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十九章 体验生活把工打(一)

    第五十九章体验生活把工打

    高考答案出来后,我草草估了分,分数应该在二本线附近波动。也不管估得准不准,第一志愿我随便填了个离家比较远的二本院校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其他的志愿全部填的是专科学校的计算机专业。

    杨霄和艾文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一个填报了清华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一个填报了北京师范大学的教育学专业。

    我自觉惭愧,无脸和他们一起议论学校和专业,只想高考成绩快点出来,这个暑假早点结束,然后我背上行囊,独自外出读书。

    他们也许早看出了我的心思,都很照顾我的情绪,在我面前一般不会谈论成绩。

    成绩出来后,我还真佩服自己的估分天分,离二本线刚好差了八分。而杨霄和艾文的真实成绩比他们保守的估分还要高出几十分,被填报的大学录取已毫无悬念。

    这几天我一直度日如年,娘也变得沉默寡言。看着她弓如拱桥的背,听着她口中不时发出的的叹息声,我心如刀绞。

    冷战过后,娘对我说:“儿啊,娘相信你的天赋,去复读吧,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吧。”

    我噗通一声跪在了娘的面前,泪如泉涌,坦白交待了自己多次转科的愚蠢行为。娘听后更加坚定了要我去复读的决心。

    我擦干眼泪道:“娘,复读可以,但我暑假里要去挣钱,我不能再让您没日没夜地操劳了,您还不到四十岁,额头的皱纹都能夹死蚊子了。”

    娘扶起我,叹了口气,无奈道:“听马大婶讲狗蛋过几天就要走了,要不你就跟着他去s地打两个月工吧。”

    杨霄在一旁插腔道:“干娘,我也要去,我也想挣点学费。大学的学费贵,能挣一点算一点。我进了大学后就申请助学贷款,然后勤工俭学挣生活费。再说了,我和弟弟一起去,还能互相照顾。”

    娘的眼角湿润了,摩挲了一下杨霄的头,抽泣道:“多好的孩子啊,你爹再过几年就出狱了,他如果知道你考上了清华大学,肯定也会高兴得哭出来。”

    杨霄倔犟道:“我这辈子没有爹,只有娘和弟弟两个亲人啦。”还没说完,眼泪早流了下来。

    我被他们感染,多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实在撑不住,也早哭成了泪人。

    我们娘仨哭累了,娘边擦眼泪边道:“好吧,你们两个一起去,权当去体验一下生活吧,娘这就去跟<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玄幻?</font>马大婶说说。”

    不一会,娘就回来了,面带微笑道:“都说好了,狗蛋同意了,他说他就喜欢知识分子,过两天就走。你们这两天把该带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两天后,我们便背着大小行李出发了。狗蛋对我们很热情,但没过多久我们就发现了他其实是个两面三刀的人。

    狗蛋手下的工人还真不少,黑压压一片站在路边等车。大巴车来后,他们乱作一团,争先恐后地往车肚子里挤。

    很快我就知道了他们挤车的原因。虽然大巴车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改造,比先前能多容纳一倍人,但仍然是人多位少,拥挤不堪。

    我和杨霄挤在一块小地方,腿脚都伸不开,五脏六腑好像都挤作了一团,呼吸也有点困难。再看看狗蛋,他一个人坐在副驾上,正悠闲地哼着小曲。

    车子出发后,感觉才稍微好点。但时值炎炎夏季,满车子弥漫着烟味、汗味、脚臭味,恶臭难闻。也不知谁放了一个悠长的臭屁,那味道竟然持续了半个小时,熏得我晕头转向的。

    我们一连在车子上颠簸了几个小时,正当我昏昏欲睡时,车子戛然而止。杨霄推推我道:“坏事,车子被交警查住了。”

    工人们像被从大鱼口里吐出来似的鱼贯而出,站在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狗蛋满脸堆笑,正在与两个戴着大檐帽的交警周旋。但他的车子私自改造,又加严重超载,还是被交警强行拖走了。

    狗蛋无奈又从s地喊了两辆车,害得我们又等了几个小时才再次坐上车。这下每个人都有了座位,比先前舒服多了。

    途径一饭店停车,听说里面的饭菜难吃奇贵,最便宜的就是泡面了,一桶十元。我和杨霄每人吃了桶泡面完事。我猜测司机和饭店的老板早就勾搭好了,只要帮老板拉生意,不但有提成,而且还免了司机的饭钱。

    吃了饭再次上车出发,折腾了一天一夜,总算到了s地。当天下午,我和杨霄收拾好床铺后,在s地逛了一圈。

    s地是个帽壳大小的地方,但位处平原,地势十分平坦,比我们山区的交通要好得多。

    我们的床铺其实就是把砖块摊平,上面铺上席子,垫上棉絮完事,简陋得还不如街上的叫花子。还好是在夏天,如果换成冬天,非冻死不可。

    晚饭吃的是炒茄子,茄子老而无油,味同嚼蜡,难以下咽。但因肚子咕咕叫得像装了只饥饿的青蛙,我还是皱着眉头填饱了肚子。

    我们睡得很早,因为工头说了凌晨五点半就要起床吃早饭,六点准时开工。狗蛋是大工头,手下有几个小工头,专门管理工人。

    我和杨霄虽然睡得早,但蚊子叫嚣,驱赶不散,大有不吸饱我们的血决不罢休的打算。于是我们翻来覆去睡不着,只有东一句西一句地乱聊。正聊着,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肯定是晚上吃坏了肚子。

    我捂着肚子到处找不到厕所,便随便找了个空地就地解决。括约肌一阵抽搐,就把疼痛排泄了出去。

    后来我们实在太困,还是睡着了。正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起床的铃声突然刺耳地响起来。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抬头望望天,星星还挂在半天空呢。但实在没有办法,多少打工的人不是披着星星,戴着月亮在谋生呢?

    我还在慢腾腾地穿衣,突然听到外面一叠声乱骂:“妈的,哪个坏种在这里拉了屎,这么早就被老子踩上了,真是晦气!要不是老子反应快,肯定一跤滑倒,说不定就得栽个狗吃屎,草!”

    我暗叫不好,但还是忍不住笑起来。杨霄看到我的表情,马上明白了一切,也跟着笑起来。

    一连三天,我们都跟垃圾打交道。工头欺负我们是新人,让我们清理楼房的垃圾。我们一间间地清理,又脏又累暂且不说,一些偷懒的工人还在房间里撒尿,骚臭难闻;更有甚者,直接在房间里拉屎,东一堆,西一坨,臭气熏天,害得我三天都没吃好饭。

    再说说饭食,早上吃馒头,喝稀饭,还能凑合;中午吃面条,清汤寡水,无滋无味;晚上又是吃馒头,喝稀饭。下馒头的菜不是冬瓜,就是茄子,而且无半点油星。

    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大喊谢天谢地,好歹有白面馒头吃。但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经济发展了,科技进步了,生活都在奔小康了,还让我们吃这些,狗蛋的良心难道真被狗吃了!

    我在心里把狗蛋的祖宗八辈都骂了个遍,但还是得像头牛一样地干活。手磨破了,抹点黄土;胳膊酸了,互相按摩。我和杨霄有几次打退堂鼓,想撒手不干了,但马上就会想到苦命的娘,我们只有咬牙坚持下去。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