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四十四章 兄弟不打不相识

    第四十四章兄弟不打不相识

    两天后,我和杨霄便扛着大小行李往学校赶,这次没让娘送我们。娘第一次进县城,来回都差点把苦胆吐出来,所以她还是心有余悸的,这次没有非逼着要送我们。临走前,娘塞了三百块钱给我,算是我们的生活费,也备不时之需。

    娘把我们送至村口,就像当年抱着我送爹出去打工一样,久久地望着我们的背影,直至消失后她才一脸落寞地回家。

    这次进城,我和杨霄轻车熟路,很快就找到了高县一中。门卫似乎对我们还有印象,知道我们是新生,这次竟然没有拦我们。我们看到学校宣传栏那里站着很多人,把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毫不在意地对杨霄道:“这些人也真是的,成绩榜张贴了好几天了,那些人怎么还没看够呢?”我拉着杨霄便往寝室跑。

    上次来学校我们已经弄清了自己的寝室,在二宿舍三楼302房间,里面摆着三张上下铺的钢丝床,一看就知道应该要住六个人。房间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卫生间比我们家的堂屋还要干净。

    当时,寝室里还是空空如也,但这回当我们把行李艰难地拖进宿舍后,发现已经有四张床铺被占领了,而且一切都已收拾妥当,有两个同学还在撅着腚贴报纸。

    看有人进来,他们扭过头来上下打量起我们来。他们肯定看到了我们一副风尘仆仆的狼狈样,一身打着补丁的朴素的衣装和露着脚趾头的千层底布鞋。

    其中一位穿着光鲜的同学皱着眉头问:“你们找谁,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天真道:“没错啊,是302寝室嘛,我们也是分在这个寝室的新生。”

    另一位带着眼镜白面书生模样的同学笑道:“我叫周磊,叫我磊子就行了,他叫黄涛,家就在县城,以后大家都是室友了,互相关照啊。”说完他还和我们一一握手,很有些大将风度。

    我和杨霄不好意思地答应着,也和黄涛打了声招呼,他只是爱理不理地哼了一声。三个下铺已经被霸占,我和杨霄只得睡上铺,还好剩下的两个上铺是挨着的,这下晚上睡觉时我们就可以头挨头地畅谈了。

    我们正在收拾自己的床铺,黄涛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没好气道:“喂,你们两个乡巴佬收拾床铺时动作能不能轻点?别把灰尘弄到我床上,我这个人有点洁癖!”

    我和杨霄最看不惯这种唯我独尊的人,动作不但没轻下来,反而变本加厉,故意制造出更多的灰尘出来。黄涛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俩是不是耳朵里长了毛?把老子的话当成放屁啦!”

    杨霄敏捷地跳下床,挺胸抬头地站在黄涛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半天才道:“你骂谁呢,你给谁充老子呢?”

    我也跳下床,同样充满敌意地盯着黄涛,盯得他心里发虚。他一个城里孩子,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在蜜罐里长大的人,和我们打架那还不是自寻死路?

    黄涛果然招架不住我们这样的气势,吞吞吐吐道:“等,等我大哥回,回来,再,再跟你们理论!”

    话刚说完,一个哼着小曲、穿着时髦、发型新潮的高富帅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后面跟着一个胖得像水桶一样、满脸青春痘的矮子,正对着手里的零食大嚼大咽,与高富帅形成鲜明<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最快‘</font>对比。

    黄涛一看他们进来,顿时有了底气,告起我们的恶状来:“大哥,这两个农村小子欺负我,还想动手打我!”

    那个高富帅听如此说,脸上的笑容马上凝固了,声音清脆而悠扬地冲我们骂道:“你们俩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的同学都敢欺负。壮壮,帮我教训他俩一顿。”

    周磊见我们火药味越来越浓,眼看一不小心就会燃烧起来,甚至会引起爆炸的架势,便充当和事佬,劝起架来:“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有话好好说,都别冲动。。。。。。”

    杨霄轻蔑道:“打架怕什么?老子从小就是打架长大的!”

    高富帅哼了一声,冷笑道:“你小子有种,看你到底怕不怕疼?”说完就一脚飞起踢了过来。

    杨霄不避不挡,接了他这一脚,同样冷笑道:“你怎么连个女人都不如,花拳绣腿,这脚踢得像挠痒痒似的,难道你没吃饭吗?”这下更激怒了高富帅,直接扑过来要和杨霄拼命。

    黄涛和那个矮胖子使了个眼色,一拥而上,想围攻杨霄。我曾经发誓再也不会让杨霄为我挨打,再也不做懦夫,于是我瞅准时机,便和矮胖子扭打起来,顿时寝室里乱成了一锅粥。

    周磊再怎么劝,大家都没有要停手的意思。他便跑出寝室,估计多半是搬救兵去了。

    矮胖子个头没我高,体重却了不得。我压在他身上,感觉他的肚子软绵绵的,还挺舒服。刚舒服了几秒钟,他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过身来,把我压在身下。这下可苦了我,我感觉身上像压着一座小山似的,丝毫动弹不得,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看着他满脸的青春痘和肥厚的嘴唇上挂着的食物残渣,我赶紧恶心地扭过头去。

    杨霄那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的鼻子和嘴巴上早挨了几拳,嘴角乌青,鼻子里还流着鲜红的鼻血,很是狼狈。

    不过对方也好不到哪去,黄涛的左眼像熊猫眼一样,也是乌青的,样子很滑稽。高富帅的脸上被抓了一下,有道清晰的指甲印。

    我们正打得不可开交,两个戴着红袖章的宿舍管理员冲了进来,大吼一声,把我们拉开,然后像赶一群牲口似的把我们往校长的办公室赶。

    后来我才知道校长姓肖,叫肖仁。肖校长雷霆震怒,不管谁对谁错,每人先各打五十大板,把我们骂了个狗血喷头。

    他红着脖子,扯着嗓子骂道:“你们几个太不像话了,简直无法无天,刚搬进寝室第一天就大打出手,闹得鸡犬不宁。你们还是不是学生?简直是一群流氓!老子当了这么多年校长,还是头次遇到这种事。每人回去写份检讨,把你们的家长请来见我!”

    他们三个灰溜溜地跑了,见我和杨霄没有要走的意思,肖校长挖苦道:“你们俩站着还不走,是不是想让我管你们晌午饭?”

    我们低声下气地告诉他,我们家离县城太远,而且娘还晕车,家里也离不开她,希望他能网开一面,不要请娘来了,我们保证下次再也不打架了,认真深刻地写检讨。以后就算别人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我们也会忍气吞声。

    肖校长这下对我们这两个衣衫褴褛的穷小子来了兴趣,他问起我们的成绩和家庭情况来,接着又问这次打架的前因后果。

    听我们讲完后,他的语气变得和缓起来,亲切道:“你们俩这次就不用请家长了,不过以后就算别人欺负你们,也不能动不动就用武力解决。我们学校可是全国重点中学,你们都是全县的精英,学校的希望,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你们先去食堂吃饭吧。”

    我们感激地答应着,然后去食堂吃了午饭,才慢腾腾地往寝室走。

    寝室里烟雾弥漫,黄涛等三人正在喷云吐雾,周磊躺在床上无聊地望着天花板。看我俩进来,他们立即停止了小声嘀咕,满脸麻木地看着我们。

    高富帅缓缓站起来,走到我们面前,手哆嗦了一下,我们条件反射般地往后退了一步。只见他伸出右手,满脸歉意又绅士道:“对不起,两位兄弟,我刚才才弄清楚情况,发现只是一场误会,这叫不打不相识。我叫陈凯迪,那个矮冬瓜叫刘壮壮,我俩和黄涛以前就是同学,铁哥们,所以以为他被欺负了,一冲动就动起手来。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不要记仇,我们以后要团结,一致对外。”

    听陈凯迪说得挺有诚意,我和杨霄微笑着点点头,和他一一握手,也作了自我介绍,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刘壮壮吃惊道:“哇,我看到过你的名字,在全县第三名呢,真不简单。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了。对了,你有照片吗?给我一张,我好贴在床头,每天膜拜一下。”

    陈凯迪笑道:“别听他乱说,壮壮的唯一爱好就是吃,然后就爱吹牛,其他什么都不会!对了,他的照片贴在门上还有辟邪的功效!”

    我们哈哈大笑,刘壮壮反驳道:“错,我还会追女人呢!再说了,我能考起高县一中,怎么说还是有点实力的吧?”

    陈凯迪不屑道:“你那个成绩,全校倒数第二,还好意思讲。”

    听我们讲得津津有味,周磊也耐不住寂寞,不好意思地插话道:“我叫周磊,大家叫我磊子就行。真是对不住了,兄弟们,都是我喊管理员上来的,害得你们个个要写检讨,还要请家长,都怪我多事!”

    陈凯迪大度道:“别这么说,磊子,我们还要谢你呢,要不是你把管理员请来,我们还不知道打到什么程度呢,还好没人受伤!”

    刘壮壮死猪不怕开水烫,悲壮道:“是啊,写检讨、请家长算什么,以前读初中时三天两头都要请回家长,跟吃家常便饭似的,大不了回到家再挨顿骂就完了。”

    我们笑着听他们神侃,黄涛突然红着脸向我和杨霄道歉,他自责道:“我这个人从小就有洁癖,而且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才引起了这场矛盾,我是罪魁祸首,都是我的错,还请你们原谅!”

    听他这样讲,我们也自责起来,说不该故意制造灰尘,打架我们也有责任。

    陈凯迪不耐烦道:“别一个个婆婆妈妈的,跟女人似的,今晚我请大家吃饭,一是赔礼道歉,二是为了庆祝我们的缘分,你们都不许说不啊!”

    我和杨霄边答应边继续收拾床铺,不过动作比先前轻多了。躺在松软的棉絮上,才发觉浑身酸疼,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