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四十五章 酒后争相吐真言

    第四十五章酒后争相吐真言

    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我的讲述,刺耳地震动着每个人的耳膜,我皱着眉头问保安出了什么事,他一脸无辜地说不知道。

    正在这时,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急匆匆跑到我的面前,红着脸低声下气地向我道歉道:“我是隔壁酒店的经理,实在对不起,杨老板,我们酒店的大钟坏了,正在维修,估计噪音马上就会停止。”

    这位经理果真是金口玉言,说完大钟就不叫了,他又小声地提醒我该吃早饭了。我看了下表,已经八点钟了,天早已大亮,我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着抗议我不厌其烦的讲述。

    我微笑面对听众,告诉他们故事暂时中止,先请他们去吃早饭,活动一下筋骨,之后再接着讲。

    听众们像获得大赦似的,流水般涌向酒店,估计他们也饿得不轻。我走到丈母娘和老婆面前,请她们一起去吃早饭。

    几个记者瞅准机会,围在我们周围,七嘴八舌地提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我反感地告诉他们等我的故事讲完了,会留给他们充分的时间慢慢提问,这样他们才口下留情,放我们去吃早饭。

    有人肯定会有疑问,这么大型的记者招待会,为什么我的亲娘和岳父,还有杨霄等人没有到场呢?

    我只能沉痛地告诉你,这个时候,我娘已经去世了,她老人家临死前都没能看到我的成功,也没有跟着我享几天清福就这么去了。岳父现在还在大牢里面壁思过,还得几年才能出来。至于杨霄,就更惨了,他的老婆也许现在还在床边守着他呢,他在一场车祸中成了植物人,可苦了他的老婆和女儿。

    一提到这些,我的心就锥心地痛,他们可是我生命中最亲的人,这在后面的讲述中会一一提及。

    那些吃完早饭的听众陆续鱼贯回来,精神比先前好多了,一个个如饥似渴地看着我,于是我又开始讲我的故事了。

    当天晚上,我们比较晚才去食堂,陈凯迪说必须等那些吃饭的老师和学生走了之后才敢去。我搞不懂原因,也没有多问。

    陈凯迪果真在学校食堂喊了很多菜,又叫了一打啤酒。这时我才明白,因为他们要喝酒,又怕那些老师和同学看到,才这么晚来。

    我们几个人围桌而坐,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我和杨霄连吞口水。要知道,我们都是啃窝头长大的,虽然偶尔也改善下生活,但却少之又少。所以看到那些冒着香喷喷热气又叫不出名字的菜,我们肚子里的馋虫早就蠢蠢欲动了。

    陈凯迪潇洒地用筷子连续打开半打啤酒,每人面前放了一瓶,那动作熟练得就像是在表演节目,看来他应该是喝酒高手。我和杨霄都摆手说不会喝酒,马上便成了攻击的对象。

    刘壮壮抢先表现道:“我说你俩还是男<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最快?</font>人吗?难道没听过一句老话,男人不喝酒,白来世上走;男人不抽烟,枉活人世间吗?我看你俩就不懂享受生活。”他说完顺手拈了一块肥肉塞在嘴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看着他的馋样,我和杨霄的口水又来了,拼命忍住才不致于流出嘴巴。黄涛实在看不下去了,没好气地骂道:“大哥还没发言呢,你就吃上了,难道上辈子真是饿死鬼投胎转世的?”

    陈凯迪笑道:“壮壮,如果你是一头猪,肯定能卖不少钱,可你这样吃下去,你倒肥的流油,你爹妈就苦了,我真替他们寒心啊!”

    大家笑个不住,但刘壮壮就跟没听见似的,抓起啤酒倒了一杯,一仰脖杯子就空了。

    陈凯迪无奈地摇摇头,开始做起我和杨霄的思想工作来。他动用三寸不烂之舌,给我们讲喝酒的奥妙和好处,黄涛、周磊也没闲着,熟练地给每个人倒满酒。

    我们被说得有些动摇了,酒难道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也许只有喝了之后才会知道,咱今天索性豁出去了,决定尝尝杜康发明的这玩意儿到底是啥味。

    陈凯迪举起酒杯,豪爽道:“兄弟们,从今天起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是兄弟的就干了这杯!”

    我们响亮地碰了下杯子,眨眼间他们的杯子就空了,我和杨霄试探着呡了一口,一股苦涩的味道令我们皱眉。

    刘壮壮不耐烦道:“是男人,别墨迹,一口气干了。”

    我和杨霄一咬牙,咕嘟咕嘟就灌了下去,原来大口喝比小口呡的感觉好多了,真是凉爽畅快。

    喝完杯中酒,我们便开始疯狂地席卷那些佳肴美馔,像竞赛般很快消灭了一半。我和杨霄,比刘壮壮也强不了哪去,吃相很不文雅,还连连打着饱嗝。

    我两杯啤酒下肚,脑袋变得有点晕乎乎,麻酥酥的,眼前不断变幻着各种色彩,使我有种想倾诉的渴望,便开始打听他们的家庭背景和过去的经历。

    这一问不打紧,他们的话匣子便被打开了,顿时个个成了话痨,争着抢着要先讲,气氛很快变得热烈起来。

    陈凯迪点燃一根烟,潇洒地喷云吐雾,准备酝酿下情绪,开始讲他的故事。

    刘壮壮一把抓过玉溪烟,自己先叼上一根,然后依次发起来,黄涛和周磊都接了,杨霄推辞了两下也接了,真令我瞠目结舌,我估计他肯定也晕菜了。

    我打死都没接刘壮壮递过来的烟,因为我还足够清醒,喝酒已经算是破例了,吸烟可不能再去尝试了。娘从小就告诫我长大了一定要向爹学习,少喝点酒是可以的,但坚决不能抽烟,我一直铭记在心。

    刘壮壮拿烟的手估计都举累了,看我弄死没有接的打算,便没好气道:“不抽算了,给大哥节约一支,架子还不小!”

    陈凯迪瞪了一眼刘壮壮,然后陆续给他们把烟点上,言外之意肯定在说:“死肥猪,你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拿着老子的烟当好人!”

    杨霄猛吸了两口,呛得咳嗽不止,眼泪都咳了出来,还是坚持继续小口抽,发挥了他在学习上愈挫愈勇的精神,决心攻下吸烟这个堡垒。

    他们便在这云山雾罩中开始讲自己的家庭和经历,每个人讲得都挺投入,还都带着深厚的感情。

    从他们的倾诉中,我得知陈凯迪的老爸是个大老板,家里很有钱,说简单点,他就是个富二代加高富帅。

    黄涛的老爸是个法官,几乎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平时对他不管不问的,只有学校请家长时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这么个调皮捣蛋的儿子。

    刘壮壮的父母都是一家国企的工人,父亲很瘦,母亲很胖,他生下来像父亲,干得像个小瘦猴,心疼得家人直掉眼泪,就想方设法地让他吃这样,喝那样,后来长着长着就像母亲了,个头没见长高,营养全变成了肥肉堆在了身上。

    他们三个都住在县城里,生活条件比我们要好百倍,读初中时就是同学,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吸烟、喝酒、打架什么都来,为此没少请过家长,但他们的成绩都还过得去,不然也进不了高县一中。

    周磊来自农村,父母在老家办了个小型的养猪场,日子还算过得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

    他们讲述完,都盯着我和杨霄看。我看到杨霄的脸上红霞飞,又加上香烟的刺激,估计他的脑袋里肯定在嗡嗡叫。

    我酝酿了一下情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替杨霄代劳了。我发挥自己善于讲故事的特长,很深情很投入地讲我和杨霄的苦难经历,讲述的过程中还掉了几滴眼泪,害得他们也跟着唏嘘不止。

    讲完后,他们几个叹气的叹气,抹眼泪的抹眼泪,表情很复杂,但同情的成分占很大比例。

    陈凯迪最帅,最有钱,也最豪爽,当仁不让地被我们直呼大哥。大哥最后发话了:“兄弟们,过去的就让他娘的过去吧,我们得活好当下和未来,来,干了这杯,祝我们每个人都能快乐地生活,都有个好的前程,以后钞票、美女大大的有!”

    我和杨霄一瓶啤酒下肚,便晕头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了,索性趴在桌上睡觉。

    他们几个继续折腾,把剩下的半打啤酒喝完,才意犹未尽地互相搀扶着回宿舍。我们高中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进高中的第一天就以打架开始,以醉酒结束,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想想都令人怦然心动。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