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五章,误会与误会

    罗通早在下楼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不对,作为曾经战斗多年的老手,对于危机有种天然的嗅觉。因此刚到大门口,发现异常,立刻将严莉推了回去。就在此时,在道路两旁,忽然呼啦啦的开出几辆面包车,上面陆陆续续跳下三十多名壮汉,一个个手中都拿着铁棍长刀,气势汹汹的对着罗通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情况,路边的人吓得四散而逃。。站在大厅里,严莉有些紧张的看着罗通,一时间也有些混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罗通微微皱眉,正好看见在街道对面一闪而过的玛莎拉蒂,心中暗叹,果然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当真是瑕疵必报。仔细想了想,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现在他自己可以自保,但是如果刘子荣把矛头转向自己的家人,或者徐珊珊怎么办?他可没法一一照顾上。

    对于那些正要冲上来的混混,罗通到不以为然,他左右看了看,对着其中一名壮汉招了招手。

    那名壮汉愣了一下,也是左看右看,发现眼前这名少年确实是在叫自己。能够把他们这么看待的,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有些依仗。想到这里,壮汉就觉得有些不对头,抬手示意同伴暂时停下脚步,一个人大步走了过去。 说是壮汉,其实个头还没有罗通高,比起普通人是不错,比起罗通还差了一截。结果走到罗通面前,还需要微微仰头看着罗通,气势上当时就矮了一截。

    不等那名壮汉说话,罗通平心静气的说:“我爸叫罗正年,刑警一队的。”

    那名壮汉开始还以为罗通想要说些什么,等到听见罗通自报家门,忍不住就是一晒,想着这个少年看上去胆子不小,现在居然也知道害怕起来。只不过刘少那边有了命令,别说是刑警一队的子弟,就算是……

    想到这里,壮汉双眼忽然一凝,问:“罗正年?”

    罗通点头,反问:“要不要把我爸的警号报给你听?”

    壮汉连连摇头,脸上堆笑说:“不能,不能,这种事情,怎么会信不过你。”

    与此同时,刘子荣此时正在街角看着大楼那边的一举一动,刚才吃亏丢脸,让刘子荣心理憋得要爆炸。到了这种时候,怎么都要给罗通一个好歹,否则刘少这个名字将来还怎么混?

    有着这个想法,他直接打电话给了东城这边的一个混混头子,让这个混混头子出手,解决了罗通。 只要不死,刘子荣也不怕会出什么问题。反正他家大业大,就算是他爷爷也不会放任自己出事。

    可是他看着看着,忽然看见想要对付罗通的人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居然纷纷散了。当时刘子荣脸色就更加挂不住了,忍不住拨通了那个混混头子的电话,大骂了一通。

    那个混混头子挂了刘子荣的电话,拨打了罗通面前这个壮汉的电话,那名壮汉看着罗通,对电话那边说:“大哥,是罗正年的儿子。”

    罗正年这个名字宛如有了魔力一样,那边混混头子安静了片刻,让壮汉把电话给罗通。

    罗通接过电话,喂了一声,那边的人立刻说:“不好意思啊,不知道是你,多多冲撞了。”

    “倒没冲撞我,刚才有个人让我叫他爷爷。”

    罗通的话让电话那边当时又安静了片刻,随后那个人说:“刘子荣是刘家的独苗。”…

    没有等罗通回答,那个人立刻接着说:“这件事情我会直接跟刘老爷子说,放心,一定给你一个公道。”

    刘子荣看着那边似乎又有些不对,心中怒火更甚,刚想再去找人,手机已经响起。他看了一眼,不敢怠慢,急忙接通电话,说:“喂,爷爷,您找我。”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一个苍老但是中气十足的声音说:“我记得给你说过一件事情,雍城这里,别的人惹了我都能给你周旋一下,但是有个人绝对不要去惹。”

    不等刘子荣说话,这个声音已经接着说:“虎子为了母亲治病,抢了别人的钱。他把虎子抓进去了,让虎子蹲了十三年大牢。但是虎子一出来,没去寻仇,在那个人家门口跪了一夜。知道为什么?他说虎子犯了错事应该受到惩罚,但是虎子的母亲和孩子没有错,他就把虎子的母亲和孩子当成自己的亲人养,养了十三年。知道十三年这个概念吗?他不仅养了虎子的家人,好几个蹲大牢的,他都养着人家的家人。这叫什么知道么,这叫仁义。我们混江湖的刀头舔血,最见不得不仁义的事情。”

    听到这里,刘子荣心中大惊,急忙说:“爷爷,你说的那个罗正年和这个罗通……”

    说到这里,刘子荣已经住口,就算是猪脑子,现在也知道了为什么刘老爷子现在给他打这个电话。

    罗正年确实不是什么高官贵胄,手上也没有多少权力。但是有一点,他在秉公执法之余,也有温情一面。好几个犯人确实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罗正年都会像个傻子一样的帮助对方的家人。

    这种帮助完全不计回报,不仅仅是犯人,罗正年的同僚也有不少得到过他的照顾。好几名牺牲的同事,自己的家人都承蒙罗正年的照顾。那些年罗通的母亲下岗,家里贫困,就算是这样,罗正年也要帮着这些本来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人。罗通的母亲姚玉凤也是一个口碎心软的人,下岗了以后,虽然嘴上对罗正年絮絮叨叨,但是对罗正年的行为没有阻拦。不仅如此,姚玉凤自己摆摊也好,打工也好,把那些孩子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这种做法要有多傻就有多傻,但是只有那些被照顾的人才知道什么是再造之恩。所以时间一长,罗正年这种做法,自然会让太多的人心中知道他的好。

    虽然上面一直有人压着,不让罗正年往上走,至今只是一个一级警司,但是这个小小警司在雍城黑白路上的威望,也算是数一数二。

    对于刘子荣的张口结舌,刘老爷子似乎早有预料,他安静了片刻,说:“听说是为了依依那个丫头?他要喜欢依依,那就别纠缠了。女人这么多,换一个就是了。”

    刘子荣只觉得天旋地转,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如此无力,就算是一直疼爱自己的爷爷,居然在这种时候向着外人说话。他问:“为什么?”

    “为什么?嘿,你居然好意思问为什么?你惹了罗通也就算了,小孩子打架本来就是常事。可你刚才居然敢让罗通叫你爷爷,那就是说,你想当罗正年的爹了?你都当了罗正年的爹了,你把道上那些受了罗正年恩惠的弟兄们当成了什么?我明告诉你,虎子刚才已经准备对你动手了,不止是虎子,如果不是我在这里压着,答应给他们一个交代,你现在就只剩下半条舌头了。”…

    刘子荣听见这些话,汗毛倒竖,没有再说什么,看了一眼罗通的方向,转身进了玛莎拉蒂,离开现场。他现在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仅失去了严莉,而且回头还要考虑那些被罗通打伤的公子哥们。

    看着很可能变成一片刀光血影的地方就这样风平浪静下来,那些壮汉居然一个个都各自散了,正在给自己父亲打电话求援的严莉也忍不住愣了一下。过了片刻,才对电话那边说:“不用来了,这边,已经解决了。”

    听见严莉解释了一番后,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也没有预料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他说:“你倒是可以和罗通接触一下,看看他后面究竟是谁。另外,你说他准备去参加拍卖会?下午你阿姨不在家,带他来见我,我和他聊聊。”

    严莉有些懵懵懂懂的挂了电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大厅,走到罗通身边的。刚好看见罗通扭头过来,严莉犹豫的问:“怎么回事?”

    罗通笑了笑,说:“好心有好报。我爸对我说过,别在意付出什么,每个人都不容易,现在帮一下别人,将来说不定有更多的人帮你。”

    严莉摇头,示意自己不是很懂。

    罗通伸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一边说:“就是说,付出的时候,千万不要考虑回报。好人,不见得永远吃亏。”

    雍城的彩票中心早就联网知道自己这边有人中了五十倍的头奖,由于奖池当期有不少的溢出,因此一注头奖的奖金已经达到了六百多万,五十倍的头奖,那意味着三个亿!

    因此彩票中心的主任对这件事情非常在意,不仅是他,就连市政府那边也很关心,毕竟三个亿中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要交给地方,那就是直接有六千万以上,就算是对雍城来说,一次性缴纳这么多的税收也不多见。

    因此从上午开始,市政府那边就时不时打个电话,询问究竟有没有兑奖出去。

    就在彩票中心主任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主任,来了,小情侣,两个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