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十章 如此喜剧不间断

    第五十章如此喜剧不间断

    刘壮壮周日回了趟家,转来时手里就多了个宝贝,在我们面前显摆。这宝贝浑身军绿色,两只大眼睛光彩夺目,可以把很远的景物拉近,这就是刘壮壮做梦都想搞到手的军用高倍望远镜。

    夜幕降临后,对面宿舍楼灯火辉煌,我们宿舍却黑灯瞎火。对面女生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刘壮壮的监视之中。忽然,刘壮壮大吼一声:“快来看,好正点啊,哥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抢过他手中的望远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一妙龄少女,刚洗完澡,穿着三点一式在阳台上吹风。借着明亮的灯光,我看到那个女生雪白的皮肤上点点滴滴流动着珍珠似的水珠,乌黑秀发随风起舞。虽然看不真切面孔,但她窈窕的身材、洁白如玉的皮肤已足以令人想入非非。

    他们几个也好奇地轮流欣赏了一番,个个眼里放着色眯眯的亮光。刘壮壮突然抢过望远镜,没好气道:“看一眼就够了,人家还没怎么看呢,周磊,说你呢,平时那么老实,这会跟个骚狐狸似的,感情你是闷骚啊!”

    周磊气得咬牙切齿,猛得打开宿舍灯,愤愤道:“看吧,老子让你看个够,也让对面的女生看看你这个色狼的庐山真面目。”

    刘壮壮哪管得了那么多,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还连吞口水,仿佛饿了三天的狼狗盯着一堆肉骨头。

    自从有了望远镜,刘壮壮像是着了魔,一有时间便向对面张望,也不怕对面的女生看到。

    无独有偶,一天,正在刘壮壮看得津津有味,眼看要走火入魔的时候,却看到对面一女生也在用望远镜向我们这边的男生宿舍看。当刘壮壮和她四目对视,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向自诩为天下脸皮最厚的家伙也竟虚汗流个不住,连声叫娘,直呼“女汉子”。

    我们都感到莫名其妙,于是我抢先抓起望远镜看过去,也吃惊不小。我看到一个长相如芙蓉姐姐,身材和刘壮壮有的一拼的女汉子,正坐在阳台上,翘着二郎腿,举着望远镜悠闲地往我们这边看。我猜想她一定也寂寞难耐,想看看帅哥过把眼瘾,简直和壮壮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我看后笑得肚子疼,捂着肚子大叫:“壮壮,你的芙蓉姐姐就住在对面,赶紧过去表白吧。”

    他们也来了兴趣,挨个看后整个宿舍马上乱成了一<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审美^</font>锅粥,句句都是给刘壮壮牵红线,劝他从了那女汉子的意思。

    刘壮壮一语惊人道:“奶奶的,即使老子要娶这样的女人,也不会把第一次给她,我得抓紧时间破了处再说。”

    刘壮壮说这话时一本正经,我们都笑他只会放空炮,光说不练。

    刘壮壮这个周末又回去了,回来后又在宿舍嘚瑟起来,趾高气扬道:“哈哈,让你们说老子只会放空炮,老子这次真的破了处。”

    说完他便声情并茂地讲起他去红灯区的经过来。他说,周六晚上,天高气爽,凉风习习,他一个人心惊胆颤地去红灯区晃悠。

    他看到洗发店、按摩店的门口站着打扮妖艳、穿着性感、招徕生意的女郎。她们个个叼着烟,俯首弄姿,风姿绰约。

    他还是第一次深入红灯区,内心难免忐忑不安,那些女郎笑容可掬地招呼他,有几个甚至还伸手来拉他。他哪里见过这阵仗,脸红心跳着就跑了。

    眼看就要穿过红灯区,走进安全地带,他看到一个年龄较小、身材火辣的妹子在招呼他,心一横,牙一咬,便走了进去。

    之后的事情,刘壮壮没有细讲,总之他说自己不但破了处,而且没戴套,临末离开,那女子不但没收他的小费,听说他是处男,还给他封了个红包。

    我们听后都讶异不已,且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刘壮壮手里确实拿着一个小红包,正一脸得意地向我们炫耀。

    陈凯迪不失时机地恶心他道:“壮壮,你他娘的套都不戴,也不怕感染艾滋、梅毒什么的?”

    刘壮壮挠挠头皮,心虚道:“当时哪还有心思考虑这些,看她皮肤白嫩嫩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说完便拿起望远镜继续他的“猎艳”事业。

    陈凯迪的嘴巴还真是毒,第二天中午,刘壮壮就猛抓下体,大喊奇痒无比。

    陈凯迪乐道:“看吧,被我言中了,壮壮你就放心地去吧,你去了就不用和对面的芙蓉姐姐成亲了。”

    刘壮壮这下真的生了气,骂道:“你他娘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真是乌鸦嘴,老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也要拉着你垫背,哼!”说完便气呼呼地出了宿舍。

    我们正在午休。我突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惊醒,然后看到刘壮壮正裸着下体,小心翼翼地往“传家宝”上擦药膏,原来他刚才是气冲冲地看医生去了。

    我忍住笑,继续看他下一步的行动。他张开双腿,用扇子猛往两腿之间扇风,后来估计胳膊麻了,索性不扇了,两腿大张,放在窗台上,如开弓射箭,任自然风吹拂。

    陈凯迪醒来后看到这一幕,便骂开了:“壮壮,你他娘的还要不要脸?这是练的哪门子童子功?”

    其他几人被陈凯迪的声音惊醒,看到刘壮壮惊人的举动后都大笑不止。刘壮壮不满道:“你们笑个屁,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老子下面都流黄水了,再不吹吹风,还不腐烂啊?”

    刘壮壮请了两天病假,整天裸着下体在宿舍里吹风,连盒饭都是我帮他打的。看着他的流脓冒水的传家宝在我们面前晃荡,令我们食欲大减。

    又过两天,刘壮壮的传家宝竟奇迹般好了,他又嘚瑟起来了:“还好老子命大,到阎王殿旅游了一圈又回来了,看来下次还真得戴套。”

    “还有下次?看来你小子是死不悔改,自作孽不可活啊!”黄涛一本正经地警告道。

    我们都笑而不语,感觉刘壮壮真乃天神下凡,我自愧不如,深感永远也达不到他这种境界。

    正在我们神吹神侃时,宿舍管理员气冲冲地踹开我们宿舍的门,大骂道:“你们宿舍哪个胖子在耍流氓?对面宿舍有女生举报说一个胖子整天裸着下体在窗台上吹风,这还像话吗?我要向校长报告!”说完便狠狠盯了刘壮壮一眼。

    刘壮壮做贼心虚,把管理员拉到一边,嘀咕了半天,才说服他离开。后来我们才知道,刘壮壮告诉管理员自己从小得了一种怪病,每年都要犯一次,必须吹风三天才能好转,否则就会皮肤溃烂而死。

    管理员被刘壮壮虚构的故事打动,对他的遭遇很是同情,反而怪对面女生不懂事,乱管闲事。人家晒晒传家宝,也没碍你们的眼,你们不看不就行了,还来告状。

    此后,我们一直奉刘壮壮为吹牛大神,能把活牛吹死,把死牛吹上天,他欣然接受,感觉还挺受用。

    喜剧归喜剧,这段时间我又是上网,又是请他们吃饭,渐感囊中羞涩,看来又该写点小说混点稿费了,于是我开始努力回忆暑假里听来的故事,认真构思起来。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