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七十一章 自立门户又何妨

    第七十一章自立门户又何妨

    就在我要回校的头天晚上,小强钻进了我的被窝。你们千万别误会他要对我怎么样,虽然我也是一表人才,但小强可没有这个不良嗜好。

    小强和我长谈了一夜,讲了他的经历,我也告诉了他我的经历。我们惺惺相惜,也可以说是臭味相投,都掏心窝子说真心话。

    小强兴奋地把阿黄叫起来,点燃三炷香,对着关公灵位要我们三个义结金兰。

    我心想,你这是想效仿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啊!管他呢,多个兄弟多条路,结拜就结拜。

    小强道:“为表示诚意,我们必须喝血酒,还好我私藏了一瓶二锅头。”

    三杯酒倒满后,就开始切指滴血了。小强道:“虽然阿黄比我年龄大,但我先入师门,理应为大哥。将天最小,为三弟,阿黄就是老二。”

    小强一咬牙,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嗤啦划了一刀,鲜血滴在三杯酒里,瞬间洇红了酒水。

    阿黄由于还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切手指时用力过猛,竟切下一片肉来,顿时鲜血如注。

    他叫唤了一声,马上被小强堵住了嘴巴。小强嘘了一声道:“小声点,别让师父和小师妹听到。”

    阿黄把血滴在三个酒杯里,酒都变成了红墨水,看来他真的很有诚意。

    我也切了指,滴了血。然后我们三个跪作一排,把燃着的香举过头顶。

    小强道:“我说一句,你们就跟一句。关公在上,我段小强,今日与黄威和杨将天结为兄弟。”

    阿黄道:“我黄威,今日与段小强和杨将天结为兄弟。”

    我道:“我杨将天,今日与段小强和黄威结为兄弟。”

    小强继续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关头不离不弃,如违誓言,肛裂肠断!”

    我和黄威一一喊完,然后我们三个对着关公三叩首,喝血酒。由于怕师父听到动静,便没有摔酒杯。

    结拜礼毕,阿黄揉着惺忪的睡眼道:“程序走完了吗?走完了我去睡觉了哈!”

    我和小强差点被雷倒。小强咬牙切齿道:“睡吧,睡死你个没心没肺的!”

    我们又钻进被窝,小强兴奋道:“三弟,以后我想自己成立个帮派,自立门户,专门收拾那些社会上的小混混,让他们再也不敢无法无天。实不相瞒,我和老二这些年在外也结交了不少好兄弟,都是些讲义气有担当的铁哥们,以后你可得帮我啊!”

    我信誓旦旦道:“大哥放心,自立门户又有何妨,只要有用得着小弟的,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小强道:“三弟,你文化高,给咱们帮派起个响亮的名字,最好是让那些混混们能闻名丧胆的那种。”

    我思索了一番,兴奋道:“要不就以你和二哥的名字命名,叫强威帮吧?”

    小强拍手笑道:“好名字,有气势,强大威猛的帮派,看哪个敢惹!”

    小强之后还告诉我,无名前辈原来是少林寺的一个和尚,因尘缘未了,放不下从小青梅竹马但已嫁人的邻家妹妹。二人偷情被撞破后,无名前辈便被逐出少林寺。

    他有一身好武艺,但只想过远离尘嚣的清净生活,便带着邻家妹妹远走高飞。他们老来得女,但爱妻不幸难产离世。之后无名前辈又收了小强和阿黄为徒,自食其力,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我们就这样一直畅谈到天亮,迎接来黎明的曙光。

    吃了早饭后我又向孙无名叩了一头,准备回校了。临行前,我留了他们的电话,为了方便以后联系。

    进了宿舍,马雄飞一下抱住我,鼻涕眼泪就来了。稳定情绪后,他才对我道:“好兄弟,要不是你,我非得被黄狄那杂种砍死不可。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兄弟啦,大哥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说:“飞哥,其实我就是一个胆小如鼠、贪生怕死之人,但眼看你有生命危险,我不能再做孬种,袖手旁观啊!我必须得跟他们拼命!”

    马雄飞笑道:“好样的!兄弟!大哥没看错你!我算看出来了,黄狄是真的想要我的命!当初是他把女人输给了我,我还以为他是个无情无义的孬种,没想到他也是个血性男儿,想杀了我报仇呢!”

    马雄飞之后又告诉我,决战失败后,他的大部分兄弟都跟了武霸,他现在都快成孤家寡人了。

    决战之后,受伤的兄弟不计其数,都被送进了医院,有两名兄弟还因伤重,抢救无效而亡。

    公安局象征性地抓捕了几个无关痛痒的人,没关几天就给放了出来。武霸的爹是高官,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马雄飞的爹花了一笔钱,也能保儿子安然无恙。

    世态炎凉,有钱有权,就可无法无天。我终于明白了小强为何要成立一个正义帮派,发誓要教训那些无法无天的小混混了。

    马雄飞最后咬牙切齿道:“打拼了这么多年,直到今天我才算明白,一切都是浮云啊!我累了,准备退出这狗屁江湖,认真读点圣贤书了。但是在我退出之前,我一定要亲手收拾春辉和夏明这两个狗杂种!老子生平最恨背信弃义之人,他们为了利益出卖兄弟,我一定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王大力在一旁抱怨道:“你们两个太不够意思了,打架也不叫上我,看来你们根本没拿我当兄弟!”

    马雄飞这才笑道:“大力,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只是我本以为这次决战胜券在握,又加上你刚认我这个大哥,便没让你跟着我们一起冒险,也是为了你好!”

    王大力道:“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也最恨叛徒,如果要收拾那两个混蛋,一定要叫上我!”

    马雄飞道:“放心,这件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争取收拾了他们还能全身而退。”

    冷少天依旧泡他的图书馆,只有晚上才能看到他的人。他一天到晚闷着不说话,我真担心他早晚会憋出病来。

    其实我也挺羡慕他,能够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我翻出手机,开机后看到n个未接来电和一大堆短信,大部分都是楚楚的。我虽然并不爱楚楚,但和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就应该负责。

    我把楚楚约出来,又喝了个天翻地覆,然后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猜到了。

    我们变换着各种姿势交欢。令我吃惊的是,自从决战以后,也许是我的自信心暴涨,也许是吃了蛇胆的原因,我的功能一下变强了,能让楚楚欲仙欲死,她对我的爱又更深一层。

    马雄飞终于把第三封情书交给了莫玲玲,然后便祈祷般地等待着结果。

    我曾经在他面前打过包票,说莫玲玲看完三封情书后一定会给他个交代,所以我也充满期待地等待着。

    我养伤这几天一直在旷课,贺云再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使我无地自容,并惩罚我这学期都要站着听他的课。

    我很喜欢这样的惩罚,反正都已习惯了,主要还是因为站着才能看清莫玲玲的一举一动,我知道她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里。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