更加在意的是,上一世这个杨潇为什么会那么对苏蓉。

    有些土著恶魔会和人类发生婚姻行为,这种行为大部分会以可怕的结果告终,人类一方多半会惨死。在极为罕见的情况下,会有一些变化,甚至有更为渺小的几率拥有后代,不过这种后代无法存活多久。

    所以上一世杨潇会把苏蓉赶出家门,所以苏蓉的那个女儿会得了怪病不治身亡。

    一瞬间上一世的疑问又得到了一些解释,而这种解释的背后,还有一个罗通不愿意相信的答案。

    杨潇确实爱着苏蓉。

    这个答案简直无法理解,但是只有这个答案,才能说明为什么上一世杨潇没有吞噬苏蓉。为什么结婚后立刻出国,为什么回国后将苏蓉赶出家门。说到底,还是因为杨潇害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以至于控制不住吞噬苏蓉。

    另外,罗通也知道,恶魔中有种“宴客”的习俗,就是将人类当成餐点,招待其他恶魔。杨潇应该也害怕其他的恶魔找上门来,不得已拿苏蓉当了晚餐。

    一个为苏蓉设想的恶魔,一个多情的恶魔……

    一个脑子进水了的混蛋恶魔!

    如果没有杨潇,上一世根本就不会出现苏蓉的惨剧。它对苏蓉的感情,无法掩饰它其实是逼死苏蓉的真正凶手。学习人类的知识,感情,只是让杨潇变得更为无耻,而不是善良。

    没有交谈,罗通已经合身扑上,手中不再是灵能弹爆发,而是变成数十个钢珠尖啸着交替而出。

    杨潇完全没有预料到罗通居然还有这么一手,不及躲闪,转眼间就被钢珠贯穿了头颅。

    在月光中,杨潇的身体晃了两晃,双眼迅速归于无神,看着罗通,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慢慢倒下。

    罗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发现杨潇已经死亡。

    只是一个躯壳死亡而已,罗通在等待着那个吸灵魔主出现。

    杀死这个吸灵魔主,会不会对释虚觉造成什么影响,会不会对以后的计划形成干扰,会不会导致被释虚觉追杀,现在罗通已经顾不上了。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个彻底。

    他不可能留着一只吸灵魔主,让这样的恶魔继续在人世间存活。上一世,他错过了很多事情,这一世,他不能让这些事情再次在眼前出现。

    十几分钟的安静后,杨潇倒在地面上的尸体终于发生了微微的抽动。过了一会儿,这种抽搐变得明显起来,地面上草丛发出沙沙的声响。与此同时,天空中的上弦月也悄悄消失,周围重归一片灰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