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六十章 体验生活把工打(二)

    第六十章体验生活把工打

    来s地打工之前,我和艾文见了一面。见面地点就在我们同居的地方,我们难免又翻云覆雨了一番。分别之前,艾文交代我要坚持每天写日记,把我每天的经历写下来,回头给她看。

    我履行了承诺,用日记忠实地记录着自己每天的悲惨生活。我和杨霄再悲惨,也只有两个月。再看看那些工人们,长年累月地经受着如此的折磨,他们才是真惨。

    干建筑活的工人基本都是文盲,而且大多是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由于没文化,没技术,只有靠卖苦力养家糊口。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他们难免变得自私、贪婪,稍微有点好处,便一窝蜂地去抢。

    离家日久,有些工人难免耐不住寂寞,夜里便出入红灯区,发泄身心的痛苦。去的次数多了,个别工人不幸染上了性病,只得辞工回家看病,半年的辛苦一下付诸流水,挣的钱全都泡了汤,喂了狼。

    我和杨霄每天都累得筋疲力尽,很快就瘦了一圈。我们给工人们打下手,跑前跑后,铲灰递砖,比他们还要累。

    工人们干的事情不止是修建楼房,修路、挖下水道,甚至修建民居等各种各样的活都要干。狗蛋这杂种,凡是有利可图的活都接,也不怕把工人们累死。

    当然,实在撑不下去了,还是可以跟工头请假,休息个一天半天的。

    修路那几天,我和杨霄累得骨头都快散了架,便同时向工头请了一天假,然后相约去爬山。

    s地的山不是太高,也不太陡,不像家乡的山那般巍峨。我们沿着山民们早已踩出的山路前行。

    山风凉爽,吹去了全身疲惫;溪水清冽,冲洗着我们的脚板。我们自由地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忘记了一切烦恼,只想尽快地爬到山顶。

    在半山腰,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听到了此起彼伏的鸟啭虫鸣。更令我们欢喜的是,我们还发现了一棵粗壮的山核桃树和一棵野桑葚树,核桃和桑葚都已成熟,落的遍地都是。

    我们贪婪地吃着桑葚,嘴巴又红又紫,俨然电影里面的吸血鬼。我们用石块砸开山核桃,核桃仁清香美味,沁人心脾。

    最后,我们终于爬上了山顶,虽然累得满头大汗,<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txt’</font>但身心沐浴在阳光中,体会着一览众山小的境界,恍惚以为自己已得道成仙。

    我们欣赏够了山上的风景,便从山的另一面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不像上山时那般容易分辨,可能是山的这面人迹罕至的原因。

    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手中拿着棍棒,一路吆喝着壮胆,生怕突然从没腰的杂草中钻出来毒蛇猛兽一般。有时,鸟儿扑棱翅膀,蚂蚱飞到身上,都会把我们吓得又跳又叫,胆颤心惊。

    后来,我们在半山腰上看到了一条碗口粗细、两米多长的大蛇,正缠绕在一棵树上睡觉。

    我们吓得脸色铁青,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从旁边迂回过去。当进入安全地带时,才发现手心里满是冷汗。

    山中的风景虽美,但不是流连之地,我们花了上山的两倍时间才安全下山。回到住处,总算松了一口气,想想还真有点后怕。

    我把爬山的经历写进日记,第二天又开始了艰辛的劳动。

    两个月内,我们辗转了三个地方劳动,一次比一次条件艰苦。身心疲惫,我们只有自己找乐子。

    吃了晚饭,我和杨霄会去打一会台球。因此,在回家之前,我们的台球技术也基本练到家了。

    回家前一天,我和杨霄找到狗蛋,跟他结算我们的工资。这个黑心贼,只给我们开十五元一天。

    我们据理力争,说别的工人都是二十元一天,为何给我们开这么少。他的理由是我们年龄小,力气小,多劳多得,少劳少获。

    杨霄怒道:“放你娘的屁,我们一点也没有比那些工人少干活。他们偷懒耍滑的时候,我们也在干。我们靠自己的双手为你卖命,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不能这样坑我们。”

    狗蛋蛮横无理道:“只有这么多,你们爱要不要。”

    我和杨霄拉着他不放,说必须给我们开二十元一天,否则我们死也不会放手。

    狗蛋最后还是服了软,作了让步。我们拿到钱,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

    坐在回家的大巴车上,我怔怔地看着杨霄,吃惊道:“哥,你是不是生病了?看你的头发和眉头全黄了!”

    杨霄同样吃惊地对我说:“不会吧,你的也一样!”

    我们借来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两个月的艰辛劳动,毫无营养的饭食,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心灵的创伤,还有身体的病态。

    我想如果再不提高建筑工人的待遇,再不惩罚像狗蛋这样的黑心工头,建筑这个行业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断层。

    回到家,娘看到我们的模样,眼泪瞬间就跟流水似的。我们安慰娘道:“娘,别伤心,我们挣了钱,又锻炼了身体,真是一举两得。看,我们身上的肌肉都是一块一块的,像不像健美的青蛙?眉毛黄点也没啥,电视上不是有白眉大侠嘛,我们哥俩就是黄眉双骄!”

    娘被我们逗笑了,说要做好吃的给我们补补身子。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我们的头发和眉毛才渐渐恢复如初。

    后来娘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沓录取通知书,然后喜极而泣道:“霄儿,好孩子,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你被清华大学录取了,这里还有一封信”。

    信上说鉴于杨霄成绩优秀,娘没了,爹坐牢,生活确实困难,高县一中决定全额资助杨霄读完大学四年。我们都替杨霄感到高兴。

    其余的录取通知书都是我的,几个专科学校同时向我抛来了橄榄枝。后来我悄悄把通知书撕成碎片,抛洒的瞬间心口隐隐作痛。

    杨霄考上清华大学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望日村,妇孺皆知。村干部商议,决定由村民们凑钱,大摆筵席,为杨霄庆祝。

    娘和杨霄推辞不过,便任由他们折腾。杨霄那天浑身放光,犹如天神下凡。而我就是一个衬托他的跳梁小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很多人轮流向杨霄敬酒,却无人理我,我独自喝着闷酒。我和杨霄那天都醉了,一个是醉着都在笑,一个是醉着伴着心碎。

    杨霄去北京那天,全村老少都出来相送,他简直是在享受着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不过在村民们朴实的心灵里,认为考上清华大学,离当国家领导人也就不远了。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杨霄走后,我又送走了艾文,把我写的日记交给她,然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复读生涯。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