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三十九章 情侣遇难天地变

    第三十九章情侣遇难天地变

    六校联赛后,我和杨霄对自己的人生都进行了反省,我想的最多的是如何让学习、爱情、生活、爱好等更好地和平相处,不致于顾头不顾腚;而杨霄想的更多的则是除了学习之外,他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快乐。

    我们就这样思考着,行动着,眼睁睁看着时光流逝,发现自己已经长大。进入初三后,我的个头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提着,转眼间就超过了石勤,简直比拔苗助长还快。

    石勤也发育了,平坦的胸部凸起了两个小山包,看得我的心直痒痒,但我还从没有零距离地抚爱过。每次眼看要成功的时候,都会被她掐得知难而退。

    我的个头长高了,肩上的胆子也就更重了。如果说以前的学习可以小打小闹,心情好的话甚至可以画波浪线,但初三要面临着升学,铁人可是在校长面前立了军令状的。

    他一天虎着个脸,甚至鸡蛋里头能给你挑出骨头来,看谁不顺眼,拉到办公室就是一顿臭骂,搞得人心惶惶,学习气氛更加浓烈。

    我可不吃他这一套,我现在可是学校里的红人了,是最有希望考进高县一中的绩优股,我的人气一片见红,就像股票一样都要涨停了。有本钱的人才敢跟铁人叫板,否则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自从我决心走写作这条路之后,一直在构思着自己的作品。我想写我的生活经历,写我的爱情,写杨霄,写身边的朋友,但却不知如何下笔。

    以前写的作文现在在我看来纯粹是小打小闹,一点上不了台面,缺乏思想性和艺术性,甚至完全是口水化的语言。

    为了弥补自己写作经验的匮乏,我决定通读偶像高尔基的作品,从他那宏观庞大的构思中和贴近现实的描写中汲取营养,于是我养成了夜读的习惯。

    我通过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服娘让我和杨霄一起睡,这下我便如鱼得水,可以心无旁骛地发展自己的爱好了。

    起初,杨霄还会催我早点睡,见我无动于衷,后来就懒得理我了。我每天坚持读书到深夜,甚至有几次趴在书上睡着了,胳膊被压麻了才醒过来,摸索着上床睡觉。

    夜晚读书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无人打扰,安静自在,而且更容易集中精神,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看累了,我有时也会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仰望浩瀚的星空,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或者倾听虫鸣,感受它们内心的孤独与寂寞,我想它们此刻也应该像我一样孤独吧。

    虽然熬夜读书,但丝毫不影响我白天的学习和生活,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还真的是精力充沛,像台永不知疲倦的永动机。

    但这种不分白天黑夜的日子,虽然没有影响我的心理机能,但却在生理机能上给我以摧残。我成了名副其实的骨瘦如柴,要说以前我还有点肌肉,现在肌肉也变成了营<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首发*</font>养滋润大脑去了,就只剩下一张人皮包着骨头了。

    石勤摸着我骨瘦如柴的小身板,心疼地都快掉泪了,她告诫我不要那么拼命,以后还指望着我养她呢。

    她不无忧虑地说:“将天,如果明年你考上高县一中,而我没考起的话,我们就不能在一个学校读书了,到时见你一面都不容易,现在想想都感到害怕。”

    “那你好好努力嘛,让我们一起携手走进高县一中!”

    “你说得倒轻巧,我们学校已经连续两年光头了,去年进去的一个还是学校保送的,想考上高县一中哪有那么容易呀!容易的话,校长就不会组建加强班,铁人也不会立军令状了!”

    我安慰她道:“退一步讲,即使我们不在一个学校,每周也能见一次面嘛,放心吧,别想那么多,好好用功。”

    当我们在喘不过气来的升学压力中拼命的时候,一场悲剧的出现几乎使我们集体走向绝望,走向崩溃的边缘。

    杨家镇自古闭塞落后,民风淳朴,虽偶有偷鸡摸狗、打家劫舍的现象发生,因事不关己,也不大放在心上。思想的落后,法律意识的淡薄,严重影响了人们的安全意识。

    那天下午放学后,吕浩然和百灵那一组负责班级卫生。卫生打扫完毕后,小组的其他同学陆续回家,只留下他们两个。虽然二人相爱已久,只是光明正大地牵过手,偷偷摸摸地亲过嘴,并未敢越雷池一步。

    今天的天气不错,凉风习习,树叶婆娑,鸟儿在枝头鸣啭,追逐嬉闹。连鸟儿都能自由自在地恋爱,肆无忌惮地交欢,更何况是干柴烈火一触即发的热血青年呢?

    其实吕浩然和百灵早就许下海枯石烂的誓言,相守到老是迟早的事,但苦于道德的束缚,二人并未敢越雷池一步。

    也是该当有事,吕浩然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竟然牵着百灵的手倾吐内心压抑已久的相思之情,好像一个追求者正向自己的心上人表白似的。

    面对吕浩然反常的举动,百灵心领神会,早已明白他的心意,抬头望望即将下山的太阳,她的脸羞得比夕阳还要红。

    百灵顺从地被吕浩然牵着,双眼迷离地沉浸在心上人的表白中,头不自觉地靠在了爱人的肩头,好一副绝妙的情侣夕阳图。

    他们鬼使神差地来到校园后面那片偏僻的空地里,曾经在那里发生过多起打斗,我们都视那里为不祥之地,所以一般不敢单独去那里溜达。

    眼看天色逐渐黯淡下来,整个世界蒙上了夜的面纱,由朦胧变作漆黑。

    百灵感动的泪水滴在了爱人的肩上,他们相拥而泣,恨不得把对方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女人真是感性的动物,因感动而忘我,因忘我而愿意牺牲一切;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因感动而冲动,因冲动而想得到一切。

    他们就这样被感动左右着,试探着雷池的深浅,忘我地相爱,准备今晚把自己交给对方。

    天早已黑透,伸手不见五指,远远能看到万家灯火,似乎在提醒他们到该回家的时候了。

    “大,大哥,那里好,好像有人。”一个醉醺醺的声音说道。

    “哪里有人?你小子是不是喝多了?”另一个头脑稍微清醒的人不满地念叨着,小解完毕后拴好皮带。

    “不会是见鬼了吧,这黑灯瞎火的,怎么会有人呢?”第三个人小声嘀咕着。

    “奥巴奥巴。。。”一个哑巴下着命令。

    “大哥让我们过去看看。”一个懂哑语的贴身小弟解释着。

    几个醉汉互相搀扶着向黑影走去。此刻,吕浩然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还浑然不觉,仍然沉浸在爱的梦幻中。

    “看吧,我说有,有人,你们还不,不信。”那个醉醺醺的家伙不满地抱怨道。

    这么近距离的声音总算把吕浩然和百灵从爱的幻想中召唤回来,他们慌乱地提上裤子,靠近墙角。百灵哆嗦着躲在吕浩然的背后。

    吕浩然吃惊而又恐惧道:“你们是什么人?想,想干什么?”

    “吆,我还以为见鬼了呢,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狗男女!”刚才那个以为活见鬼的人无耻地嘲笑道。

    几个醉汉放肆地大笑着,慢慢逼近他们。

    吕浩然大吼道:“滚开,给老子站住!”

    哑巴愤怒地吱吱哇哇,几个弟兄会意地一拥而上。百灵撕心裂肺地大喊救命,回声嘹亮,但瞬间便消失在无垠的夜空中。

    吕浩然拼命反击,在抓扯中被一块方砖击中头部,昏倒在地。那个哑巴似乎仍不解气,在吕浩然头部又狠狠地补了两砖,吕浩然的头部瞬间凹陷下去,鲜血如小溪般染红了干燥的地面。

    百灵绝望地扑向吕浩然,被几双大手牢牢抓住,丝毫不能动弹。她满怀愤怒地咬住了一个人的手臂,竟撕下一块肉来,鲜血淋漓。紧接着听到一记响亮的耳光,正打在她的太阳穴上,百灵摇晃了两下身子,感觉轻飘飘的,恍恍惚惚地仆倒在地。

    哑巴嗷嗷叫着,弟兄们不情愿地扭过头去。最残忍的一幕出现了,百灵的衣服瞬间被撕成了碎片,露出白生生的肉,在漆黑的夜里竟如美玉般发出亮光。

    被酒精麻醉的哑巴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如鹞鹰捕捉野兔,如猛虎擒拿羔羊。百灵被哑巴大幅的动作弄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随即又因锥心的疼痛昏死过去,可怜百灵的女儿身就这样被糟蹋了。

    哑巴完事后,另外几个小弟急不可耐、争先恐后地与百灵交欢。迷人的夜成了掩盖罪行的黑幕,天边的几颗星光芒黯淡了,不忍再看这悲惨的一幕。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