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四十七章 周末回家把娘看

    第四十七章周末回家把娘看

    陈凯迪等三人果然请了家长见校长,但结局却大不一样。陈凯迪非但没挨骂,老爸还奖励了他一个诺基亚手机,那时可并不是谁都用得起的;黄涛虽然挨了一顿骂,但幸而免遭皮肉之苦;刘壮壮这头不怕开水烫的死猪可就惨啦,又挨打又挨骂,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就是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可怜虫。我们当时还对他报以同情,但看到他三分钟后那份嘚瑟劲,便巴不得他被打死才好。

    白天我们各上各的课,但课堂上的表现却千差万别,有的听课,有的看小说,也有的看美女,总之各自有打发时间的一套办法。

    晚上我们就在烟雾缭绕的神秘气氛中天南海北地神吹,最后总要吹到班上的美女。聊她们长得美不美,身材好不好,皮肤白不白,屁股翘不翘,胸部大不大,总之都是些恶心露骨的话题。有时,因为对班花的意见不统一,我们常常争论到深夜,第二天睡眼惺忪地去上课。

    转眼到了周末,我和杨霄打算回家一趟,一是跟娘讲讲学校里的情况,让她老人家放心;二是顺便拿点生活必需品。

    坐在颠簸的车上,我才从那股兴奋劲中挣脱出来,终于想起石勤来。开校这一周我竟把她抛到了脑后,我猜测这时她肯定恨不得一刀捅死我这个负心汉。

    填报志愿那天,我就知道她填的第一志愿是离高县一中不远的树人高中。听说树人高中是高县最好的私立高中,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设备一流,只是学费贵了点。

    到了杨家镇,刚好到吃午饭时间,我提议把石勤叫出来一起在馆子里吃,杨霄没有反对。

    在石勤屋后我又玩起了狗叫的把戏,过了很久都毫无回应,我想她可能没在家吧。正当我打算放弃往回走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美丽的倩影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一种惊艳的感觉。

    石勤穿着一套米黄色的连衣裙,头上扎着一个粉红色蝴蝶结,脚穿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像天使般优雅向我飘来。

    但当她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她嘟起的樱桃红唇和满脸的哀怨表情,心里不禁又喜又怜。

    石勤走近我,玉手轻抬,我以为在暗示我牵她。她原本笑意盈盈,谁知道在我的手刚要伸出去的瞬间,她的脸色一下黯淡下来,迅速地变掌为拳,用力地捶在了我的胸口上。

    就像被电影里的武林高手击中要害一样,我猛地吐出一口湿淋淋的东西,然后咳嗽不止,唯一<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奇幻!</font>不同的是,电影里吐的是血,我吐的只是口水。

    正当我竭力控制咳嗽的时候,石勤便骂开了,一点也不怕被人听到,和她天使的形象马上形成了鲜明对比。

    她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小坏蛋,是不是进了高中就结了新欢?那么久了都没想到来找我,是不是把老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到你们学校找你,可门卫死活不让我进去,气得我差点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你得好好补偿我!”

    石勤连珠炮似的责骂,骂到了我的心坎里,使我无言以对,我只能紧紧地拥抱她,表示我的歉意和良心的忏悔。

    我提醒她这里很危险,很容易被她父母或邻居撞见。她这才如梦初醒,拉着我去老地方,难免你恩我爱,叙叙别离思念之情,不知不觉竟太投入了,直到肚子哭叫三遍,我才想起杨霄还在馆子里等我们呢。

    当我们手牵手到馆子里时,杨霄正一脸焦灼地东张西望,我知道他肯定等得一肚子气,但又不好发作,黑黑的脸膛憋得有些发红。

    他和石勤打了招呼,便对我说:“怎么这么久才来?菜都凉了!”

    我和石勤都红了脸,低着头小口地吃菜。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搜肠刮肚地讲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有时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他们最后终于被我逗笑了。

    气氛对头了,石勤便开心地讲起树人高中的一些情况。在某些硬件设施方面,树人高中甚至比高县一中更高一筹,比如寝室里都装了电话,还设了计算机课等等,令我们羡慕不已。从石勤的语气中,我知道她对这所学校挺满意,但我总觉得她的心里还是装了一些伤感的东西。

    吃完饭,石勤让我伸出手,在我手心上飞快地写下几个阿罗伯数字,告诉我是她宿舍的电话,让我空了给她打电话。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手心里的号码,心口被一种叫爱情的东西堵塞,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我顿时明白石勤内心伤感的根源可能就是我吧。

    回到家,看到娘苍老憔悴的面容,一种叫亲情的东西又把我包裹,鼻子顿时酸酸的。离家才一周,却有种在外地打工三年归来的异样感觉,而且我吃惊地发现已有数根华发悄悄地爬上娘的双鬓。

    我和杨霄跟娘讲学校里的情况,报喜不报忧,打架的事肯定只字不提,一个劲地夸学校好,老师好,同学们更好,娘听了别提多高兴啦。

    聊完天,我们便拼命地帮娘做家务,干农活,忙里忙外,能多干点就多干点吧,因为第二天下午又该返校了。

    晚上,我和娘一起睡,杨霄回去睡,他离家也有几天了,也得回去打扫下卫生,整理下房间什么的。

    睡在炕上,我发现自己比娘还要长,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娘的背驼了,腰还是特别痛,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一边给她捶背一边给她讲我未来的规划,比如考上某某名牌大学啦,写出更多优秀的小说啦,还有挣大钱给娘治病等。

    娘听我大言不惭,便笑着泼我冷水,我知道她的心里是高兴的,只是怕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让我谦虚点吧。

    和娘短暂地相处了一天,周日下午我和杨霄就提着大包小包返校了。到了学校,发现宿舍里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我想他们肯定又去哪里疯去了。

    直到晚上我和杨萧要上床睡觉了,才听到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像地震般震得床铺好像都在摇动。紧接着,宿舍门咣当一声被撞开,刘壮壮摆了个难看的造型出现在我们面前。

    一进宿舍,刘壮壮就扯着嗓子嚎开了:“你俩怎么才来?错过了好戏咾,我们四个这下可玩爽了,耶。”

    很快我就弄明白了刘壮壮如此兴奋的原因。原来在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网吧,从昨天起一周内白天半价优惠,通宵才五块钱。他们四个周末没回家,便去玩了个痛快。

    我和杨霄电视都没怎么看过,更别提电脑为何物了,我猜测可能和游戏机差不多吧。看他们一个个兴奋的模样,大谈特谈游戏里人物的装备、等级,我还真有点想去看看这电脑到底是啥玩意,如此充满魔力。

    陈凯迪听刘壮壮嘴巴一直没闲着,便没好气道:“壮壮,从昨天中午玩到现在,你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困?是不是吃了兴奋剂什么的!”

    刘壮壮自豪道:“切,这算什么,读初中时我和一个同学在网吧连续耍了三天三夜,眼睛都没眨一下,虽然后来一个星期都没什么精神。”话还没说完,他便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我想从他嘴巴里喷出的气体肯定是恶臭无比的。

    其他人被刘壮壮的哈欠感染,也都开始伸懒腰、打哈欠,脚没洗,口不漱,倒在床上便和周公论道去了。

    不一会鼾声就此起彼伏了,磨牙声、梦话声害得我和杨霄直到深夜才睡着。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