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五十章,逛市场

    罗通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薄薄的记事本,那上面如同鬼画符一样画着十几个不同的东西。如果不是罗通中午的时候看过图册原本,现在绝对无法将这些东西与图册上的联系在一起。就连他手腕上的串珠,都被一串简单的大大小小的圆圈所代替。

    想到串珠,罗通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床上翻滚,和自己的小浣熊以及徐珊珊闹着玩的杜晓晓。想了想,他忽然说:“晓晓,这个串珠,给你先带着。”

    严莉此时正坐在罗通的斜对面,用笔记本电脑上网,听见罗通的话,严莉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在眼镜后的目光中,多少有些严厉。很显然,这样的串珠在罗通手上并无所谓,但是现在罗通居然就这样给了杜晓晓,就多少让严莉有些不太舒服。

    罗通很快解释说:“这个串珠,现在没法给你,你带这个现在可能会有些问题。”

    听见罗通的解释,严莉垂下头去。她亲眼见过罗通在酒店的房间最终变成了什么样子,虽然罗通事后什么都不说,不过严莉也知道,她们眼中的罗通并不完整。有些事情,更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杜晓晓也罢,罗通也罢,他们身上有些秘密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而罗通说这个串珠让严莉带着会有问题,多半不是欺骗。只是她并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不能带,而杜晓晓却能带上。

    罗通看见杜晓晓走过来,笑了笑,说:“带好了,过两年你就用不上这个了。”

    魔核会积累戾气,对周围产生妨害,罗通在此之前,一直通过这个串珠对自己的灵魂进行修炼。不过现在这些魔核积累的戾气已经越来越多,渐渐不是罗通所能压制。倒是杜晓晓身上的灵能现在时不时有溢出的情况,以至于连释虚觉都能一眼看出杜晓晓的情况。现在把串珠交给杜晓晓,倒是可以利用小丫头溢出的灵能与那些戾气中和一下。

    至于提升灵魂强度,罗通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目标。

    那个图册并不是简单的对古代灵能奇物和灵能武器进行排列,罗通在中午看到图册后,忽然意识到,这个图册中的物品也是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排列起来。串珠在在前十几页里,没有看见那把戒尺的记录,说明戒尺应该比串珠的等级更高,目前就算得到这把戒尺,多半也没有什么作用。

    两年以后,罗通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两年以后,他必须把自己的等级提升到足以使用这把戒尺的地步。到那个时候,自己再带着杜晓晓回到轩风市来。到时候,还要想办法连那本图册都一起抢回来。

    杜晓晓的精神在罗通的脑海中一起看过那本图册,当时释虚觉翻动的非常快,只能隐约看见一些图形,无法看见里面具体的记录。所以杜晓晓只能通过记忆画出一些大概的样子,不过她也说了,只要能够看见图册之前的那些东西,自己就一定能够认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来到轩风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全部处理完了。亨得利几年内应该不会再来,杜晓晓愿意跟着罗通一起回到雍城。自己的串珠也算是发挥了最大的威力。虽然图册和释虚觉没有解决,不过考虑到释虚觉的强大实力,这件事情稍等一下也没问题。反正两年左右的时间,空海禅林还在这里,释虚觉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当初残害杜晓晓一家的那个渗透者,最终去了哪里?

    杜晓晓竭力避免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这让罗通也无从判断。不过他心中也有个大概的想法,多半这个渗透者还活着。

    活着也好,等两年后,一起把它们都解决了。

    罗通把串珠给笑嘻嘻的杜晓晓带好,侧头看了一眼在杜晓晓身后的徐珊珊。

    徐珊珊的脸上多少有些阴郁,不过在察觉到罗通的目光同时,她立刻转阴为晴,笑了起来。

    看到这里,罗通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安。徐珊珊的变化从那天听见杜姐说起杜晓晓的事情后,就有所展现。到了后来,看见罗通的房间变成如同战场废墟后,徐珊珊看起来心情更加沉重。很多次都想问问罗通,不过最后还是强行忍耐下去。只是越是这样,徐珊珊的状态越是糟糕。

    罗通自然清楚这是什么缘故,徐珊珊又不傻,听见杜晓晓的事情,又怎么不会联想到徐一凡?加上罗通是最后与徐一凡在一起的人,种种纠葛加在一起,徐珊珊多半也猜到了什么。只是她一直不敢问罗通,是怕真相一旦摆在自己的面前,会承受不住真相带来的打击。

    只是这样一直压在心里,也不是个办法。

    把那本临时涂抹的记事本合上,罗通说:“晚上有空没,我们一起出去转转。来轩风这么久,我还真没有和你们晚上出去玩过。上次徐珊珊说有美食一条街,晓晓知不知道?”

    杜晓晓用力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低下头去,在浣熊的脑袋上蹭了蹭。这才抬头说:“我知道啊,有糖画,糖画最好吃呢。”

    徐珊珊愣了一下,没有看罗通,而是扭头看着严莉,对罗通这样的变化似乎也有些惊讶。不过严莉也只是耸肩,显然对罗通的变化也有些不明所以。

    罗通看了一眼杜晓晓手里的浣熊,只看见浣熊的脑袋上有些湿润,他抬头问:“晓晓流口水了?”

    “没!”

    杜晓晓坚决的否认,她把浣熊举起来,说:“刚才下雨了,真的,刚才下雨了,浣熊才湿的。”

    听见小丫头的狡辩,徐珊珊和严莉一起笑了起来。刚才房间里那种淡淡的压抑感被清扫一空,几个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轩风的夜市非常热闹,尤其是美食一条街上,各地的美食简直让人无法选择。看上去每一样都很好吃,在这样琳琅满目的食物面前,最有定力的只有杜晓晓,小姑娘坚定地认为,天下最好吃的就是糖画,尤其是十块钱一个的那种糖龙,简直是无双美味。

    “比蛋糕还好吃呢。”

    小姑娘顶了顶鼻子,像是做出坚决的判断一样,说:“糖画最甜了。”

    罗通看着其他两人,一起笑了出来。这个卖糖画的,在整个美食一条街最末尾的地方,倒也不是非常醒目。生意谈不上好谈不上坏,也不知道当初杜晓晓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要知道,一路上卖各种甜品的店面也不少,现在夏天还有炒冰,冰淇淋什么的,偏偏杜晓晓只瞄准了这个糖画。

    “要不,我们也一人买一个尝尝?”

    对于罗通的提议,徐珊珊无可无不可,倒是严莉,小时候好像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此时听见罗通的建议,开始双眼冒光,点头说:“好,一人一个。”

    买了一根糖老鼠,五块一根的那种,罗通尝了一口,点了点头。倒不是这个真的有多甜,而是吃在嘴里,有种说不出的淡淡香味。像是稻香,又有点像是木头的天然香气,但是如果仔细品味,又没有任何味道。

    他索性又买了几根,几个人就这样一路吃着扭头向美食街走去。一路上好几个小孩看着罗通手里的糖画都在指指点点,当然也有那些食客们看着罗通他们哈哈大笑。

    这条美食街原本是一个巷子,后来有一面被拆除,留下了类似广场一样的位置。食客在道路左边的摊子上点菜,然后到道路右边的露天桌椅那里吃饭。现在已经是七月,正所谓七月流火,天气热的更是可怕,坐在外面吃些螺蛳,虾球什么的,正好消暑。

    另外还有些年轻的女性推着小车,卖轩风特有的黄酒。这个小车倒像是一个大酒篓一样,里面都是冰镇过的地方黄酒,一个陶罐大约装有两斤的黄酒。在这样的天气下,用土碗装上满满一碗黄酒,一口气喝下去,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像是过了一阵冰一样,那真是说不出的舒爽。

    喝完黄酒,再吃点小吃,普通人的幸福生活,也是一种享受。

    罗通他们几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除了杜晓晓继续珍惜的对待她的糖画外,严莉和徐珊珊已经各要了一罐黄酒,在那里一边喝,一边说话。

    罗通要了一扎啤酒,坐在最黑暗的地方,一边喝着,一边安静的看着这个热闹的世界。

    几十年后,再想有这样的景象,都不可能了。

    他认真的对待着自己的食物,生怕浪费一点粮食,肉类。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徐珊珊见怪不怪,严莉开始有些不适应,不过也没说什么。

    问题是,在这种时候,总有人来煞风景。

    “一个穷*,没钱吃,还学人带妞出来,不嫌丢人吗?”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在另外一个桌子上响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