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四十一章 小说发表乐翻天

    第四十一章小说发表乐翻天

    任何伤痛都会在时光的流逝中最终趋于平淡,何况我们只是旁观者。没过多久,学校就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我们不得不再次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和复习中去。

    我依旧忘不了吕浩然的执着和百灵的潇洒,但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再也回不到过去,真是物是人非啊!尤其是到了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我仰望浩瀚的星空时,偶尔会看到一颗流星划过,我想那也许就是吕浩然的归宿吧。

    以这场悲剧为题材,我写了一篇小说,有一万多字,准备寄给报社。寄出之前,我让杨霄和石勤看了,杨霄夸我文采好,石勤骂我写得太悲了,又勾出她不少的眼泪。

    其实我又何尝没流泪呢?这个故事就是我流着泪写完的,就把它当作是对那一对苦命鸳鸯的悼文吧,悼念他们死去的爱情。

    把文章寄给报社后,我就不去管它了,继续我以前的生活,白天拼命学习,夜里苦读高尔基的作品,也许如此充实的学习和生活才能让我暂时忘记所有的痛苦。

    一次,我和石勤在河边约会,看着水中我们的倒影,我突然问她:“勤,如果这场悲剧的男主角是我,你该怎么办?”

    石勤一下愣住了,也许她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沉默了许久,最后眼泪汪汪地说:“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紧紧地拥抱她,顿时泪流满面。

    悲剧发生后,学校后面的那块空地更加被视为不祥之地,几乎没人敢去那里玩耍了,不久便长满了野草,而且很旺盛,仿佛喝了人血似的。

    我和杨霄在上学、回家的路上,都会情不自禁地远远向那片野草茂盛之地张望,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简单地看一眼,心里才会觉得踏实些。

    我家的黑母猪终于怀上了崽,娘高兴地忙里忙外,总算扫去了悲剧给她造成的心里阴影。

    娘也为吕浩然、百灵流了不少眼泪,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啊,又加上联想到自己的身世,那眼泪就跟打开泄洪闸似的堵都堵不住!

    这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总算读完了高尔基的全部作品,写作的渴望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期末考试,我和杨霄包揽班级一二名。铁人很看好我们,拿通知书那天把我们喊到他的办公室,语重心长地给我们打气,让我们寒假里好好复习。听他的口气,似乎把中考升学的希望全押在我们哥俩身上,顿时使我们感到压力山大。

    杨<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同人^</font>霄似乎也想通了,不再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学习上了,偶尔也看下小说,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释放释放压力。

    为了写出真实感人的小说,我在寒假里缠着娘给我讲故事。娘没法,被迫讲了几个从老一辈那里听来的老掉牙的故事,之后打死也讲不出来了。

    我感到意犹未尽,甚至很失望,便想方设法地去搜集故事。我从爷爷奶奶辈开始下手,他们都是历经沧桑的人,故事肯定多得满箩筐。

    我卖弄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嘴上抹蜜,先让那些老人高兴了,再来套他们的故事。这一招果然屡试不爽,那些老人们很有成就感地讲他们自己的经历或是道听途说的野史,甚至讲些妖魔鬼怪之类的无稽之谈。

    不管他们讲什么,我都耐心而好奇地听着,记着,并在脑海里想象故事的情景,描绘故事的画面。有时,杨霄也会耐不住寂寞,跟着我一起听,那些老人讲得就更加卖劲了。

    整个寒假下来,我至少听了上百个故事,脑子里装得满满的,如果再不写出来,我真担心它们会挤破我的头颅,跳到外面的世界来,于是我开始奋笔疾书了。

    每写完一个故事,我都要让杨霄看看,请他提点意见,然后修改后寄给报社,继续写下一个故事。

    我的上百个故事还没写完,就开校了。记得报名那天,铁人在人群中找到我,欣喜若狂地说:“杨将天,走,跟我到办公室去,你的小说发表了!”

    看着报纸上的铅字——我的处女作,我的双手不禁有点瑟瑟发抖,鼻子酸酸的,眼圈有点潮湿。我控制住自己想呐喊的冲动,感激地望着铁人,好像是在他的帮助下小说才发表似的。

    铁人递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两百元钱,他高兴道:“小子,不错哦,以后不用再捡破烂了,多发表点小说就什么都有了。不过,你得记住,这学期尽量少写小说,把主要心思用在学习上,你们必须背水一战,给我拿下高县一中的阵地!”

    我向铁人保证一定会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为学校争光,为班级争光。之后我把小说发表和铁人找我谈话的事讲给杨霄听,他也替我感到高兴。

    回家的路上,我们又聊上了。杨霄忧心忡忡道:“弟弟,这是我们初中生活的最后一个学期了,我相信依你的天赋,肯定能考起高县一中,而我就有点悬了。”

    我安慰他道:“别这么说,哥哥,你比我在学习上要努力得多,付出总有回报,老天爷肯定会眷顾你的!”

    “对了,弟弟,这学期我们干脆就不捡破烂了,我想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你看怎么样?”

    “好啊,反正这些年我们已经存了不少钱,而且如果我的小说能不断发表的话,可比我们捡破烂强多了。”

    “是啊,娘知道了肯定也会为你骄傲的!不过,你还是听铁人的,这学期少写点小说,等考上高县一中后再好好写也不迟啊。”

    “嗯,我知道,我心里自有分寸。”

    回到家,娘正在猪圈里忙活,忙着给黑母猪铺上暖和松软的干草,因为娘说母猪过几天就要下崽了。

    我忍不住也进了猪圈,去摸母猪的大肚子。母猪还挺听话,卧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能感受到小猪崽在它的肚子里打架,可能在为谁先出来而决斗,因为先出来的就是老大嘛。

    我还没摸过瘾,就被娘赶了出来。当娘听说我的小说发表的消息后,她一下子从猪圈里窜了出来,以前咋没发现她的身手如此敏捷呢!

    娘拍着我的头,笑骂道:“臭小子,娘没白疼你,给娘争了口气!”

    我扮个鬼脸,然后把稿费交给娘。娘一手拿报纸,一手拿稿费,激动得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哆嗦着手想去抹眼泪,口中念念有词:“娘不伺候猪了,先给你们做好吃的去!”我和杨霄感觉很好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反而憋得眼睛发痒。

    没过几天,母猪就下崽了,下崽的过程我们没看到,为此还深感遗憾,回到家就发现猪圈里多了十几头小猪崽,正哼哼着抢奶吃。

    清一色的黑猪崽里有一个黑白相间的小花猪十分引人注目,它的个头小,老是被兄弟姐妹们欺负,俨然被当成了异类。

    它抢不到奶吃,索性赌气用头去拱母猪的头,向它告状。母猪同情地哼哼着,但也无能无力。后来,还是娘帮它夺到了一个奶头,它却哼唧着不吃,看来这个小猪崽还有点洁癖。

    娘实在没法,便使出了杀手锏,把我小时候用的奶瓶拿出来,把母猪的奶水挤进奶瓶,用奶瓶喂小花猪。这下小花猪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吧唧吧唧拼命地喝奶,恨不得把奶头咬掉。

    小花猪比我小时候的待遇可要好多了,我顿时醋意大发,感叹命运多舛,在那个艰苦的年代里,自己过的日子竟然还不如一头猪。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