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四十二章 中考成功乐无边

    第四十二章中考成功乐无边

    开校没几天,我就陆续收到一大堆报纸。一篇小说被采用,报社都会给我寄一份样报,当然还有稿费。

    看着那一大堆样报,我的心情波澜壮阔,此起彼伏,如果照这样下去,读书还有什么意义呢?稿费就够我花的了。

    可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哪能取得一点成绩就裹足不前了?我在寒假里写的小说十有八九都被采用了,这完全得益于通读了我的偶像高尔基的全部作品。

    我的每篇小说的稿费在几十元至一百多元不等,这取决于小说的长度。我把所有的稿费都交给了娘,娘笑得合不拢嘴,数钱的时候别提有多精神了。

    石勤每天像扭股糖似的粘着我,生怕一松手就失去了我这个潜力股,弄得我还挺有点小骄傲。

    后来我从邻家妹妹的口中得知,原来我在学校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出名,他们低年级的老师甚至把我当成了先进典型,用我的事迹来教育他们。听如此说,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和欣喜若狂。

    这下,随着我的小说不断发表,他们开口闭口就喊我小作家,弄得我还真有点飘飘然,恍惚间自己也变得人模狗样起来。

    一切都很顺利,生活似乎也一下子变得光明起来,我曾多次清晰地看到前方希望和梦想栖息的地方,真有种想快点长大的渴望。

    为了迎接中考,我忍痛暂时丢下了心爱的小说,虽然我的大脑里还有很多故事要写。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好最后漂亮的一仗。即使以前如何骄傲,如何辉煌,如果败在了这最后一仗上,曾经取得的一切成绩都将会被抹杀,和杨霄一样,这场仗咱输不起。

    我和杨霄一起不分昼夜地勤奋学习,取长补短,互相帮助,互相鼓励。房间里挂着醒目的倒计时牌,上面写着距离中考的天数,每天提醒着我们不能有丝毫懈怠。

    离中考愈近,铁人变得愈焦虑,每天都要提醒一下距离中考的天数,弄得同学们个个人心惶惶。学习气氛由浓烈变成惨烈,总想把一秒钟掰成两瓣用,每个同学都在做最后的冲刺。

    石勤偶尔也会向我发发牢骚:“将天,看来以后真得靠你养我了,越是到这种决定个人命运的关键时刻,我越紧张得睡不着觉,连平时的水平都发挥不出了。前两次的摸底考试,摸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不失时机地贫道:“大小姐,到底摸你哪里了,你要寻死觅活的?”话刚出嘴,我的胸部就遭到一记重拳,打得我差点把苦胆给<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网游]</font>吐了出来。

    我忍着巨痛,继续贫:“平常心很重要,你不要把中考太当回事,就把它当个屁放了不就完了?再说了,你要是因为没考好就死了,那多划不来啊,让别的女人把我这个宝贝疙瘩捡了去,你可亏大了!”

    石勤双手叉腰,斜着眼睛瞪我,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我知道被掐一顿在所难免,便主动举手投降,但还是吃了点皮肉之苦。

    中考就像生孩子一样,不是因为你怕疼它就不会来了,它来时匆匆,似乎给每个人带来希望,去时却可能会留下一片废墟,让你目瞪口呆。

    中考那两天,连我这个自诩为超级无敌平常心的人都紧张地大小便无规律起来,就差失禁了。我竭力把自己想象成偶像高尔基,似乎这种榜样的力量也从我身上消失了,仍不能缓解我紧张而激动的心情。

    每场考试前我都要去几趟厕所,奇怪的是考试过程中却没有任何排泄的渴望。有人把这文雅地称作考前综合症,考前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失忆;拿到考卷后,才逐渐恢复记忆,但有的人发挥失常,有的人却能超长发挥,这得看个人的造化了。

    中考完毕后,每个考生都像刚从监狱里出来似的,有种重见光明的感觉,暂且让那些“之乎者也”和英语语法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

    有的同学把几年的存书抱到废品收购站换点零花钱,喝点小酒借酒浇愁;有的同学干脆把书撕得粉碎,发泄纠结的心情;有的同学索性把书付之一炬,悼念逝去的青春。

    我和杨霄来不及像诗人般抒发什么壮志未酬的感慨,一人提着一个破麻袋,撅着腚在校园里捡废纸。好家伙,这半天捡的能顶原来一周。

    卖掉废纸,我们浑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真想躺在地上睡他个昏天黑地。虽然我们一直很讨厌考试后讨论答案的现象,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对方一声考得怎么样。我们相视一笑,彼此的笑容已告诉了对方答案。

    等待成绩出来的这段时间就像旧社会老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我们无聊得几近崩溃。这段时间,我约石勤出来过两次。和石勤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到她家里去过。虽然我知道她家的位置,却不敢贸然去找她,怕她父母知道我霸占了他们的女儿后会打断我的腿。还好在放假前,我和石勤约定好了,如果听到狗叫三声,那就代表我来找她了。

    这两次约她出来,我都是像做贼一样胆颤心惊,很有点电视剧里偷情的感觉,还好没被她的父母撞破。

    两次约会,一次是由于讨论考试,她感觉自己考得不好,情绪低迷,最后弄得不欢而散;另一次是我买了个精致的发卡要送给她,这才稍微缓解了一下她焦虑的心情,但她苦涩的笑容仍然掩盖不住内心的绝望。

    又过了几天,我和杨霄估摸着成绩该出来了,便屁颠屁颠地去找铁人问成绩。铁人也正心急如焚地等我们来,他一把抓我过去,兴奋道:“成绩昨天就出来了,但现在只能电话查询,快把你们的准考证号报给我。”

    我们一起来到铁人的办公室,偌大个办公室里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安静得能听得到心脏紧张的怦怦跳动声。

    铁人用办公室的电话拨通了查询号码,然后按照提示进行操作,接着输入了杨霄的准考证号。由于电话按了免提,一个麻木的女人声音响起,格外刺耳地开始报每一科的成绩。每报一下,我们的心就跟着哆嗦一下。当最后听到654分的报数时,我们三个人几乎同时欢呼雀跃起来,这个分数上高县一中肯定没什么问题。

    待心情稍微平静后,铁人重复操作了一遍查询过程。我感觉自己紧张得有点精神恍惚,仿佛在等待着一场神圣的宣判,自己是死是活完全掌握在那个报数的女人手里。

    当听到“语文140分”时,我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之后每报一次数,我们就“哇”一声,最后报出总分689分时,我们不由自主地“哇”了两声,很有点喜剧色彩。

    铁人激动得话都讲不出来了,现在的一切夸赞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因为报出的成绩已经给予了我们最大的荣耀。

    临走前,铁人破天荒地给了我们每人一个拥抱,算作对我们的祝贺和鼓励。这下,铁人三年前立下的军令状圆满完成了,他终于可以挺胸抬头地向校长交差了。

    我和杨霄在回家的路上蹦啊跳啊,互相追赶打闹,放肆地大笑,拼命地呐喊,发泄着令人抓狂的兴奋。

    烈日炎炎,汗流浃背,我们也感觉不到热,痛快淋漓地任汗水流遍全身。偶尔吹来一阵凉风,我们便奓煞开双臂,如饥似渴地享受这夏日风情。

    中考虽然结束了,但我们都满怀希望地憧憬着未来的生活。终于可以走出这闭塞的大山了,似乎能隐约看到远方的繁华县城正在向我们招手。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