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八十五章 自食其力过生活

    第八十五章自食其力过生活

    当我失魂落魄地出现在娘的面前时,娘拉住我的手,悲痛道:“儿啊,娘从电视里看到你的同学了,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我安慰娘道:“娘,我同学是被黑帮的人害死的,黑帮的人真是太可恶了,但老天有眼,总算恶有恶报,坏人最终还是受到了法律的惩罚。”

    娘生气道:“你还想骗娘,到超市里买东西的人都在背后议论娘,说我生了个能干的儿子,交的朋友一个个都是草莽英雄。我看哪里是英雄,都是一个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我噗通一声跪在了娘的面前,泪流满面道:“娘,儿子不孝,儿子是怕娘担心,才一直瞒着您的。其实我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儿子也是身不由己啊!”

    于是我把读大学以来的主要经历讲给了娘听。

    听完之后娘搧了我一个耳光,这是娘平生第一次抽我的嘴巴子。娘哆嗦着瘦弱弯曲的身子道:“你这个不孝子,你是想要娘的命啊!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让娘死后怎么跟你的死鬼爹交代啊?”

    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磕头如捣蒜,向娘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了,更不敢再对娘撒谎了!

    娘哭累了,才让我起来。她说:“儿啊,娘这辈子都是在苦水中泡大的,娘也不指望你能大富大贵,当多大的官,发多大的财。只要在娘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生活有个着落,最好再给娘生个大胖孙子,娘就死也瞑目了。到了下面,娘也好跟你爹有个交代。”

    娘说完就进了厨房,准备给我做好吃的。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思考着自己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

    突然一阵急剧的敲门声把我从沉思中惊醒。我开门看到一个高胖的黑大汉,甩着手中的文件,粗鲁道:“喂,我是这套房子的房东,这是我和姓马的签的合同。由于姓马的已死,合同自然终止。我限你们三日内搬出去,否则,就要把你们告上法庭。”

    我对这个毫无礼貌可言的房东十分来气,便愤愤道:“让我们搬出去可以,但你必须把剩下的租金退还给我!”

    那黑脸房东冷笑道:“退还给你?你算老几?合同是你和我签的吗?就算要退,也该退给姓马的,有本事你让他活过来啊!”

    我一时语塞,拳头攥得啪啪响,对其怒目而视。

    房东讥笑道:“吆呵,还想打人是怎么的?来,冲这里打,你要不敢打就是个孙子!”

    我实在怒不可遏,准备把其伸出的头颅当成沙袋来打。这时候,娘拉住了我的胳膊,陪着笑脸道:“房东,我儿子不懂事,实在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们三天内会搬出去,您先去忙吧。”

    房东骂骂咧咧地走了,气得我咬牙切齿,眼泪在眼眶里转。

    娘叹气道:“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是咱娘俩这两个外地人。算了,看来娘这辈子就是吃苦受罪的命!”

    听娘这样说,我一直憋在眼眶里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悲痛道:“娘啊,都是儿子没用,让您受苦了!”

    我和娘抱头痛哭,伤心的往事一起涌上心头,使我几乎休克。

    第二天,我就到处找房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街头巷尾,但不是因为房租太高就是因为房子条件太差,所以跑了一天也没找到合适的。

    第三天,同样是无功而返。

    娘忧虑道:“马上就到房东限定的期限了,条件差点不要紧,娘不怕苦。娘先暂时住着,等以后条件好些了,再换房子也不迟。”

    听娘如此说,我便咬牙租了一间离娘上班最近的房间。说是最近,其实还是要走几里路;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家工厂曾经的储物间。

    屋内空间狭小,潮湿昏暗,除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张破旧的饭桌外,几乎站不下人。此外,蚊虫成群,蟑螂满屋爬,一不小心就能踩死一对。

    我对娘道:“娘,咱不住这里了,要不我们再看看其他地方?”

    娘微笑道:“换地方还能换到哪里?只有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最近,房租又低,我看这里挺不错,只要收拾一下就好了。”

    我们说干就干,把里里外外都打整了一遍,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了。我们几乎打死了上百只蟑螂,还在床下发现了一窝耗子。

    母耗子想逃,被我一脚踩中尾巴。它在窝里刚下了一窝仔,正唧唧吱吱地叫唤着要奶吃。我想把它们赶尽杀绝,一个不留。但娘心善,让我把它们全放了,多半是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了吧。

    为了转移娘的注意力,我开玩笑道:“娘,要不咱们把这只母耗子剥皮抽筋,炖了吃吧?”

    娘微嗔道:“你把它吃了,它那一窝仔还不都得饿死,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告诉娘是说着玩的,娘才转怒为笑,说我都老大不小的了,还这么顽皮。

    看到我们的“劳动成果”,我的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搬家那天,王大力也来帮忙。当他看到我娘的居住条件时,便把我拉出门外。几乎是生气道:“兄弟,你怎么能让婶子住这种地方呢?住在这种地方,再好的身体不出半年也得被拖垮。”

    我叹气道:“现在真是走投无路了,交了房租后我就身无分文了,娘打工的钱也只够平时开销的。等我想办法弄到钱,就马上让娘搬出去。”

    王大力也愁眉莫展道:“哎,我的家庭也不富裕,那点生活费还不够我一个人挥霍的。要不,从明天起,我们就去找工作,做兼职,自食其力吧?”

    我沉重地点头道:“嗯,好兄弟,咱们一起自食其力!”

    我和王大力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出去找活干,听说我们是大学生做兼职,那些老板们都不用我们。

    之后我们还帖了很多家教广告,但一直无人问津。后来终于有人打电话让我们去面谈。

    那天我正好有事,是王大力一个人去的。需要家教的是一个十五六岁正读高一的小妹子,她对王大力的印象还比较好,但她的父母却不干了。

    因为王大力长得太过五大三粗,虎背熊腰,虽然特别给人安全感,但他那双眼睛老是游移不定,在那个女孩子身上和她的母亲身上瞟来瞟去,不被人家当成色狼才怪。

    最后这个美差就被王大力给弄黄了,真是可惜。也不是吹牛,如果换作我去,那肯定是手到擒来。别的不说,我长的一脸老实相就特别让人放心。

    王大力听我这样说他就不服了,还嘲笑我道:“就你还老实,说不定头天给人家做家教,第二天就把人家做上床去了!我看你不是去找家教,是想当上门女婿吧?”

    我抓住他一阵痛打,他却笑得没心没肺的,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本書首发于看書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