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十三章,询问

    渗透者死去,也算是大事已了。不过罗通面对的麻烦现在才真正开始。如果这场战斗发生在明天,罗通会想办法让徐一凡自己开车到冷冻库,而他有各种方法制造出自己不在场的证明。那样一来,无论冷冻库里发生了什么,他被怀疑的程度会降低很多。

    但是现在不同,开车离开小区的时候看到的保安,以及沿途的道路摄像头,这些都把目标指向了罗通。虽然徐一凡在车上的交代能够让贾玉琴安心,但是徐一凡死了,这是一个谁也绕不过去的结果。

    少年一边走,脑海一边迅速思索,他必须迅速找出一个更为合适的理由,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影响未来。片刻之后,他已经想好了理由,到了冷冻库后面的小房间里,悄然启动机关,只听“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力量突然砸在他的头上,少年顿时昏了过去。

    在小屋中原本有一个机关,是为了将渗透者关入小屋做的准备,没想到那个渗透者居然是个恶魔祭司,最终这个机关变成了罗通摆脱眼下困境的工具。 大约半个小时后,几辆警车陆续赶到冷冻库这里,最先下来的,正是罗通的父亲罗正年。

    只要坚持自己是徐一凡带过来的,然后自己在这个小房间里被打昏,剩下的事情一无所知,应该可以暂时通过。加上有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情牵涉的不广。贾玉琴也不会主动声张,最终不被徐一凡的死牵扯,应该问题不大。

    唯一的问题是,自己的父亲。

    罗通非常清楚,罗正年可不好糊弄,别看罗正年在雍城只是一个小小的刑警,但是老罗的刑侦本事放在雍城也是数一数二的。

    罗正年肯定会因此产生怀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还需要仔细思索。

    罗通在昏昏沉沉中这么想着,慢慢睁开眼睛,脑后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你醒了。”

    这是一个低沉的声音,并不是罗通的父母,也不是徐珊珊,而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声音。

    从迷蒙中渐渐清醒过来的罗通此时才发现,他确实躺在一个病房中,病房里非常安静,头顶的灯光看上去也有些耀眼。除此之外,似乎整个病房中只有他一个人躺在那里。而他眼前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性,由于背对着灯光,因此看不太清这名男性的面孔。只能大概的感觉到这名男性的面部轮廓非常的硬朗,就像是用尺子比着切割过一样。 花岗岩,这是首先所能联想到的东西,那名男性给罗通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

    一身笔挺的青色中山装,在领口那里,留着一个奇怪的金属框,那上面似乎应该有些什么,但是现在都已经被拆掉。看见罗通清醒过来,这名壮硕的男性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此时罗通才看清,这名男性的袖口那里不是单排扣,而是菱形排布着四颗扣子,每颗扣子上好像都有着不同的花纹。

    “时间不多,我们不罗嗦,直接说情况吧。”

    那名男性扯了一张椅子坐下,然后拿出录音笔放在罗通的枕边,同时扭头看着病床的另一头,说:“好了,开始录像。”

    罗通这才发现,在自己的脚对着的方向上,还站着一名年轻的女性。这名女性同样穿着笔挺的青色中山装,带着一副足以把半个脸遮住的黑框眼镜,她虽然坐在那里,但是却根本感觉不到存在的气息。以至于刚才罗通的观察中,甚至将她都忽略了。

    听见男性的命令,那名年轻的女性控制着放在三脚架上的摄像机,对准了罗通。

    看见准备妥当,那名男性才点头说:“好,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童山,特别侦缉处。你不用问这是什么单位,只要知道这件事情,我们接手就够了。”

    罗通心中一动,别人不知道特别侦缉处,来自未来的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华夏负责处理一些普通人无法理解事情的部门,在三十年后,一度奋战在与恶魔战斗的第一线。

    不过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个部门在一次对恶魔发动攻击的时候,遭到恶魔伏击,全军覆没。

    如果说别人不信罗通的话,这个部门却未必不会相信。他们接触的奇怪事情太多,重生这种事情反而见怪不怪。罗通以前也想过不能自己一个人战斗,想要找到合适的人一起探讨交流,提前做好准备。这个特别侦缉处,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罗通正这么想着,忽然听见有人敲了敲门,接着一个声音响起:“头儿,冷冻库那边已经清理完了。”

    那人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正好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罗通。两人目光相对,都是一愣。

    进来的人正是路晓,看见这名渗透者,罗通心中顿时恍然大悟,渗透者居然已经潜入到特别侦缉处里,难怪这个部门在未来会被恶魔伏击。

    等看见路晓,少年之前的那些打算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路晓能够瞒过这些部门的人,但是罗通已经决定继续之前的说辞。

    与此同时,少年已经暗中催动灵能,想要做一下准备。只是这次不知怎么,他只觉得整个身体骤然一紧,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感猛然涌了出来。在那瞬间,他甚至无法呼吸。

    那是来自灵魂的痛苦,罗通在瞬间做出判断,他努力喘息,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这个表情让那个叫做童山的人微微一愣,随后问:“这次你在冷冻库里,到底看见了什么?”

    罗通断断续续的将自己准备好的答案说了出来,痛苦感慢慢变得麻木,眩晕感一点点涌了上来。即便如此,他依旧努力保持清醒。

    童山听完罗通的讲述,伸手拿出一个塑料袋,指着塑料袋里的净琉璃串珠问:“这是你的东西?从哪里来的?”

    罗通晃动着脑袋,如同梦呓一样回答:“拍卖会,我在拍卖会上买的。”

    “那么这个呢?”

    看着鬼头蝠纹锁,罗通回答说:“也是在拍卖会上买的,徐叔叔知道我要去拍卖会,私下托我买下。还说不要,不要告诉别人,今天,他让我带上……”

    说到这里,罗通再也说不下去,双眼重新合拢,昏沉沉的睡去。

    童山见再也问不下去,示意女性关闭摄像机,手中拿着串珠和福纹锁走出了病房。在外面空无一人的通道里站了一会儿,路晓和那名女性跟着走了出来。

    “我检查了他的脉络,气息紊乱,刚才那样倒不是装的。”

    那名女性看着童山,说:“他的身体倒是非常强壮,不过说他可以单独抵抗一个妖魔,就实在夸大其词了。”

    童山微微点头,说:“这个人说的没什么漏洞,应该没错。想想看,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恐怕也没什么机会碰见过这种事情。徐一凡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还要仔细查查。”…

    路晓在旁边忽然插嘴说:“徐一凡要这个罗通买下这把锁,然后又让这个孩子开车到冷冻库那里,却偏偏在最后关头把罗通打昏。然后自己却在库房里莫名死去。这里面很多事情,可能都是因为这把鬼头蝠纹锁的缘故。”

    路晓一边自然而然的伸出手去,准备接过福纹锁,一边说:“我建议把这把锁收回,让器材科检验一下,没有这个,我们很难进行推定。”

    就在这把锁即将落入路晓手中的一刹,童山猛然收了起来,说:“不行,之前我们的录音笔和录像都有记载,这把锁从拍卖行那里买到,应该也有记录。如果就这样的拿走,到时候不好说。而且看起来这把锁应该已经没有什么用处,还是还给罗通好了。”

    正在此时,病房中忽然响起警铃,几名医生急急忙忙从通道尽头跑了过来,冲入病房。过了片刻,一名医生冲了出来,说:“病人器官正在衰竭,需要尽快治疗。”

    童山点头,说:“立刻转院到中心医院,直接进icu,那边我们已经联系好了。”

    又过了一会儿,医生和护士推着罗通的病床急急忙忙的出来,童山紧随在这个病床之后,向着通道的另外一头走去。

    等到快要走到通道门的时候,童山忽然转头,看着路晓,问:“我不记得罗通说过那把锁叫什么,也不记得之前给你看过,你怎么知道它叫鬼头蝠纹锁?”

    听见这个问题,路晓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答:“刚才看了一眼,有这种印象,好像都叫这个名字。”

    童山再次点头,嘟哝了一句:“好像都叫……”

    看着童山离开,路晓面无表情。

    罗通此时对自己的身体情况虽无感觉,却又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灵魂空间出了问题,确切的说,是他那个刚刚形成没有多久的灵魂球出了问题。

    他的精神重新开始不断的沉降,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回到了自己动荡的灵魂空间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