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十六章 发现天赋喜开颜

    第十六章发现天赋喜开颜

    班主任李正元对我宠爱有加,因为我在这个班年龄最小,但却最有潜力。他一直渴望能培养一个天才,所以私下里对我要求很严格。

    李正元喜欢梳中分头,头发油光可鉴,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他总是西装革履,皮鞋擦得锃亮,走起路来像在跳踢踏舞。他一直坚持着“头可断,发型不可乱;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擦油”的理念,把自己打扮得明晃晃亮堂堂的。

    同学们离很远就能听到他的皮鞋摩擦地板的声音,知道班主任就要闪亮登场,贪玩的同学马上停止玩耍,装出一副认真看书的样子。

    李正元上语文课时眉飞色舞,表情丰富,但骂起人来更是唾沫飞溅,不把你骂个狗血喷头誓不罢休,因此同学们想方设法不去招惹他,上课时都是一副认真极了的样子。

    李正元对我期望很大的最明显表现,就是每次提问都让我第一个回答,他听我滔滔不绝地答题,摇头晃脑,似乎很享受。那些大我两三岁的同学也打心眼里佩服我的表达能力。

    其实他们不知道我这都是被逼的啊,乌梅、李正元都把我当成了小天才,加上我有问必有答,他们就喜欢抽我回答问题,久而久之,我的口才也练得呱呱叫了。

    李正元的语文课我不敢不听,其他老师上课时,我依然我行我素,不听他们讲,一个人闷着头自学。所以半学期下来,我基本上自学完了全年的课程。

    周末,我和杨霄捡完破烂,就一起爬到村子的后山上,和大自然融为一体。观赏菜园里各色果蔬,观察脚下绿茵茵的小草,无聊时还会看蚂蚁打架,丢个草棍让它们抬。

    玩得尽兴了,我们就开始安静地看书,做题,有不懂的我就会向杨霄请教,他知无不言。这里是我们学习的园地,这里是我们快乐的天堂,在杨家镇读书期间我们自学的地方基本都在此处。

    一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李正元的语文课,放学前他给我们布置作业,让我们回家背诵刚学的那篇课文,第二天抽查。我因为玩得过了头,便把这档子事抛到了脑后,第二天上课时我翻开语文书时才发现大事不妙,忘记背了。

    我赶紧从头到尾飞快地默读了一遍课文,临时抱佛脚,死马当成活马医。

    李正元果然还是习惯性地喊我第一个起来背诵,我早已习以为常,但这次没有准备,心里紧张得要死。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慢条斯理地背诵起来,令我吃惊的是,课本上的那些铅字仿佛印在我的大脑中一样,都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我竟然很流畅地背诵了全文。李正元让我坐下<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言情,</font>,脸上流露出欣慰的表情。

    我坐下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只看了一遍啊,我的天,我竟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娘听到这个消息该多么激动啊,九泉之下的爹也会含笑望着我,替我感到骄傲。

    我把这个本领在回家的路上告诉了杨霄,他半信半疑,不置可否,然后从他的语文课本中抽出一篇课文,让我默读一遍,检验我是否吹牛。我准确无误地背诵完毕后,杨霄睁大眼睛,伸出大拇指,激动道:“弟弟,你真了不起,神童啊!”

    我有点得意忘形,笑道:“我要把这个本领告诉娘,娘一定会高兴地抱我,亲我,说不定还会说一声这小兔崽子真行!”

    杨霄听我讲到娘,并看到我惟妙惟肖地模仿娘的表情和动作,他也想到了自己死去的娘,一种落寞感悄然爬往心头。我敏感地感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便克制住兴奋,安静地陪着他走。

    娘听到我能过目不忘的消息,果然抱起我亲了一下,然后笑道:“小兔崽子真行,你爹知道了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但娘又忧心忡忡地对我说:“你能过目不忘,不要到处炫耀,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只有谦虚的人才能走得更远,何况还有那么多爱嫉妒的人!”

    我问娘“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是什么意思,她笑道:“我也是从一个长辈讲的故事中学来的,说的是一个人从小就多才多艺,被人誉为神童,当他成名后便沾沾自喜起来,安于现状,不求进步,最后江郎才尽,泯然众人的故事。”

    我高兴地叫了起来:“娘,我们也学过这篇课文,题目叫《伤仲永》,我才不学他呢,我要谦虚谦虚再谦虚。”娘点点头,又摸摸我的头,欣慰地笑了。

    我那个不苟言笑的同桌名叫刘翠,她上课时总是坐得端端正正,极端认真地听老师讲课,课本上密密麻麻记着笔记,认真得近乎变态。但她每次考试都考得很一般,失望地看着试卷发呆,郁闷的表情谁都看得出。

    我试着去安慰她:“刘翠,学习要摸索出一套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

    她想了一会,似乎顿悟了,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算是对我的回答。

    读三年级都大半学期了,班里的同学都认识我,但我只叫得出几个同学的名字。这说明我的人际关系很差,因为我总是喜欢闷着头自学。

    为了弥补我人际关系的失败,多交几个朋友,下课时我便在座位上打量班里的同学。男同学喜欢打打闹闹,女同学喜欢说说笑笑,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结伴去上厕所。

    看到他们快乐的样子,我忍不住想为什么刘翠不苟言笑呢,下课了她也在抠弄她解不出的数学题,不跟我说话,我深感恼火。我看了一眼她正在冥思苦想的题,随口说出了答案,她好像茅塞顿开般赶紧写了上去,我不开口了,她又狗抓刺猬——无从下手了。

    这种爱学习,死学习的同学其实也很可怜,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收获却与努力不成正比。也许像刘翠这样的人还大有人在,如果没有他们,也就衬托不出像我这种自学能力超强的天才了!

    越是偏远贫困、保守落后的地方,越容易出草莽悍匪。那些高年级同学从来没把老师放在眼里,他们成群结队,在厕所里抽烟;他们把小砖头往女厕所里扔,喜欢隔着墙听她们尖叫;上课时自己不听讲,也得影响其他同学听讲;老师批评他,他当耳旁风,再严厉点,他们连老师都敢打。

    我就听说过好几起学生打老师的事件,为此还开除了几个学生,但依然起不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校长也没什么好办法,不得不任由班主任狠狠地修理那些无法无天的学生,变着法体罚他们。

    做俯卧撑,做下蹲,跑步等体罚,根本治不了他们,时间一久,反而练出了他们身上的肌肉,难怪他们敢打老师呢!

    但有的班主任,即使高年级的学生望之也要生畏,李正元就是这样一个让学生害怕的老师。

    他之所以让学生害怕,主要是因为他够狠。他才不用那些老套的体罚方式教训那些土匪学生,他有自己一套折磨人的办法。

    他先从学生的内心入手,攻破他们心里的防线,然后才开始漫长的惩罚措施。被他惩罚过的学生看见他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浑身发抖。

    李正元的眼神里透着一股狼的狠毒,再叼的学生被他盯上个把小时,心里的防线也会不攻自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让你面壁思过,一站就是一天;他让你用衣服给他擦皮鞋,然后顺势一脚把你踢倒;他让你跪在讲台上,一跪就是一节课。。。

    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听高年级的同学讲的,李正元对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学生还是主要以仁爱为主的,武力总是用来教训那些敢把天捅破的土匪学生的。

    我谨遵娘的教诲,除了娘和杨霄知道我过目不忘的本领外,连对我器重有加的李正元我都没有透露半点风声。

    我让杨霄保守我的秘密,我要做一个深藏不露的人,到关键时刻再一飞冲天,一鸣惊人。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