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二十一章,纷至沓来

    如非必要,薛少华也不愿意跑来和一个刑警面对面。但是,刚才罗通的那个电话实在让他感到有些心惊,找人问了一下,确实有一个欧洲的收购公司之类这几天出现在图雅城。

    文物流失,这种事情可大可小,问题是,按照罗通的意思,很明显有人盯上了图雅城这一块。如果因为文物这件事暗中动些手脚,整个图雅城恐怕都要抖三抖,他们这些混地下的,也不见得就能好到哪里去。

    所以。薛少华需要知道,到底上面怎么考虑,对图雅城这边又有一个怎样的打算。这样的问题在图雅城这里显然已经找不到答案,他真正能够参考的,只有罗正年这边。

    只是就这样空手而来,薛少华也知道不见得能够得到什么答案,他倒想等着罗正年开个合适的价码,到时候也算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对于薛少华没有房卡,就能进入这间套房,罗通到不感到惊讶。上一世他就知道,薛少华是少见的天然灵能者。虽然没有和灵魂进行沟通,但是灵能却能通过一些缝隙与外界产生感应,从而让人拥有超出常人理解之外的能力。这在过去又被称为异能者。 上一世薛少华和罗通的实力相差无几,不过这一世,罗通的灵魂球已经构建,算是先行一步。就目前而言,薛少华虽然有灵能,不过已经无法和罗通相提并论。

    正因为如此,罗通没有在意对方故意表现出来的“强大”,平静的走到薛少华的面前,说:“你坐错地方了。”

    薛少华听见门响,就想要装的更加有气势一些,只是那个时候他的目光凝注在鬼头蝠纹锁上,怎么都无法移开,脑子里恍恍惚惚的,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着什么。除此之外,他的脑袋一阵阵抽搐,只是这疼痛无论多么剧烈,都无法让他把手中的福纹锁放下。

    忽然听见罗通的声音,就像是一头冷水劈面浇下,薛少华猛然一醒。手一抖,就要把那把锁远远丢开。却不料罗通只是一个招手,看上去毫无行动,但是下一秒,少年就已经把那把锁收在了手心。那种感觉,就像是一部电影中间突然失帧,有一段影像无缘无故消失了一样。

    那是时间被暂时改变的结果,就像是薛少华想要给罗通他们一个“强大的形象”一样,罗通利用灵能反过来让薛少华大吃一惊。这样的动作没有什么声音,自然也不会担心被侦缉处的人听到。 罗正年挥了挥手,示意罗通保持平静,随后看着薛少华,问:“薛少是吧,来还手机?”

    薛少华刚开始被罗通表现吓了一跳,到现在才真正的面对罗正年,听见对方问题,精神一振。忽然意识到,他所面对的这两位,都有着一种不好描述的气质。并不是喜怒不形于色,而是一种不会因为富贵,权势而改变的态度。

    在这样的态度面前,任何装腔作势之类的表现都显得滑稽可笑。意识到这个,薛少华索性开门见山的说:“我们想知道,关于国际刑警的那件事情,具体一点的情况。我们还想知道,究竟这件事情,会牵涉多大的范围。”

    罗正年回答:“会牵涉多大的范围,我只是一个小刑警,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这些东西,一个都不能让他们拿走。”…

    薛少华听到这里,微微点头,说:“行,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多谢两位提醒,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说。我的手下偷了您的手机,先跟您说个对不起了。从今天开始,在这里你们的住宿,我包了。”

    既然一个都让拿走,这说明上面真正想要对准的目标是警方内部的蛀虫,只要薛少华他们别在这个时候惹事,就不会牵扯到自己的头上。原本还想着看看罗正年会提出什么条件才会说出来,没想到这位刑警很自然的就说了。

    “没发生的事情,我们尽量避免发生,但是发生了,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看着薛少华站起来要走,罗正年忽然补充了一句。

    这句话听来极为可笑,他一个小小的刑警,有什么资格说这种翻脸不认人的话。不过薛少华听了,却非常认真的点头,说:“您说的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想了想,薛少华又说:“图雅怎么就没有您这样的人呢?”

    一边说,半个图雅地下势力的少掌门满脸遗憾的走出门外。

    罗正年只是一笑,反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有些遗憾地说:“本来已经报告丢了,现在又找回来,还要汇报一次,又要挨一次训。”

    罗通也是一笑,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了罗正年的对面,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现在,牵扯的人越来越多,而事情也开始按照和上一世并不完全相同的轨道行进下去。罗通需要考虑,怎样从这件事情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罗正年重新打了几个电话,放下手机后,看着罗通说:“你那个串珠,我也让人帮忙查了一下。虽然传闻是法门寺那里流传出来的,不过好像也有人说,那个东西从南方来。”

    罗通点了点头,和罗正年又随便说了几句,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

    有了和薛少华的沟通,接下来两天,罗正年的行动就轻快了很多。不仅如此,薛少华还在暗中源源不断的送来关于那些外国人的行踪。甚至连对方从国内其他地方找来的盗墓人情况,也被薛少华他们挖的清清楚楚。地下势力对于这种事情,反而更加拿手。

    整件事情开始以一种单向透明的方式按照既定的步骤行事,顺利到连那些人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在什么地方动手都已经弄得相当清楚。

    “必须和上面进行联系。”

    这是罗正年的意思,一开始,他和罗通算是狐假虎威,杜撰了一个“案宗”。但是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继续这种欺瞒,很可能让事情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对此,罗通并无所谓。事实上,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侦缉处的人对自己的监视已经越来越松了。相对的,侦缉处对罗正年的监视也应该在不断放松。这种时候,罗正年暗中通过某种渠道向上反应,应该不会引起侦缉处的警觉。

    罗通的判断没错,此时童山正在犹豫不决。罗通和罗正年的表现越是异常,童山越是觉得不对。偏偏他又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他的猜测,这种事情让童山极度烦躁。

    “罗通绝对有问题。”

    童山此时正在对那名女性说:“违反常理,我只能这么说。罗正年听了罗通的一个梦,就这样相信罗通。而且那个案宗来的莫名其妙,在此之前没有半点风声。这里面,肯定有我们没有发现的异常。”…

    那名女性看了一会儿童山,随后合上笔记本,开始收拾东西。在她的身后,其他侦缉处的工作人员也在不断清捡着仪器和物品。从侦缉处的上面已经发布命令,对罗通的监视告一段落,童山他们需要尽快前往另外一个地方。在那里,发生了一起惨案,一个家庭完全被毁,躲在角落中的孩子看到了怪物吞噬家人,但是此时这名孩子精神已经极度恍惚,词语混乱。因此需要童山他们尽快前往那里,看看是不是能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全国第三起,这种事情频率倒不是很高。但是,那个孩子,以及雍城的事情提醒我们,可能还有很多家庭已经被怪物完全吞噬,就此从人间消失。而我们一无所知。”

    这是那名女性对童山说的话,至于能不能被接受,已经不是女性考虑的范围。

    六月十九日,图雅城,晴空万里,骄阳似火。

    罗通和罗正年从一大早就守在电话机旁,等待着薛少华的消息。那几名外国人以及盗墓贼按照上一世的时间便,前两天已经开始动手,昨天晚上应该已经挖通了盗洞。如果有什么结果,很可能今天早上就会有消息。

    八点十四分,罗正年的手机突然响起,老刑警拿起电话,喂了一声。

    片刻交流后,他扭头看着罗通,说:“出现麻烦了。”

    薛少华安排监视那些外国人和盗墓贼的眼线,从早上七点开始,就失去了联系。

    在此之前,这名眼线曾经打过一个电话,说前后进去了好几个人,好像还带进去一个包裹。

    在那之后,电话突然中断。薛少华的人再去拨打,对方始终只是振铃,却没有人接。

    薛少华立刻安排人前去接应,但是到达那里的人说,根本没有看见眼线踪迹。薛少华此前安排了三名人在古墓群那里监视,而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就像是原地蒸发了一样。

    接应的人很快找到了盗洞所在,此时洞口已经坍塌,他们隐约听见,盗洞里似乎有什么声音。这些人不敢随便下决定,立刻汇报了薛少华。

    薛少掌门随后命令手下立刻找到那些外国人,同时拨通了罗正年的电话。

    罗通接过罗正年的手机,对那边说:“安排车来接我,尽快找到那几个失踪的外国人。小心一点,不要贸然行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