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九十五章 由爱生恨设双计(一)

    第九十五章由爱生恨设双计

    正当我和莫玲玲在热恋之中时,邬倩倩突然一反常态,主动向我俩示好,还经常和我们腻在一起,甘愿充当我们的“电灯泡”,令我感到很是别扭。

    邬倩倩收敛了她的妖艳之态,找回了清纯甜美的本真,以“妹妹”的身份周游于我和莫玲玲之间。

    我想也许她这次真的是死了心,发自内心地祝福我抱得美人归吧。毕竟她曾说过如果我成功追到莫玲玲的话,她甘愿做我的妹妹。

    当听说邬倩倩做了我的妹妹后,莫玲玲感到很吃惊,而且十分疑惑。曾经那么好的姐妹,无话不谈的闺蜜,竟然连这个事情都一直瞒着她。

    我轻描淡写地解释我和邬倩倩的事情,心里很是忐忑不安。莫玲玲却大度道:“不管以前你们发生过什么,我不再追究。但只要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就好。”

    我赶紧指天发誓道:“天地良心,我和邬倩倩之间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而且以后也不会发生什么,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看。”

    莫玲玲笑道:“没发生过什么你怎么这么紧张呢?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我苦笑道:“你怎么连歌词都整出来了,就这一个都让我解释不清了,哪里还敢有几个?”

    我和莫玲玲在说笑中就把这档子事糊弄过去了,毕竟邬倩倩也是她的好姐妹嘛。

    一到周末,邬倩倩就像尾巴一样跟着我俩去看娘。娘看到我如愿以偿地收获了爱情,而且又认了个妹妹,别提有多高兴了。

    但娘也有自己的心事,她不止一次地拉着莫玲玲的手道:“闺女啊,你和将天能在一起,我老婆子做梦都要笑醒。但你是千金小姐,我们娘俩一穷二白,婶子担心你的父母不会答应你们在一起啊!”

    莫玲玲安慰娘道:“阿姨,您就放心吧。虽然我们家这些年发达了,但我父母以前也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应该不会反对的。”

    听如此说,娘的心才略略宽慰了些,但还是不能完全释怀。

    邬倩倩和娘在一起的时候,嘴巴就像抹了蜜,对我娘比对亲娘还亲。我和莫玲玲都很吃惊——原来邬倩倩比男人还会讲甜言蜜语。

    邬倩倩知道了娘的住处,隔三差五就去看望娘,还买了很多礼物,哄她老人家开心。

    之后娘老是在我面前提起邬倩倩,说她的母亲死得早,现在家里只有一个年迈的父亲。她和我们的家庭情况才比较相似,而且邬倩倩人又单纯可爱,嘴巴乖巧,和我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娘还埋怨我这么好的一个闺女放在面前,我没有把握住,却认她做什么干妹妹,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娘的身体越来越差,我不敢顶撞她,只能唯唯诺诺地听着。听她牢骚完后,我才道:“娘啊,倩倩待您就像待亲娘一样,您就像白捡了一个亲闺女。如果将来玲玲成了您的儿媳妇,您就有两个亲闺女啦,这闺女和媳妇不都是差不多嘛。”

    娘撇撇嘴道:“我看悬,莫玲玲的爹是公安局长,听倩倩说玲玲的娘打小脾气就不好,而且吃了不少苦。虽然现在他们发达了,她娘也变得愈发势利了。”

    我没好气道:“娘,倩倩这是在挑拨离间呢!”

    娘生气道:“倩倩这么单纯的一个孩子,哪里懂得什么离不离间,她还不是为了咱娘俩好?你可好,把人家的好心全当成驴肝肺了!”

    看到娘真的生了气,我便不敢再争辩了,闷闷不乐地回到学校。

    我没有把邬倩倩对娘说的话告诉莫玲玲,怕影响她们彼此的感情。

    之后又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和莫玲玲的感情迅速升华,学校里的每个偏僻的角落都留下过我们相拥亲吻的身影。

    我心中的女神,我曾在梦中千百次地亲吻过你的脚趾。你冰清玉洁,我不敢把你捧在手心,怕你化了;你身材单薄,我大气不敢喘,怕把你吹走了。

    可是,现在的我不仅可以亲吻到你的脚趾,而且可以零距离地和你相拥,感觉你的心跳,感受你的呼吸;可以贪婪地嗅你身上的味道,可以浑身颤抖着亲吻你香艳的红唇和雪白的脖颈。

    虽然你的初吻已经被马雄飞夺去了,虽然和你亲吻时我偶尔还是会想起马雄飞,但他现在已完全失去了你,而能拥有你那可以令人神魂颠倒的红唇的人是我,是那个在梦中千百次亲吻过你的脚趾的我!

    正在我得寸进尺地想要突破莫玲玲的最后防线时,悲剧突然来了,打得我措手不及。

    邬倩倩的生日快到了。我和莫玲玲精心准备了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娘也亲手做了一个精美的红肚兜送给她,上面绣着戏水的鸳鸯。

    在我们村一直有个风俗,就是婆婆要送红肚兜给自己未过门的儿媳妇。我觉得娘肯定是疯了,她心里竟然把邬倩倩当成了未来的儿媳妇。幸好莫玲玲不知道我们那里的风俗,不然还不得跟我拼命。

    过生那天,娘没有来,娘的身体不好,喜欢安静,不喜欢热闹。再说,她来了,我们这帮年轻人就不能随心所欲地疯了。

    我和莫玲玲最先到约定地点,等了半天他们才姗姗而来,但看到他们时,我和莫玲玲马上张大了嘴巴。

    邬倩倩的室友、冷少天和王大力都来了。冷少天牵着邬倩倩的手,王大力也牵着莫玲玲的一个室友的手款款向我们走来。

    当他们走到我的面前时,我的嘴巴仍旧没有闭上。我在想自己真的被孤立了,他们难道已经在一起了?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一起了?我真佩服这些人的保密工作,一个个都有做间谍的潜质。

    邬倩倩看到我和莫玲玲吃惊的表情,微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几天前我就答应了冷少天的追求,现在我们正式恋爱了!至于王大力他们嘛,还是由他们自己说吧。”

    王大力嘿嘿傻笑道:“不好意思了,兄弟,我是想给你个惊喜,所以一直没告诉你。你不是想知道我暗恋了两年的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吗?她叫何佳慧,你们早就见过面了!”

    何佳慧是莫玲玲的室友之一,又是我的同学,我们当然见过面。她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和王大力站在一起,很不协调。

    我终于闭上了吃惊的嘴巴,狠狠锤了王大力一拳,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道:“行啊,大力,这么漂亮的女生都被你追到手了,回头你得请我们吃饭啊!可是你们俩站在一起,这个头,这长相,这身材,对比感也太强烈了点,估计你们身高的落差都可以发电了!”

    何佳慧噗嗤一笑,露出羞涩的笑容,嗲声嗲气道:“杨大作家真讨厌,老是拿人家开玩笑,一会得好好罚你两杯。”

    我笑道:“该罚该罚,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宿舍真的卧虎藏龙啊,你们宿舍只有四个人,三个人都被我们哥仨给霸占了,你们说这是不是就叫缘分?”

    莫玲玲突然踢了我一脚,我才发现自己的这席话确实有点唐突,说得她们宿舍的另一个长相很平凡的女生很是尴尬。

    说笑完毕,我们各自入座。然后送上各自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邬倩倩一叠声地道谢。

    人多热闹,你一言我一语就把气氛营造得足足的。自从和莫玲玲在一起后,我就戒了烟,但没有戒酒。

    一提到喝酒,我肚子里的酒虫早就叫上了。我还真有很久没好好喝过酒了,一直在忙着看书、写作,把自己的这点爱好都快给荒废了。

    因此,在今晚这么热闹的场合,喝酒肯定是在所难免了。大家都叫嚣着不醉不归,推杯换盏间,我们很快都有些醉意了。

    邬倩倩一反常态,也喝了一杯白酒,白脸蛋很快变成了红脸蛋。冷少天一杯杯地喝着酒,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没想到这小子的酒量竟然这么好,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笑道:“冷少天,你多年的美人梦终于实现了,今天你必须喝醉。我们还不知道你酒量的深浅,今天必须得见个分晓。”

    王大力也叫板道:“少天,别一个人喝闷酒,来,咱们哥俩拼下酒,看到底哪个的酒量好。”

    他们说着还真就比划上了。别看王大力虎背熊腰,身壮如牛,酒量却不如冷少天,很快他就有点意识模糊了。

    王大力熊了之后,我也跟冷少天拼上了。虽然我和王大力轮番轰炸,但冷少天的肚子就像个无底洞,我也很快败下阵来。

    邬倩倩醉意朦胧,红扑扑的脸蛋,迷离的眼神,那真叫一个勾魂。她轻启朱唇道:“你们千万别喝醉了,一会我们还要去唱歌,去跳舞,你们还得为我唱生日歌呢!”

    酒足饭饱后,我们相互搀扶着向ktv进军。邬倩倩定了一个豪华的包厢,五彩灯光,绚丽夺目,刺激着我们的瞳孔,使我们被酒精麻醉的大脑更加兴奋。

    音乐响起,大家都一致要求邬倩倩首先为我们高歌一曲。但她却唱了一首婉转多情的《小情歌》,末了还留下了两滴眼泪。

    再看看冷少天,一副苦瓜脸,面无表情,真难以想象他抱得美人归的心情。

    王大力抢过话筒,埋怨道:“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大家要嗨起来,要唱就唱劲爆的歌,要跳就跳劲爆的舞!”说完他就唱了一曲《好汉歌》,几乎震破所有人的耳膜。

    唱完后,何佳慧一扯王大力的耳朵道:“你唱的这就叫劲爆的歌?跟杀猪似的,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王大力挣脱后,举着啤酒杯就喊上了:“让她们几个娘们唱吧,咱哥几个喝咱们的酒!”

    我们一边听歌,一边喝酒,吃饭时喝白酒,唱歌时喝啤酒,酒杂人易醉,我的大脑都几乎不听使唤了。

    正在我昏昏欲睡时,邬倩倩突然拉起我的手道:“来,哥哥,咱们一起唱首歌。”

    我醉眼朦胧地望着莫玲玲,征求她的意见。她轻轻点了下头,我便放心了。

    一听音乐伴奏,我心里暗叫不妙。你点什么歌不好,偏偏点了首《知心爱人》,这不明摆着让我难堪吗?

    我求饶道:“倩倩,你就饶了我吧,这首歌我真不会唱!”

    邬倩倩嘟起嘴巴道:“人家今天是寿星,叫你唱你必须得唱!”

    大家一阵起哄,我就只有跟着唱起来。邬倩倩唱得很深情,我却唱得很忐忑。唱完后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莫玲玲看都不看我一眼,只顾着跟自己的室友聊天,我马上想到她多半是吃醋了。

    再看看冷少天,一个劲地跟王大力碰杯,喝得王大力都快翻白眼了,他的心里估计也不好受。

    又过了一会,邬倩倩又点了首《广岛恋人》要和我一起唱,我又被迫就范。这下情况就更严重了,莫玲玲竟然主动端起酒杯敬人了。

    我上前阻拦道:“玲玲,你会喝酒吗?小心喝醉了伤身!”

    莫玲玲没好气道:“虽然我没喝过酒,但女人天生自带三分酒量,喝醉了正好睡觉!”

    我暗道:“女人自带三分酒量是假,自带三分醋意才对!”

    在邬倩倩的鼓动下,在场的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真有不醉不归的豪气。

    连女人都喝酒了,我们三个大男人当然变得更加生猛,一个劲地喝个不停。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