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十一章 宿舍解体周磊亡

    第五十一章宿舍解体周磊亡

    我们晚上翻墙去网吧上通宵的行为被一些耐不住寂寞的同学所效仿,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当然,这段时间我在认真构思小说,只是偶尔陪他们去一次,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和杨霄一起用功。

    后来发生的一件悲剧使我感到庆幸,更感到后怕。那天晚上,陈凯迪请我们在食堂吃饭,席间难免又推杯换盏。由于心情好,大家都多喝了两杯。

    我的小说接近尾声,正是关键时刻,再加把劲就能完稿了。因此在他们的再三怂恿下我也坚持没去网吧。

    他们四个两两一组向网吧进军。陈凯迪和刘壮壮在网吧等了很久,都不见黄涛和周磊的踪影。

    又过了一会,只见黄涛泪流满面、满脸惊恐地出现在网吧里,拉起他们就往外走。

    陈凯迪二人被黄涛的表情和颤抖的声音吓住了,忙问出了什么事情。

    黄涛舌头直打转,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周磊,他,他,死了。”

    陈凯迪二人同时“啊”了一声,额头顿时冒出冷汗,怔在原地半天后,才跟着黄涛一起跑向周磊的位置。

    他们借着昏黄的路灯看到周磊头上有个鸡蛋大小的窟窿,正汩汩地冒着血,红白间杂,白的应该是脑浆。

    陈凯迪一屁股坐在地上,自言自语道:“完了,这下全完了。”

    刘壮壮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腿早就发了软,话也说不出来了。

    夜越来越深,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灯光以外,漆黑一片,一如他们此刻的心情。

    又过了许久,黄涛擦干眼泪,忏悔似的道:“都怪我,周磊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墙头,我催他快点跳,他说腿软,不敢跳。我说他真是熊包,就推了他一把,没想到他身子一歪,头朝下就撞到了石头的尖棱上。以前这里没有石头,肯定是哪个上网的王八蛋放在这儿的。”

    黄涛讲完,他们都叹了一口长长的气,然后是死一般的沉寂。最后,还是黄涛打破了沉默,他似乎作了最坏的打算,下了最后的决心,坚定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和你们无关,明天一早我就去找校长自首。”

    陈凯迪骂道:“你的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你去自首,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黄涛一下火了,他还是第一次在陈凯迪面前冒火,他怒道:“老子<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网游/</font>说了一个人承担,不会让你们受牵连!”

    刘壮壮拍拍黄涛的肩膀,小声道:“冷静,兄弟,大哥不是胆小鬼,只是不想看到你被学校开除,弄不好我们都要被开除。”

    他们三个一夜未眠,静静地守候着周磊的尸体,商量着该如何处置。

    天一亮,他们三个便去找到校长,告诉了周磊死亡的消息,当然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肖仁一听,脸都绿了,雷霆震怒,把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拿出手机先报案,再通知周磊的父母。

    就在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同时,周磊的父母正火急火燎地从乡下往城里赶。一到学校,他们就扭住肖仁,死也不放,好像他就是杀人凶手似的。

    后来他们索性守住儿子的尸体,阻挠公安人员办案,最后把儿子的尸体用架车推到县政府门口,要求还他们一个公道,还他们独生子的命来。

    县委书记和县长震怒,立即撤销了肖仁的校长职务,责令刑侦大队迅速破案。

    经过几天的侦查和尸检,最后得出结论:周磊系酒后翻墙,误撞石头而亡,纯属意外事件。

    另外,在办案人员的死磨软泡之下,黄涛等人最后还是道出了事情真相。黄涛被开除,陈凯迪和刘壮壮留校察看,但被撵出宿舍,成为走读生。

    周磊的父母在获得校方数十万的赔偿后才算息诉罢访,把儿子的尸体拖回老家安葬。

    我和杨霄得知事情真相后,都瞠目结舌,伫立良久,然后双双泪流满面。

    新任校长叫王如强,从县教育局新调来的。他走马上任,就大刀阔斧地整顿校风校纪。先是增高学校院墙,插满碎玻璃;然后招聘安保人员,不分昼夜地在校园内巡视。

    那些妄图翻墙出去上通宵的蠢蠢欲动者,因为有周磊的前车之鉴,又加新任校长新官上任的“三把火”,都本本分分地读书,暂时收敛了搞歪门邪道的心思。

    悲剧发生后,我的心一直处在飘渺的梦幻之中,感觉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也许只是一个噩梦,醒来后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但事实摆在眼前,昔日热闹的宿舍现在只剩下我和杨霄二人,冷冷清清的,一静下来,我就会忍不住回忆周磊等人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死命折磨着我,我的大脑几乎要崩溃了。

    终于,我下定决心出去租房。杨霄一听,立刻反对道:“弟弟,我们免一年的住宿费,现在才过一月有余,现在出去租房,不是很浪费吗?”

    我生气道:“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宿舍,自从周磊死后我一直精神恍惚,你不想看到一年后我也精神不正常吧?”

    杨霄无言以对,最后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弟弟,你去租房吧,我不会跟娘说,我还想继续住宿舍,过了这一年再说。”

    提到娘,我们有两三周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她老人家过得好不好,是该回家看看了。

    周六那天,我把石勤喊出来,跑了一上午,终于在学校附近租到一间房。房间里有床,还有些家具,把生活用品搬进去就可以住了。

    女房东告诉我,修的这院房屋是专门用来出租给学生的,他们一家人平时不住这里,只是有学生租房或退房时才过来一趟。

    她乐呵呵地告诉我们很多学生都在她这里租房,隔壁房间也住着几个同学。以前还有几个同学考上了名牌大学。话语之间都在夸赞她这里是风水宝地。言外之意是说只要租了她的房,离踏进名牌大学的校门也就不远了。

    安顿好后,我才告诉了石勤租房的原因。她一听顿时花容失色,感叹生命脆弱,依偎在我怀里,竟然抽泣起来。

    我也为宿舍的解散而伤感,有些东西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之后,我打陈凯迪的手机,把他们几个约出来吃午饭,算作最后的晚餐。饭桌上,大家一边喝酒,一边流泪,个个跟生死离别似的。

    黄涛说他被老爸打了个半死,他父母还拿出几万元钱给周磊的父母,算是给生者一点安慰。然后他的法官老爸托关系给他找了个私立高中,但他铁了心不想再读书了,想到外面闯闯。

    陈凯迪的老爸只是教训了他两句,也没多说什么,让他自己在外面租房。

    刘壮壮伤痕累累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肯定又遭家暴了,但他说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哭。如果哭的话,就太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周磊了。

    我们借酒浇愁,很快就晕头转向,唠唠叨叨地聊个没完。直到太阳落山,才分手道别。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