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七十二章 叛徒下场实在惨

    第七十二章叛徒下场实在惨

    马雄飞最近爱上了闭目养神,盘腿坐在床上,眼睛一闭就是半天。我还以为他练就了坐着睡觉的本领,后来听他讲他哪里睡得着,他是在苦思冥想怎么收拾那两个叛徒呢。

    我也没有闲着,有空就琢磨无名前辈教我的那几招擒拿格斗招式,并旁若无人地练上一阵,还坚持每天练一会王大力的杠铃。

    马雄飞道:“兄弟,你别老是比划那几招花拳绣腿了,对付娘们还行,真要真刀真枪的干,恐怕就怂了。”

    我挑衅道:“大哥你别小看我这几招,我越琢磨越觉得自己入了门道,不信,咱俩就比划比划。”

    马雄飞翻身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没打招呼就冲我飞起一脚。要搁原来,我恐怕早被踢倒了,说不定还得晕菜。

    但现在的我身手灵活,连无名前辈都夸奖我骨骼惊奇。我一个侧闪便躲过了他这猛烈一击。

    马雄飞不依不饶,双拳并用,迅速地攻打我的面部,我被迫举起双手招架。他以为我这时的注意力肯定全都集中在上半身,所以便用右腿闪电般攻袭我的下盘。

    他这点招数,在无名前辈的指点下,我早就了然于胸。

    我轻轻一跃躲过了他的扫荡腿,顺势来了个猛虎下山,扑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我来了个倒拔杨柳,但我使出吃奶的劲都没能把他摔倒,因为这小子抱着我的腰呢,看来还真是个练家子。

    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来个千斤坠,双腿夹住他的腰,胳膊肘紧压他的胸,然后拼命往前趴。

    马雄飞的下盘终于乱了,一个趔趄我们都栽在了地上。马雄飞打出暂停的手势,于是我们停止了打斗,躺在地板上气喘吁吁,酣畅淋漓,十分过瘾。

    马雄飞缓过气道:“真没想到,三日不见,得对你小子刮目相看啊!坚持练下去,你肯定得壮得像头牛!不过你刚才那招有个破绽,如果我使出猴子摘桃,你恐怕这辈子就要断子绝孙了!”

    我恍然大悟,想起马雄飞刚才完全可以用膝盖猛攻我的裆部。我尴尬地笑了笑,发觉自己的后背渗出了冷汗。

    深秋了,天气萧瑟悲凉,花草树木都冷得直哆嗦,落花落叶落满地。但天凉人心暖,马雄飞的心此刻比阳光还温暖,因为莫玲玲终于给他回信了。

    虽然马雄飞没有把回信的内容告诉我,但从他嘚瑟的样子看,我知道肯定是好信。

    他每次出去前都要精心收拾一番,我猜测他多半是和莫玲玲约会去了,每到那时我的心宛若掉进了冰窖一般,哇凉哇凉的。

    我突然有些后悔帮他写了那三封情书。虽然马雄飞对我有恩,但我完全可以以其他方式报答,而不是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

    我在想如果莫玲玲知道那三封情书不是马雄飞而是我写的,她会作何感想呢?她会赏给马雄飞两耳光然后倾心于我吗?

    我不敢再往下想,我怕失去马雄飞这个兄弟,唯有任自己的心碎了一地,发出了玻璃破碎般的颤栗之音。

    我一反常态地想去图书馆逛逛,暂且打发这度日如年的光阴。在图书馆里,我看到了冷少天。

    他正和一个貌美如花的美人交谈。他看到我,眼神里依旧充满着不屑。我知道像他这种好学生是不屑和我这种与混混为伍的人交谈的,我在他的眼里也许连臭狗屎都不如。

    冷少天旁边的美人看到我在盯着他们看,便粲然一笑,与冷少天的冷漠形成了鲜明对比,稍稍给我的心带来了一丝温暖。

    我冲着她点点头,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了图书馆。

    从王大力的口中,我得知那个美女叫邬倩倩,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冷少天正在追求她,她似乎还没有答应,但二人保持着微妙的关系,经常一起去图书馆。

    班里的很多美女都认识我,但我不认识她们。我在班里早已颜面无存、名声扫地,也许像芙蓉姐姐那般的奇葩女人都不会对我感兴趣了,我哪里还有心思管别人的卿卿我我呢。

    正在我为感情纠结的那段时间,马雄飞一刻也没放松复仇之心,终于想出了收拾春辉和夏明的好办法。

    马雄飞神秘地关上宿舍门,把他的锦囊妙计一一讲给我和大力听。我思维敏捷,听了一遍就明白了。

    王大力憨厚老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马雄飞不厌其烦地跟他解释,终于才使他的大脑豁然开朗。

    春辉、夏明的女人和楚楚都是好姐妹。楚楚先假装和我闹翻分手,然后成天和他们腻在一起,使他们逐步放松戒备心。

    楚楚的任务就是摸清春辉、夏明身上的弱点以及他们经常出入的场所,何时身边带的小弟最少,何时是他们最放松警惕的时刻等。

    要摸清他们身上的弱点,必须是他们最信赖的人!我还没有龌龊到让楚楚以身试险、跟他们上床的程度。

    楚楚的两个姐妹,也就是那两个混蛋的女人对他们的弱点肯定是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楚楚能赢得她们的信任,便能从她们的口中探个究竟。

    但最让我担心的是,楚楚曾经是黄狄的初恋。我担心她被黄狄看穿而有危险,更担心她与黄狄旧情复燃。但为了报仇,我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听天由命了!

    收到楚楚的消息后,马雄飞当时就笑了,说了声“自作孽不可活”,便向我们道出了他的计划。

    春辉这个杂种有个坏毛病。别人是“事”后一支烟,他却是“事”后跑一圈,还美其名曰“事”后跑步能促进“子孙”的更新换代。

    夏明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喜欢酒后去洗脚城洗脚,而且必须一个人单独一个房间,之后还要留宿。洗完脚,估计他就跟一头死猪没什么区别了。

    摸清了他俩的弱点,再来收拾他们,还不是跟玩儿似的。

    行动之前,我提醒马雄飞道:“飞哥,黄狄和你之间不是你死就是他亡,要不连他一起收拾了吧?”

    马雄飞摇头道:“这次只收拾那两个叛徒,我和黄狄之间的恩怨以后再算!”

    复仇那天,收到楚楚的短信后我们便出发了。马雄飞、我和王大力三个人穿着清一色的黑衣黑裤黑皮鞋,戴着黑墨镜,外穿一条拉风的黑色风衣,俨然电影黑客帝国里的人。

    时值深夜,天冷刺骨,再加上内心的紧张刺激,我们三个浑身颤抖,仿佛不是要去害人而是知道要被害而害怕得哆嗦似的。

    我们在春辉住的宾馆楼下的花园里蹲着抽烟,耐心地等待着春辉“完事”后出来跑步。

    眼看要到凌晨一点,才看到春辉从宾馆门口出来,一边对着双手哈气一边往我们这边小步跑来。

    我们隐蔽好,躲在暗处看着这小子练长跑。他还真是能跑,跑了大约十分钟后终于停下来,然后慢走了一圈,最后坐在公园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悠哉地抽烟。

    我们悄悄地摸到他的身后,用早就准备好的麻袋突然套在了他的头上。他拼命叫喊着挣扎,王大力一棍子下去,他就像只绵羊般温顺地倒在了地上。

    王大力力大无穷,这一棍子下去打不死他,也得弄他个脑震荡。但我们事先说好不要他们的命,所以大力手下留情,估计这小子死不了。

    我们抽掉麻袋,但还是看到春辉半边的头发湿了,是被血染湿的。

    马雄飞道:“这个混蛋刚才喊叫了几声,估计保安马上就会过来。我们得赶紧撤。不过在撤离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以后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

    说完马雄飞就拿出一把雪亮的匕首,熟练地挑断了春辉的两条手筋,然后我们三人扬长而去。

    下一个目标是夏明。我们来到洗脚城,假装是来洗脚的客人。一边享受洗脚妹的温柔服务,一边观察着来往的各色人等。

    我中途谎称如厕,摸清了夏明的洗脚房间。

    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我们享受完毕。这时估计夏明和他的手下都该睡熟了。

    我们轻手轻脚地进了夏明的房间,听到他猪一般的呼噜声,暗叫天助。

    这次连麻袋都没派上用场,大力故技重施,一棍子就让夏明停止了难听的呼噜声。

    马雄飞再次熟练地挑断了夏明的两条脚筋,然后我们抽着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