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二十六章,盗墓人

    坐在罗正年的对面,罗通轻轻摩挲着那串佛珠。

    与此同时,罗正年一脸严肃。事情的发展已经到了暂时不受控制的地步,两名离开图雅的外国人,昨天晚上在另外一个城市的酒店里死亡。医生的诊断是突发急症,但是那两名外国人的家属并不相信这一切,他们正在从国外赶来。

    当初罗正年向上级提出协助的请求时,上面对此还不是非常重视。毕竟无凭无据,为了一个小刑警的请求进行全城的防范,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随着这两名外国人的死亡,想要从这件事情中脱身的上级忽然发现了其中的关联。

    如果能够证明这两名外国人不仅在华夏犯罪,而且是因为内讧而死,那么上级的压力就会小了很多。如果真的能够证明这两名外国人来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到时候,上级说不定反而会有更大的发言权。

    在一天之内,关于外国人进入图雅城盗窃文物的领导权已经易主。原本焦虑的罗正年现在反而轻松了下来,自然有更重要的官员关注这件事情,希望得到功绩,罗正年已经过了需要功绩来做什么的年龄,自然现在乐得轻松。 不过,罗正年依旧轻松不下来,在得知自己失踪一天的儿子此时正在监视外国人的小区后,罗正年急忙找到了罗通,此时两人正在这个小区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里坐着。

    在包间的外面,薛少华的手下正在观察着四周,因此罗通和罗正年之间的交谈暂时处于比较安全的地步。

    罗正年此时正在看着那枚来自翼魔体内的魔核,不过魔核内部的魔能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一空,就算是这颗魔核看起来也变得脆弱无比,似乎稍稍用力就能将它变成粉末。

    过了一会儿,罗正年忽然问:“这就是你所说的魔核?”

    罗通点头,看着罗正年把魔核放在桌上,少年说:“在未来,这些东西非常值钱。尤其是这种等级的魔核,它上面的纹路就是所谓的魔纹,只要充能,就能激发出魔法。”

    罗正年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并不打算听这些详细的介绍,他轻轻地敲着桌子,问:“为什么一个恶魔会出现在盗洞里,这和你之前说的,有很大的不同。”

    罗通也同样皱眉,这种事情已经和上一世有了很大的偏差,或者说,上一世有些东西被隐瞒,直到现在才第一次的发现。 就在此时,有人轻轻的敲门,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带着鼻环和耳环的少女探头进来看了两人一眼,大大咧咧的说:“我们家老大说了,好像有个你们要找的人找到了。”

    罗正年和罗通对视了一眼,随后说:“等我们过去。”

    薛少华找到的人正是那三名失踪的盗墓人中间的一个,据说之前一直躲在桥洞里,好像在躲什么。后来饿得厉害,到外面偷吃的,刚好被收保护费的那些人发现了个正着。原本那片街不在薛少华的控制范围内,不过因为之前薛少华也打过招呼,也算是利益共享,最终把这个这名看起来应该是最后幸存者的盗墓贼送到了薛少华这里。

    “快要疯了。”

    这是薛少华的第一个评语,他站在门外,依稀可以听见有人在里面一会儿嘶嚎,一会儿哭泣。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和畏惧,只要听见,就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见过翼魔的薛少华能够猜到幸存的盗墓人看见了什么,那只可怕的翼魔就算现在依旧在薛少华的心中留下了浓重的阴影。

    罗通微微点头,说:“一起进去,别人离远一点。”

    薛少华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的那些手下,随后慢慢开门。在罗通刚刚踏进第一步的时候,一股劲风扑面而来,伴随着的,还有一个声嘶力竭的吼叫声:“我不活,谁也别活了!”

    比起恶魔,一个发疯的普通人类对罗通无法造成威胁,少年手腕轻轻一抖,就将那名盗墓贼远远的甩开。随后进入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他们所在的位置,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一个村子里,也不知道薛少华的手下是怎么把这样一个疯狂的家伙带到这里的。这种人如果没有精神病院的那种禁锢衣,还真是难以收拾。

    被罗通扫倒,那名盗墓人意识到自己这次似乎难以逃脱,就这样半靠在墙角,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罗通走到这名盗墓人的面前,蹲了下来,沉声说:“如果你继续这个闹下去,那个家伙很快就能找到你。”

    极度癫狂的负面情绪一向是那些恶魔的最爱,有些恶魔具有感知这种情绪来源,并且逆向追踪的能力。听见罗通的话,这名盗墓人似乎受到了更大的惊吓,他盯着罗通,尽可能的将自己身体缩小,似乎这样就可以离危险更远一点。不过哭泣倒停止了下来,过分剧烈的情感释放,让这个盗墓人的瞳孔开始发散。

    “你看见了什么?”

    罗通暗暗释放出灵能,略微感应。没有任何灵能基础的盗墓人灵魂在罗通看来一览无余,在这个人类的灵魂深处,一个孔洞已经悄然出现。那是负面情绪造成的污染,看上去这个孔洞不大,但是它会加速度的变大。在一天或者更短的时间里,这个孔洞会让盗墓人的整个灵魂都被吞噬,最终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所以,罗通必须抓紧时间,赶在这名盗墓人变成一个空空的人类皮囊之前,弄清楚那条盗洞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盗墓人的精神波动稍微和缓了一些,他看着罗通,使劲的摇头,说:“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罗通站起来,俯视着这名盗墓人,说:“有什么办法让他说出实话?”

    罗正年同样看着这一幕,在旁边说:“让我来试试。”

    罗通点头,罗正年从怀里拿出一包烟,递给盗墓人一根,问:“你贵姓啊?”

    盗墓人似乎吓了一跳,盯着罗正年,过了一会儿,这才哆哆嗦嗦的接过香烟。他的手指乌黑肮脏,其中两根手指甚至已经扭曲,但他却没有任何疼痛感。看着罗正年把烟点燃,这名盗墓人用力吸了一口,剧烈的咳嗽着,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嘶哑着嗓音说:“姓杨,俺姓杨。”

    罗正年拍了拍这个盗墓人的肩膀,说:“叫你老杨了,等会儿啊,我把你送公安。到那里,你也别想逃出来,盗墓是大罪。不过呢,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进去,对不对?这辈子呆在里面,好好改造,求一个平安。”

    听到这里,老杨的眼睛猛然一亮,他用力点了点头,说:“对,对的呢,到了监狱里,它们就进不来了。”

    “行啊,不过我要问下问题,你随便说说。倒不见得当真,到时候等公安再问你,你说的就别太玄乎了。”…

    听见罗正年这样的劝说,老杨的精神明显缓和了很多,他想了想,慢慢的把之前的那些事情说了出来。

    他和另外两个盗墓贼相互之间听过对方的名字,但并不认识。毕竟盗墓这个圈子也不算太大,能够混出名堂的少之又少。这次原本不想跨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干这个勾当,不过“上家”很是豪爽,直接拍出了六位数字的酬金。还说不管拿不拿得出里面的东西,事后还有好处。

    就这样,三个盗墓贼在图雅城见了面,又根据上家的意思踩了点。其中一个盗墓贼姓秦,还到挖掘墓地的民工队伍里混了几天,看了土色。

    按照姓秦的盗墓贼的说法,这片墓地下面要么什么都没有,要是有,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老杨听说过这个姓秦的人,知道这个人祖上是给人看风水的,也有说这个人的祖上是个货真价实的道士。反正不管怎么说,姓秦的能够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这个大家都承认。

    听了姓秦的说法,老杨就有些不愿意干了。

    虽然盗墓这种事情都算是刀头舔血,不过这种事情那个谁都不愿意碰上那些不好的东西。

    不过没两天,那个姓秦的就改了口,说是如果能够把什么东西放进去,做个替换,就能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而且说,里面的东西一旦拿出来,那就是富可敌国。

    老杨当时脑子不知道怎么,有些不太清醒,姓秦的怎么说,他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紧接着三个人就在那个山丘上开始挖盗洞,老杨土工活好,负责挖,姓秦的负责垫土,就是把挖出来的土不运出去,直接填在盗洞的周围,让盗洞更加结实。还有一个盗墓人在上面望风。

    他们挖了一天,一直挖到一个沙墙的附近,一铲子下去,都是有些湿润的砂砾。

    姓秦的估量了一下高度,说就是那里了。两个人一起出了盗洞,和上家取得了联系。到了傍晚,那个上家就带了一个像是鸡蛋一样的东西过来。不过那可是一个很大的鸡蛋,至少有一个成年人那么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