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七章 赶集走失吓死娘

    第七章赶集走失吓死娘

    一天傍晚,娘背着我从山上下来,离家老远就听到邻居马大婶扯着嗓子喊:“将天娘,有你一封信,快回来!”

    娘加快了脚步,颠得我如坐摇篮。拆开信封,里面有张草纸,纸上有几排歪歪扭扭的铅笔字,字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信封里还有一沓钱,娘数了两遍,整整一千。

    娘请马大婶的老公杨铁锤帮忙念信,上次那封信也是他念的。杨铁锤一边抽旱烟,一边看信。只见他乌唇大开,黄牙外露,缓缓念道:“将天娘,上回俺答应你们娘俩,工程一完工就能领一大笔钱,就能让你们娘俩过上好日子。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包工头那个黑心的王八蛋,领到工程款就跑了,政府抓了两个月也没抓到。俺和工友们找政府大闹了一场,政府发了点抚慰金,并出面把我们安排在煤矿干活。虽然比以前更累,更苦,但每月都按时发钱。这是俺领的第一个月工资,随信寄至。看完信,代俺亲小兔崽子一下。”

    娘没等杨铁锤念完,眼圈早红了。拿着钱的手哆哆嗦嗦的,好像得了羊癫疯。马大婶一旁安慰道:“将天娘,这下你们娘俩的日子要好过些了,哎,就是苦了杨炳这个老实人!”

    杨铁锤瞪了马大婶一眼,没好气道:“不会劝人就别乱叨叨,长个嘴巴一天到晚拉风箱,还不快回去做饭!”

    马大婶红着脸跟在杨铁锤屁股后面回家去了。

    娘拿着钱久久不能平静,想起爹的嘱咐,在我红润的脸蛋上吧唧吧唧亲了两口,那声音就像碾死了两个臭虫。

    从此后,我们娘俩的生活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娘不用那么拼命地干活了,她那经常疼痛的说风湿又不是风湿的腰,疼得也不那么频繁了。娘也不用一天两顿窝头下咸菜了,可以吃白面馍馍了,高了兴,还会买几斤猪肉,滋润滋润我们快要生锈的肠道。

    更重要的是娘也敢穿新衣裳在人群里走动,挺胸抬头地炫美了,馋得那群色鬼舔舌头,吞口水。

    最重要的是我每周都有奶粉喝了,我对奶水的热爱你们是无法想象的,就像久旱而逢甘霖,就像干柴遇到烈火,总之是为了她可以上刀山下火海的那种。

    在奶水的滋润下,我的身体和大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育着,一个月后我就能清楚地叫“娘”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我清晰地叫出第一声“娘”时,娘激动得手足无措的模样。

    娘当时正在灶房炒菜,我悄无声息地摸了进去,看着地锅里熊熊燃烧的劈柴,映红了我的小脸。我感到脸上奇烫无比,咧咧嘴,想哭未哭,喊了声“娘”。

    娘被这突<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最快;</font>如其来的一喊惊了一跳,把本来该往菜盆里倒的脏水倒进了锅里,这下一道鲜美的素菜变成了狗都不喝的青菜汤。

    娘反应过来后,搓搓手,跺跺脚,抱起我,亲了又亲,口中念念有词:“乖乖,你会喊娘了,娘没白疼你!”

    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一直教我喊“爹”,但我总是出嘴成“娘”,娘很失望,这下她终于明白了我喊“娘”纯粹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我可能对任何人都会喊上一声“娘”。

    我走路越来越稳,但杨霄哥哥有时候拉着我小跑,也会把我摔个狗啃泥。我不哭,因为他要带我去捉蝴蝶。

    后山菜园里有成群的蜜蜂和蝴蝶,我们蹑手蹑脚,屏气凝神,看蜜蜂采蜜,听它们唱歌;看蝴蝶舞蹈,观它们画图,菜园里五颜六色的色彩装扮着我们童年的颜色。

    红的辣椒、西红柿,绿的青椒、黄瓜,紫的茄子,白的豆角,黄的油菜花。。。一切色彩都撞击着我们幼小的心灵。

    忙活半天,蝴蝶没逮到,我俩浑身上下却开上了染坊,色彩斑斓,很像两个花花绿绿的小怪兽。

    回到家,娘假装生气道:“又跟杨霄疯去了吧?以后不准再去菜园里搞破坏了!”

    我嗫嚅着喊一声“娘”,然后接过娘递过来的奶瓶,吧嗒吧嗒大口喝起来。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今年的冬天冷得特别早,还没到大雪节气,雪早就大片大片地飘了下来,经风一吹,跳起奇怪的舞蹈。

    我快两岁了,爹也该回来了,但他没有回来,只收到他一封字迹潦草的信和两千块钱。又是杨铁锤大爷念的:“孩他娘,对不起你们娘俩,俺今年不能回家过年了,煤矿上有批货要得紧,得在春节加班。不过春节期间干活发双倍工资呢,随信寄上两千块钱,希望你们娘俩过个好年!小兔崽子肯定又长了不少了吧,会不会叫爹了?替我亲亲他。”

    娘很失望,但她忍住了想哭的冲动,把信小心翼翼地收好。

    今年的年过得有些落寞,虽然吃的好了,穿的好了,但没有爹的年不是个好年。娘百无聊赖,平生第一次带我去十里外的杨家镇赶集。

    娘平时赶集时总是把我放在马大婶家,不管我的死活。这次,她带我去赶集,一是因为我会走路了,不用她时刻背着;二是想带我出去见见世面,怕我和杨霄一天到晚在菜园里和蔬菜玩,和昆虫玩,玩傻了!

    望日村位于半山腰,向上望是山,向下看是悬崖峭壁,崎岖不平的山路盘山而绕。我们喝的是从山上流经而过的山泉水,夏天清冽甘甜,冬天温暖润肺,吃的是绿色果蔬,无污染,无公害。

    望日村的村民身体健康,气色绝佳,主要得利于天地灵气,钟灵毓秀。

    娘一路上一会背我走,一会牵我走,背我的时候多,牵我的时候少。我一路上东张西望,像发现了新大陆、新天地似的,生怕错过了任何一处风景。

    两个小时后,我们总算赶到了杨家镇。熙熙攘攘,人山人海,都是为生活忙碌的人。

    各种各样的我从未见过的小东小西,吸引着我的眼球,我这也想要,那也想要,这个想看,那个想摸,眼花缭乱,丢了西瓜捡粒芝麻。

    吵嚷声,叫卖声,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混杂在一起,冲击着我的耳膜,令我眉头紧锁,紧紧地抓住娘的脖子。

    杨家镇是高县第一大镇,虽然我们望日村是贫穷的,但杨家镇是富裕的。杨家镇的地理位置在高县正中,交通发达,人烟鼎盛,是做买卖,发歪财的首选之地。

    娘背着我走在杨家镇宽阔的街道上,采购生活用品。当给我买奶粉时,我看到柜台里推挤如山的奶粉和各式各样的奶瓶,我的眼睛顿时放出光来,心想这么多宝贝如果都属于我该有多好!

    令我失望的是,娘只买了一袋,我扯着嗓子喊:“娘!”

    娘心领神会,又买了一袋,我还是不依不饶,继续大喊着“娘”。娘对我的贪得无厌很生气,就算我喊破嗓子她也不理我了,继续买其他的去了。

    娘在一家布店里和老板娘讨价还价,我东张西望,被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吸引住了,便小跑着追了上去。

    小狗在人群中东躲西藏,我也被人群淹没。当小狗消失不见时,我也找不到娘了。

    我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在街道上搜寻娘的模样。最后我回到了那家卖奶粉的地方。老板亲切地问道:“小家伙,为什么哭鼻子啊,找不到娘了?不要怕,你就呆在这里,我保证你娘肯定会找到这里来的!”

    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我看到奶粉马上就不哭了,饥渴地望着堆积如山的奶粉,不断地舔着嘴唇。

    天色渐晚,娘终于找到了这里。我看到她头发凌乱,神色匆忙,眼睫毛还挂着泪珠。我伸开双臂,想让娘抱。

    娘粗鲁地一把抓起我,在我屁股上狠狠掴了两巴掌,痛得我咧嘴大哭。娘还骂道:“小坏种啊,哪个还你乱跑的?你要是走丢了,娘怎么向你爹交代啊,你是想要娘的命啊!”

    娘背着我回家,边走边啰嗦,到家时天早就黑透了,我也不哭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