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十八章 高考结束心纷乱

    第五十八章高考结束心纷乱

    我把转科的事告诉了娘。娘平静道:“自己的路自己走,娘也不能左右你。你杨铁锤大爷的儿子,小名叫狗蛋的回来了,他在外面闯荡了许多年,见过大世面,听说现在是个包工头,也许他能帮你出出主意。”

    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去找狗蛋,他满脸黝黑,笑起来龇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当听到我的疑惑时,他俨然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道:“小兄弟,哥哥我以前读书时,不是吹牛,也是方圆几十里的名秀才,写的一手好文章。文人清高,一点不假。我自恃发表了几篇小说,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辍学出去闯荡。几年下来,我是人也瘦了,脸也黑了,最后被生活逼迫得给人打工。混了这么多年,才算混出个人样来。现在是大力发展经济的时代,电脑、手机都在逐步普及,国家缺的就是理工科的人才。文人?文人算什么?酸秀才,穷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兄弟,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还是回家好好考虑一下吧。”

    整个寒假,狗蛋的话一直困扰着我,刺激着我,使我陷入纠结的境地,不知到底该何去何从。但我最终在开校后还是找到了原理科班的班主任,请求她让我回去。她二话没说便答应了我的请求。

    我又向现在的文科班班主任提出了回原班的想法,他沉默了一会,无奈地对我说:“其实你的成绩还是可以的,继续努力的话,考个重点大学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你既然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好强求,选择了就不要后悔!”

    回到原班后,我和艾文又能出双入对了。在艾文的辅导下,我狂补数理化。一粒种子生了根,发了芽,开了花,眼看就到结果的时候,却生了虫。

    这段时间的刻苦努力,唤醒了我脑神经衰弱的老毛病,一看书就头疼,最后我索性连书都不碰了。

    艾文为我哭鼻子,抹眼泪,干着急却帮不上忙。上课的时候,我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讲,便胡写乱画。写点不着边际的小说,写点露骨的爱情打油诗,无聊地打发时间。

    每次上语文课,我都能表现一番。因为班主任说在上课前,会留给同学们几分钟的时间朗读一段自己写的东西。而我每次都会自告奋勇地朗诵我的爱情诗。

    时间一久,我的自我表现的行为就招来了部分同学的非议。有的说我脸皮厚如城墙,写那么露骨的爱情诗,简直不要脸;有的说我肯定和班主任有一腿,不然班主任为何每次听我朗诵时都会面带微笑<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都市?</font>呢。

    我对这样的非议漠然视之,我都是自暴自弃、得过且过的人了,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我的成绩不断下滑,在学期结束时基本跌入了谷底。看着不堪入目的成绩,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艾文对我说:“亲爱的,我知道你讨厌理科,本来以为你只要努力,成绩一定会上去。但天意弄人,成绩不但没上去,你的大脑也不听使唤了。我看,你再找班主任求求情,还是去读文科吧。”

    我彻夜难眠,一直在忏悔自己是个毫无主见的人,听风就是雨,不懂得坚持自己的选择。

    我挣扎了一夜,第二天便又找到班主任,说出了我想再次转读文科的想法。班主任这次没有了笑容,沉默了半天,才道:“以你现在的成绩,考个二本是不可能了,我就放下这张老脸,再去给你说说看吧。”

    很快,班主任就给了我答复。她气冲冲地说:“你上次读的那个文科班的班主任是我的同学,没想到他连老同学的面子都不给了,还说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真是气死人了!”

    我听后诚惶诚恐,半是担忧半是内疚。我连连向班主任道歉道:“对不起,班主任,让您受委屈了!”

    班主任叹了一口气道:“我再帮你去另外一个文科班问问。”

    幸好这个文科班的班主任接收了我,才使我不致于“无班可归”。

    我瞎折腾地转了几次班,白白浪费了高二整整一年。杨霄的成绩一直位居全校前几名,艾文的成绩也不差,也在前几十名之列。而我就惨了,下滑到千名之外,这比蹦极的速度都来得快。

    杨霄的梦想是考上清华大学,每次他都说离自己的梦想还有一定差距,必须加倍努力。我听后简直无地自容,自卑得想要跳河。

    高三的日子里,同学们的紧张感进入了白炽化状态,个个摩拳擦掌,大有一副“不成功便成仁”,誓与高考共存亡的豪情壮志。

    我被这种紧张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成天精神萎靡不振,一副永远睡不醒的样子。

    有天,我在学校的操场上碰到了刘壮壮,他正牵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的手散步。我四处张望,没有看到他的死党陈凯迪的身影。

    我笑嘻嘻道:“壮壮,没想到你也恋爱了啊!”

    刘壮壮没好气道:“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你们一个个地抱得美人归,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我就不能最后搭乘一下爱情的末班车?”

    我被他的一番玩笑话说得张口结舌,脸红到脖子根。再看那个女生,娇小玲珑,小鸟依人,顾盼多情,正低着头扯衣角,显然是被刘壮壮说得羞涩了。

    刘壮壮把我拉到一边,神秘道:“陈凯迪和石勤早就同居了,听说石勤还打过一次胎,你小子可得注意点,千万别把女朋友的肚子搞大了。”

    我听后内心瞬间翻江倒海,但还是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装作没事人一样道:“嗨,她打不打胎管我屁事,我们早就是陌路人了。”

    一连几天,我都沉浸在石勤打胎的悲痛中。想象他们同居的情景,想象她打胎经历的痛苦。想得越是仔细,内心越是痛苦。

    我以自己经历的爱情为素材,创作了一篇以悲剧结尾的爱情故事,投给了报社。

    日子照常如流水般逝去,距离高考的时间也进入倒计时。别的同学都沉浸在紧张的复习当中,而我却不焦不躁,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打算。

    距离高考只有两个月的时候,突然全国爆发了如瘟疫般可怕的禽流感病毒。满大街的人都戴上口罩,以免不小心被禽流感入侵,一命呜呼。

    禽流感弄得全国人民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被病毒害死的人数也在逐渐增加。稍有发热感冒者都害怕得要死。

    听说喝板蓝根冲剂可以预防禽流感,药店的板蓝根马上被抢购一空,生产板蓝根的厂家没日没夜地生产,还是供不应求。

    学校也采取了一定的措施,高一、高二的学生全部放假,高三的学生全体住校,大部分住在高一、高二的教室里。另外,每日都要对教室和宿舍消毒,以免一人得病,全校感染。

    一千多名学生住在一起,阵容可想而知。但心静如水者照样如往常一样认真复习,心神不静者东拉西扯,虚度着最后的光阴。

    高考来临的时候,禽流感疫苗也问世了。大家终于舒了一口气,但仍有小心翼翼者带着口罩参加考试。

    我浑浑噩噩地参加完考试,心里没有一点底,能否考上二本,就听天由命吧。

    高考一结束,有的同学就把书收拾好,作好了复读的准备;但更多的同学不是把书卖了,就是付诸一炬,渲泄着终于结束高三黑暗生活的复杂心情。更有甚者,把没考好的原因也归罪于禽流感。禽流感也受不了这等委屈,便从此销声匿迹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