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十五章 分道扬镳心决绝

    第五十五章分道扬镳心决绝

    我实在讲不下去了,因为泪水已朦胧了我的双眼,我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听众席上也一片唏嘘,肯定褒贬不一。再看看老婆莫玲玲,眼角湿润,秀眉紧锁,肯定为我隐瞒了她这些事而不满吧。

    丈母娘面无表情,不愠不怒,真无法和以前那个暴跳如雷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我用纸巾擦干泪水,低头看表,都快到中午了。我告诉听众们先自由活动,吃了午饭后再回来继续听我讲述。

    那个扎着马尾的女记者果然敬业,抓住机会向我刨根问底,问我那次酒后丧德事件后到底得了什么病,问我这段往事是否影响到我的一生。

    一个清纯的女人如此八卦地问我这些敏感话题,真的叫我头疼。我无语地摇摇头,虽然我极有涵养,但面对这样直言不讳的女人还是无法完全控制情绪。

    我没好气地批评她不该揭我的伤疤,更不该刨根问底地打听我的隐私,她终于知难而退,闭上了她的血盆大口。

    我来到丈母娘和老婆面前,老婆拧了一下我的胳膊,咬牙切齿道:“好你个花心贼,以前还骗我说把第一次给了我,现在怎么解释?”

    我死皮赖脸道:“那时少不更事,而且是醉酒后被迫就范的,不算不算。”

    莫玲玲用玉指狠狠地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哼了一声道:“今天人多,看老娘回去怎么收拾你!”

    吃了午饭,大家都有了精神,我也调整好情绪,继续聒噪了。

    我没有回住处,在空荡的大街上游荡累了,便去了学校附近的那家网吧。

    刚走进网吧,我就看到陈凯迪和刘壮壮正在疯狂地打怪升级。我拍了下他们的背,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到我,异口同声道:“哪阵风把你小子吹来了?”

    我像焉了吧唧的茄子般有气无力道:“是股歪风,鬼风,妖风,反正不是什么好风。我本来也想上通宵,没想到遇到了你们,走,我请你们喝酒!”

    我们来到小吃街,随便点了几个小吃,便一杯杯喝起啤酒来。

    从刘壮壮口中,我得知他和陈凯迪现在一起租房住,更是如鱼得水,经常去网吧上通宵。黄涛果然去了沿海一家工厂打工,之后就没有联系了。

    刘壮壮见我沮丧无神,便没脸没皮道:“咋了,兄弟?失恋了还是失shen了?”这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还真是一语中的。

    陈凯迪掐了一下刘壮壮,转脸对我道:“遇到什么发愁的事了?说出来看兄弟们能不能帮得上忙!”

    我借着酒劲,把我的遭遇道了出来。刘壮壮听后哈哈大笑道:“没想到连你都会步老子后尘,真是老天有眼啊!”

    我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喝闷酒。过了半天,陈凯迪才道:“兄弟,要不我们帮你教训一下那个叫唐家豪<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都市</font>的,给你出口气?”

    我慵懒地摇摇头道:“算了,现在我最担心的是该怎么向石勤解释。”

    陈凯迪把手机递给我道:“给她打电话!”

    我拨通了石勤宿舍的电话,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埋怨道:“谁呀,这么晚了打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不好意思道:“实在对不起,我找石勤。”

    “石勤?出去了,多半去她男朋友那里去了。”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我听后心脏剧烈地疼痛起来,石勤到底去了哪里?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啊!

    我们三个两步并作一步走,三步并作两步行,一条街一条街地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终于在树人高中的校园附近,听到一声尖利的叫声。

    我们大步流星地冲过去,看到两个小混混正在对石勤动手动脚。二话不说,我们拿着砖头瓦片就朝他们招呼过去。他们看我们气势汹汹,撒腿就跑,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石勤看到我们,扭过脸去小声抽泣。陈凯迪二人知趣地走到一边抽烟。

    我一边流泪一边忏悔道:“勤,这件事不是像你听到的那样,一切都是个阴谋,希望你能耐心听我解释。”

    石勤终于扭过头来,泪流满面,花容失色,怒道:“我管你是阴谋还是阳谋,反正你就是条公狗!”骂完啐了我一口,便向校园跑去。

    我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便没有追上去,之后我们去了网吧。

    周末两天,我给石勤打了无数个电话,把她的室友都弄烦了,她就是不接,最后索性让电话变成繁忙状态。

    我绝望地联想到石勤这次肯定死了心,不会再理我了。她肯定做梦都不会想到我这个在她心里是潜力股的能成为她未来老公的人竟然那么肮脏无耻!

    我躲在房间里借酒浇愁,不愿意见任何人,连杨霄来我都没让他进来,但唐家豪敲门时我马上就开了门。

    我把唐家豪一把拉进来,顺手关上门,对着他丑恶的脸就是一耳光,然后便和他扭打起来。

    唐家豪毕竟比我大两三岁,我没他力气大,虽然吃了亏,但我不屈不挠,决心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我拿起菜刀乱砍,由于空间狭小,他躲闪不及,用手臂拦挡,被我一刀砍中右手腕,哀嚎一声,鲜血如注。

    艾文和郑爽听到动静,慌忙过来,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郑爽大吼一声:“住手!不然我报警了!”

    我们停止了打斗,郑爽陪唐家豪去门诊包扎,艾文留下来帮我收拾残局。

    我的房间里狼藉一片,打了碗,摔了盘,米面满地,像狗窝一般。艾文不声不响地帮我打扫,我流着泪发呆。

    这场打架风波过后,我和唐家豪彻底成了仇人。他每次看到我都是怒目而视,嘴巴里小声地嘟哝着肮脏的字眼;或者对着我房间的门口吐上一口唾沫或浓痰,以示对我的厌恶。

    我的思想早就麻木了,对他的举动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班主任夏雨最终还是找我谈了话,说我第一次逃课没理我,但我之后竟然连逃了三天课,连声招呼都没有跟她打,真是太不应该。

    我羞得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撒谎骗夏雨,说是娘生了急病,回家照顾娘去了。

    她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又看我态度诚恳,便原谅了我,告诫我即使有事,下次也一定要请假,我唯唯诺诺地连声答应。

    我找了个合适的机会终于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杨霄,杨霄听后怒不可遏,非要找唐家豪算账。在我再三央求下,他才作罢。

    之后,我在树人高中校门口守过几次,但都以失望告终。石勤啊,如果你不愿见我,不愿听我解释,那我们就只有分道扬镳了。从此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我真的不愿看见你伤心啊!

    由于过分悲痛,加上无节制的醉酒,我彻底失眠了,脑袋仿佛要炸裂般疼痛。

    我不得不戒了酒,也不去上通宵了,虽然有所缓解,但仍然夜不能寐。

    我看了医生,医生说我多半是脑神经衰弱,需要静养,然后给我开了一些静心养气的药。

    天气越来越冷,我和杨霄一个月回一次家看娘。既然我和石勤的恋情开始时没告诉娘,结束了更没有必要让她老人家知道了。

    我每回趟家,都会发现娘的背弯一些,再弯一些,慢慢弓成了一座桥。我下决心打起精神,认真读书,安心写作。但我一拿起书本,脑袋就会不自觉地痛起来,好像手中拿着的是误人子弟的邪书。

    从期中考试到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呈直线下降。夏雨找我谈了一次话,苦口婆心地劝我迷途知返,但我告诉她我现在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娘知道我的成绩后,一反常态地没有骂我,也没有和我冷战,而是温柔地对我说:“儿啊,你已经长大了,也不用娘啰嗦了,走好自己的路就行了。”她越是这样,我的心里越是痛苦。娘啊,您怎么不骂我几句,打我一顿呢?

    寒假里,我终于收到杂志社寄来的信。拿着沉甸甸的杂志和喜人的稿费,从我内心的阴霾中才算升起了一丝曙光。

    我在寒假里独善其身,帮娘做家务,安静写小说,希望该死的脑神经衰弱早日离我而去。可我总是不自觉地想起石勤,想起和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心如刀绞,然后失眠依旧。

    命运就这样在我成长的轨迹中划上了一刀,伤口一旦出现,也许永远无法愈合。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