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107章 尴尬误闯美人浴

    第107章尴尬误闯美人浴

    娘一关上卧室的门,我把电视音量调高后便扑向了莫玲玲,如猛虎扑向羔羊,如乌云扑向太阳。莫玲玲又是笑,又是叫,但最后还是被我制服了。

    娘都默许了,我还顾虑个什么?我的动作由粗鲁变温柔,由急躁变平静,慢慢就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像只小绵羊了。当我要脱莫玲玲的衣服时,她羞涩道:“今天买菜出了一身的汗,臭烘烘的,还不快去洗个澡!”

    我得寸进尺道:“要不咱俩一起洗吧,洗个鸳鸯浴,怎么样?”

    “呸,真不要脸,各洗各的!”莫玲玲害臊极了。

    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半拖半拽就把莫玲玲弄到了卫生间里,她也只有半推半就了。

    只羡鸳鸯不羡仙,给个神仙做咱也不换如此佳人!

    沐浴露的芳香混合着美人的芳香,使我心神荡漾!我一时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梦是那样的真切,是那样的美好,美人的玉体在我大脑里不断地徘徊、升华。

    我像条泥鳅,莫玲玲犹如一条白鳝鱼,我们交缠在一起。头接着头,尾连着尾,你缠着我,我绕着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就这样缠绵进了卧室。

    在无人打扰的环境里,在娘平和的鼾声里,我再次重温了第一次突破莫玲玲“禁地”的奇妙感受。

    时间在天堂般愉悦的感受中慢慢流逝,我们在彼此的身体里飘飘欲仙。所以当第二天娘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后,我们才像做贼般地溜出了卧室。

    我和莫玲玲大气不敢喘地陪娘吃午饭。娘却出人意外地笑道:“你们年轻人的瞌睡虫就是多,起床直接就把早饭午饭一起吃了,娘可是经常失眠呢!”

    一提到失眠,我便低下了头,莫玲玲马上红了脸。娘失眠了,就代表她什么都听到了,这种事情让她老人家听到是非常尴尬的!

    我能感觉得到娘的心情其实还是很愉悦的。在她朴素传统的心灵里,我和莫玲玲既然睡在了一起,娘未来的儿媳妇也就跑不掉了。

    为了避免更多的尴尬,我和莫玲玲吃了饭,又陪娘耍了一会,便坐上了回万顺区的公交车。

    莫玲玲头靠我的肩膀,她的美貌吸引了不少乘客的眼睛,秀发散发的香味吸引了不少乘客的鼻孔。

    我骄傲地扳过莫玲玲的头,索性让她的整个上半身全部趴在我的身上。两只丰满柔软的小白兔挤压、摩擦着我的肌肉,真是温暖极了,舒服极了。

    在众人的艳羡中,我闭目养神,直到公交车到站后,我才把熟睡的莫玲玲喊醒。

    莫玲玲暂时住在公司的宿舍。看看时间尚早,我把她送到公司楼下后,然后吻别。

    我怀着一种幸福的心情回住处,两个大美人此刻在干什么呢?想起不久前看到的旖旎风光,真有种迫不及待想回家的感觉。

    离住处越来越近,我的肚子也越叫越响,多半是中午吃坏了肚子,也许是纵欲过度再加上吃坏了肚子!我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控制自己的括约肌,以免屎尿齐鸣,我的表情当然是奇怪的,感受更是残忍的。

    当我坐上电梯直奔楼顶后,就差跪在地上了。我拿出两天前配好的钥匙,颤抖着双手打开门后,来不及脱鞋子便向卫生间冲去。

    卫生间的门微开,里面肯定没有人,我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一声尖叫声把我努力控制在括约肌附近的屎都给吓了出来。我怔怔地呆在原地,看到了无法言喻的一幕。

    一个赤身露体的美人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的面前。她的秀发上满是洗发露的泡沫,显然是在洗头。

    凸凹有致的身材傲然挺立,美好的线条使我欲罢不能,以致本该转身就跑的我却呆若木鸡。

    又一声怒吼:“你还看,看我一会不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车翠萍气急败坏道!

    我脸红着冲出卫生间,关上门,心脏怦怦狂跳。多么美好的酥胸,多么诱人的曲线啊,难怪欧阳恪那混蛋做梦都惦记着呢。

    娘曾经告诉过我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有一天让欧阳恪得逞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我的脸红得发烫,烫得发红,一口气冲上了楼顶,让凉风赶紧净化我邪恶的心灵。说也奇怪,经过刚才的一幕,我的“三急”竟然被吓了回去,一点没有要排泄的欲-望了,只是裤子里感觉有点黏黏的,屎肯定是那时被吓出来的。

    天现奇景,云如火烧,此刻正是黄昏日落时分。我平复了心情,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又不自觉地回忆起刚才的情景。

    那两只聛睨一切的小白兔,睁着鲜红的眼睛,颤动着在诉说刻骨铭心的爱情。冰雕玉刻的身体匀称而白净,纯洁如霜雪,既张扬又含蓄。

    身体张扬,充满青春气场,蕴藏着无穷的渴望!含蓄如花,千姿百媚,体虽柔弱无骨,精神高贵无暇!

    那一具玉体里昭示出灵与肉的水乳交融,只有二者兼备,才能令人忘我,才能勾去人的三魂六魄。

    我正在深入地幻想着,突然听到楼下一声咆哮:“姓杨的,你给我滚出来,老娘要挖出你的眼珠子!”

    原来越是温柔的女人在自尊受到侵犯时越是凶猛如野兽!我这时哪里敢现身,还是保命要紧吧。

    我在楼顶上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心想秀秀和秀秀娘到底哪里去了呢?如果她们在的话就不会发生如此尴尬的事情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完全黑透了,内裤里的赃物都干成了黄泥巴,我才听到开门的声音。

    接着便是杨远秀甜美的声音:“车车,饭煮好了吗?天天还没回来吗?”

    车翠萍没好气道:“别提那个混蛋,他一辈子不回来才好呢!天天?呸,听着就肉麻!”

    “怎么啦?难道趁我们娘俩不在,他欺负了你?”杨远秀咯咯笑道。

    “讨厌啦,反正我就是不想看见他!”车翠萍的这口气还真是一时难消。

    又过了一会,我听到厨房里噼里啪啦的声音,我知道她们在做饭了。

    我心一横,死就死吧,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死马只得当成活马医了!我慢慢地走下楼去,杨远秀和她娘看到我下楼,眼珠子都吃惊得要掉出来了。

    我别扭地朝她们打了下招呼。杨远秀笑道:“怎么啦天天,敢情你是空降下来的?下次也带我坐下飞机!”

    还没等我回答,我就看到车翠萍提着厨房里那把明晃晃的菜刀,横眉冷对地站在厨房门口。

    我再次挤出一丝笑容,装作没事人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了弥补我的过错,罚我煮一个月的饭,买一个月的菜,行不?求你了,车妹妹!”

    车翠萍看着我滑稽的表情,低声下气的模样,嘴角不轻易觉察间上扬了一下,我知道她有点心动了!

    杨远秀插话道:“你俩这是唱的哪出啊?我和娘才出去一会,你们就干上了?”

    车翠萍啐了一口,脸红道:“秀秀,别胡说,小心闪了舌头!”

    杨远秀自知口误,也觉得有些脸红发热,小声解释道:“人家是说干架。”然后便起身要去厨房帮忙。

    我赶紧阻拦道:“别动,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女主人,我就是你们的奴仆,这些粗活我全包了!”

    杨远秀莫名其妙道:“这都是哪跟哪啊?我都被你们给整糊涂了!你们今天必须得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睡不着觉!”

    “还不是因为那扇坏了的门!”车翠萍气呼呼道。

    杨远秀张大了樱桃红唇,看向卫生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灵机一动,急忙解释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人都有三急,我从外面回来时就差拉裤子里了,所以一进屋便往卫生间冲。我看卫生间的门微开,认为里面肯定没有人,便冲了进去,谁料,谁料车车正在上厕所!”

    杨远秀长出一口气,没心没肺地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没看到什么,我还以为车车那时正在洗澡呢!”

    “你说的倒轻巧,有本事你也让他看一看?”车翠萍气嘟嘟道,转而又笑了。

    秀秀娘自始至终都在观察我们的表情。我们笑她便跟着笑,我们脸色难看她便跟着皱眉,就像在模仿一样。有时想想,耳朵听不见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耳根子清净了,心情自然就会好起来。

    车翠萍被自己的话逗笑了,我也跟着苦笑了两声,然后弱弱地问了一句:“卫生间的门怎么坏了?”

    杨远秀道:“昨天晚上我娘上厕所,结果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了。她的耳朵又有问题,所以我们实在无法告诉她怎么开门,便把门锁砸坏了,还没来得及修呢!”

    杨远秀说完便要进卫生间,被我抢先一步道:“等等,我今天吃坏了肚子,马上要拉裤子了!”

    幸好我阻止了杨远秀,否则她闻到了沐浴露的香味,就知道我在撒谎了。

    我痛快淋漓地排泄了一番,然后顺便洗了个澡,还把被污染的内裤反复搓洗了多遍,几乎要搓烂了才作罢。

    收拾完毕后,我才走出卫生间,看到她们正排成一排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开玩笑道:“我都拉了这么半天了,你们还没把饭做好?”

    车翠萍没好气道:“刚才哪个说了要给我们当一个月的奴仆来着?不会把自己说的话当成放屁吧?”

    我傻傻地笑着,然后温顺地走进厨房,开始鼓捣起晚饭来。

    小说首发本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