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六十一章 复读移情又别恋

    第六十一章复读移情又别恋

    我复读那年,高县一中为了建新校区,筹备资金,决定扩招,于是降低了招生门槛,录取分数线从六百多分一下降至五百多分。当然,高价生的分数底线就更低了。

    生源的素质因此良莠不齐,整个校园鱼龙混杂,熙熙攘攘犹如闹市。更令人气愤的是,由于高县位于两省交界处,隔壁省的学生竟也托人找关系,走后门,大批地涌进我们学校。

    后来才知道因为隔壁省人口较多,竞争压力大,高考分数线也相对较高。很多学生家长便想方设法帮子女弄到我省的户口,在我省读书,从而希望子女考个更加理想的大学。

    家长的望子成龙之心,我们都能体谅。但他们的子女来了,我们的竞争压力也就大了。

    有些愤愤不平者,也向教育局反映过这个情况,但官官相护,后来还是不了了之。

    高三的学生人数虽然翻了一番,但那些靠低门槛进来的人根本不足为虑,令我担忧的还是那些从隔壁省来的优等生。

    不久我就认识了其中一个,她叫马洁,相貌乖巧,皮肤白皙,性格温和,心地善良。

    她的品性都是我在和她不断深交的过程中发现的。但她的外表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

    皮肤白嫩,欺雪压霜,光滑如缎,能映日光。至于光滑到什么程度,我没有摸过,无从回答。

    我十分关注她,一节课下来,至少要瞅她上百回,因此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心。而和艾文在一起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艾文来信了,说她看了我的日记后,流了不少眼泪。让我好好复习,认真读书,争取考个北京的大学,她在那里等我。

    她还说放假会回来看我,让我不要爱上别的女生,否则她会和我同归于尽。

    我看后惊出一身冷汗,慌忙回信,信誓旦旦地表示要与其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马洁和我一样,也是个不懂拒绝的人,因此我对她的好,她照单全收,也不管我是否有恶意。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我盗亦有道,我盗的不是钱财,而是人心。

    我和马洁熟识后,便无话不说,偶尔还邀请她到我的住处,做饭给她吃。

    知道她喜欢吃鸡蛋,每次上晚自习的时候,我都会悄悄塞个煮熟的鸡蛋在她的抽屉里。她心照不宣,在我面前从未提及过此事,只是默默享受着这份温暖。

    她毫无防备,一颗白纸般的心逐渐烙上了我的印记。但她的行为更加深深地感动着我。

    她可以一连数月,坚持每天为一个路边乞讨的老人送去热乎乎的馒头;她可以为了放生小蝌蚪,而与同学争斗到脸红。

    我被她如水般的善良震撼着,终于在有一天鼓起勇气向她一诉相思之苦。

    她脸红了,比鲜艳的红苹果还要红。但她没有答应我,只是淡淡道:“我们都面临着高考,如临大敌,如果你有心于我,等高考结束后再说吧。”

    从那天起,马洁的话犹如圣旨一般激励着我奋勇前进。我拼命地学习,准备拿出一个好的成绩给她看。我拼命地写作,把我对幸福爱情的憧憬付诸笔端。

    我写的小说一半得到发表,一半石沉大海,但稿费还是可观的。

    我为娘买了几件新衣服,还买了只小黄狗,以排遣她内心的寂寥。小黄狗通体黄毛,因此取名阿黄,成了我家的一员。

    不久,我也收到了杨霄的来信。他在信上说一切都好,他找了几份家教,完全可以应付生活。还说清华大学果然不负盛名,人文、理工都走在时代的前列,他一定要再接再厉,崭露头角。然后说了些激励我的话。

    有次,我在校园里碰到了刘壮壮,他身边换了另外一个女生。

    我们同样吃惊地看着对方,然后拥抱,捶打。

    刘壮壮没心没肺道:“昔日我崇拜的天才,没想到也沦为了复读的奴隶!”

    “你小子也复读了?”

    “我天生就是复读的命,但爹娘只准我复读一年,再考不上本科,就让我外出打工!”

    我把刘壮壮拉到一边,用眼神瞟了一眼他刚才牵着的美女道:“小伙子,不错哦,又换新欢了?”

    刘壮壮揉揉鼻子,头抬得像只骄傲的小公鸡道:“我,刘壮壮,是何许人也,追这些小女生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不瞒你说,这都是第四个了!”

    我吃惊之余,真为这些掉入虎狼之口的小女生感到惋惜,鲜花也有依恋牛粪的时候,毕竟牛粪营养丰富嘛!

    我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陈凯迪和石勤高考的情况。刘壮壮叹息道:“他们分手了,个中缘由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现在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两个人的学校相距太远,感觉不现实,后来就没怎么联系了!”

    我不敢相信道:“肯定还有其他原因,石勤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刘壮壮哼了一声道:“陈凯迪也不是始乱终弃的人,你好好想想,当初石勤离开你的时候她是多么的决绝!”

    我不再追问他们分手的原因,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风飘远吧。

    时间在我的努力中不觉间逝去,我不断地调整着心态,脑神经衰弱的毛病也没再犯。

    我们期末考试前,杨霄和艾文就从北京结伴回来了。杨霄依然很朴实,没多大变化。艾文却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描眉搽脸,勃颈上还喷着浓郁刺鼻的香水。

    艾文像只花蝴蝶一样叮在我的身上,又亲又咬的,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推开她,问她变化为何如此之大。她说等我去了北京就会明白的,大学里哪个学生不是比吃比穿,拼男朋友,拼女朋友?更有甚者,还要拼爹!她还算是好的,然后把他们学校里的那些女生描述得个个都跟青楼女子似的。

    我对艾文的变化不置可否,暂且享受她在我身边的快乐时光。她帮我煮了几天饭,我们便放假了。我本来很想控制,但实在没控制住,还是和她颠鸾倒凤了几次,毕竟彼此都憋了几个月了。

    成绩出来,我的成绩已在班级中上等,半年来的努力算没有白费。那些隔壁省来的同学个个成绩优秀,令我们瞠目结舌,他们包揽了班级的前三名,马洁也在其列。

    我深感与马洁之间的差距,整个寒假没敢懈怠,认真复习,准备春节后更上一层楼。

    杨霄也很喜欢阿黄,亲昵地抚摸它,它感到舒服时便小声地叫唤。

    阿黄已经长成了半大狗,肌肉紧绷,牙齿锋利,狗牙仿佛装上了金刚钻,嚼起骨头来如吃豆腐。

    我们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杨霄、艾文又该返校了。其实,我们开校更早,过了大年初六就正式上课了。

    虽然有文件明文规定不准提前开校,要给学生减负,但学校一贯奉行“减负”等于“加正”的“真理”,把上级的文件当成废纸,丢在了废纸篓里。为了提高升学率,对学生采取魔鬼般的管理。

    我们有苦难言,但也只得硬着头皮抗住。离高考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大战在即,不敢掉以轻心。等我考去北京,再和杨霄谈古论今,再和艾文夜夜销魂也不迟,但我始终放不下马洁。

    艾文走后,我的注意力又集中在马洁身上。望着她如天使般的面庞,我的内心一阵饥渴。

    因此,在高考前我再次向她倾诉衷肠。她果断地生气道:“杨将天,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求你不要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我想她肯定知道了我和艾文的事,难怪这段时间对我如此冷淡。看来,花心也能害死人呐,我和马洁看来是有缘无分了。

    第二次参加高考,轻车熟路,但我的紧张感远比第一次强烈。因为第一次是破罐子破摔,这次却寄托着我莫大的希望。

    高考结束,我的心才平静下来,一个人躲在住处,静静地估了分,填报了志愿,然后等待着成绩出炉。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