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十六章 神经错乱因失恋

    第五十六章神经错乱因失恋

    眼看就要到开校的时间,我和杨霄提前几天返校。我找到女房东退房,准备另外租房。

    女房东也许听说了我和唐家豪打架的事情,也没多问,便欣然答应了。

    找到房后,杨霄帮我搬了家。一切收拾妥当后,又耍了两天,便正式开校了。

    我本以为经过一个寒假的修养,大脑应该会恢复如初。可我错了,当我拿起书本试图记忆时,大脑一点不听使唤,过目不忘的天赋凭空消失。

    我的注意力再也难以集中,书本上的汉字简直像甲骨文或蝌蚪文似的,难以被我的大脑接受。

    我诚惶诚恐地混日子,不停地吃药看病,失眠头痛的症状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说也奇怪,我看书时头疼,但成夜地在网吧上网却精神十足,难道我天生不是块读书的料?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咒语在我脑海里翻腾不息,难道我又是一个江郎才尽的方仲永吗?

    在我绝望的时候,我想起了精神支柱高尔基。人,也许都要经历这样那样的磨难,然后才会最终走向成功。唐僧都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最后才取得真经,我这点磨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把自己当成高尔基,调整心态,准备放松身心地学习、生活。我妄图做到看书时不头疼,睡觉时不胡思乱想。

    但这次连精神支柱都拯救不了我,我一般坚持不了几天,就会打退堂鼓。头一疼,我便自我安慰道:“等头不疼时再好好看书,这次先去网吧放松一下,下不为例。”从网吧出来后,我又开始自责和忏悔。

    但忏悔后没过几天又就范了,我就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虚耗光阴,甚至让我对精神支柱都产生了动摇和质疑。

    有天,我在学校里碰到了艾文。她有点生气道:“杨将天,你太不够意思了,悄无声息地就搬出去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我脸红道:“你也知道我和唐家豪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没有办法了才另外租房的。”

    “那你也该告诉我们一声啊。”

    “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跟你讲呢。”

    “骗人,放学后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

    “好啊,放学后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艾文跟着我来到住处,看着我<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仙侠:</font>凌乱的房间,放下书包,就开始帮我收拾起来。

    我不好意思道:“看我房间乱的,我又不会收拾,一个人习惯了。中午要不就在我这里吃吧?”我只是客套一下,没想到艾文很爽快地答应了。

    吃饭时,艾文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秘密。她神秘地说:“自从你搬出去之后,唐家豪还是经常夜不归宿。一次,他喝高了酒,和我们聊天的过程中提到你,便洋洋得意地说你和石勤分手的事都是拜他所赐。他说他知道石勤一般周五下午放学都会来找你,他算好时间,然后找你大声地谈那天的丑事,刚好被石勤听到了。”

    我的心里一阵痉挛,手指攥得嘎嘣响,恨不得把唐家豪当成一只苍蝇捏死在手心里。我本来很想骂:“唐家豪,你个畜牲,设计拆散我和石勤也就罢了,还到处宣扬我的丑事,我咒你舌上长丁,屁股上长疮,每个月都得次口腔溃疡!”

    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平静道:“算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你们还是离他远点。”

    艾文生气道:“我们早看出唐家豪不是个好东西,只是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是不伤和气为好。”

    吃了午饭,艾文伸了个懒腰,脸红道:“我能不能在你床上躺一下?不然下午上课很困的。”

    我点点头,她高兴地和衣而睡。等我洗完碗,她已经睡着了。望着她白净的瓜子脸,安静的笑容,我突然发现艾文是个很耐看的女孩子,越看越好看。而且她脾气好,人又贤惠,以后肯定是个贤妻良母。

    我把自己从想象中像大便一样拉出来,收住目光,坐在桌前发呆。直到艾文睡醒后,我们才一起向学校走去。

    艾文知道我的住处后,隔三岔五都到我这里来蹭顿饭,给我寂寞空虚的心灵无意中带来一点安慰。她每次来都会从图书馆带本书,说读书是她唯一的爱好。

    我自愧不如,自从脑神经衰弱后,我很少看书了,包括那些心爱的小说。提到小说,艾文就来了精神,兴奋道:“你写的东西我基本都看过,我很喜欢你的文风,喜欢你的质朴干净的语言,你一定要再接再厉哦。”

    在艾文的鼓励下,我也经常从学校的图书馆借书出来看,经常出没在街边的书摊上,看到喜欢的盗版书就买回来看。

    时间一久,我发现看小说时大脑虽然高度亢奋,影响我的睡眠,但没有了拿起课本时的那种头痛欲裂的可怕感觉。

    在此期间,我看了很多名人的传记,妄图从这些伟人身上寻找拯救自己的灵丹妙药。我还看了很多成功学方面的书籍,背下了很多名言警句,妄图从这些金玉良言中发现真理。

    我一旦遇到挫折,都会在脑海里回忆着这些人的事迹,默念着他们的金玉良言。起初,我的大脑还会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浑身充满力量,感觉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

    但没过多久,我虚构的精神围墙便会轰然倒塌,把我砸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我又开始堕落了,堕落一段时间后,良心发现,我再次开始默念口诀,把自己想象成马克思、列宁、爱因斯坦等大圣大贤,但一般都以失败告终。

    我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不断地批判自己,“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使我不能自拔。我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逐渐迷失了自己,以致长久放弃了精神支柱的力量,迷失在自己虚构的虚幻世界里。

    直到那一天,我的精神一下子跌到了低谷,差点再也爬不起来。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春天都悄无声息地光临大地很久了,万物被春姑娘滋润得生机勃勃,花草树木都抬起了高傲的头颅欢笑。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懒洋洋地漫步,不经意间看到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在手牵手散步。男的瘦高个,风流倜傥;女的也是瘦高个,气质高雅。

    我浑身一哆嗦,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闭上眼睛,手捂胸口,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时泪流满面。我突然觉得自己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不幸儿,而从眼前消失的这对情侣才是上天的宠儿。

    他们真的是天生一对,一个高富帅,一个白富美,一个阳光大气,一个倾国倾城,一个是我的好兄弟陈凯迪,一个是我昔人的爱人石勤。

    我当时很想冲上去质问他们,但我已失去了曾经的勇气和魄力,现在的我只有瘫如烂泥,独自哭泣。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