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五章 周岁庆生喜气扬

    第五章周岁庆生喜气扬

    爹金屋藏娇的事很快传遍全村,左邻右舍都串门来看美娇娘。爹嘴巴上说白素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大家都心照不宣,也没揭穿他。只是在向邻居借钱办婚礼时被问道:“你这么多年存的钱哪去了?”爹顿时哑口无言。

    半月后,婚礼在村长的主持下举行。穿上新衣的白素,更是貌比天仙。杏脸桃腮,鼻梁高挺,红唇轻启,香风浮动。看得那些男人们连吞口水,骂道:“杨炳这狗日的,真是傻人有傻福!啧啧,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爹晚上醉醺醺地摸进洞房,搂着娘就要那个,看来憋了三十年对他来说是有点残忍。

    娘一把推开爹,生气道:“等你酒醒了再说,别完事后不认账!”

    爹没法,洞房花烛夜又睡了一夜地板。第二天晚上,爹搂着娘,傻乎乎地问:“那些人贩子没怎么着你吧?”

    娘瞪了他一眼,生气道:“是不是我被怎么着了你就不要我了?”

    爹看娘生了气,便低声下气道:“俺,俺不是那个意思,你要是被欺负了,俺找他们算账去!”

    娘用指头在爹额头上用力一点,羞涩道:“死鬼,有没有怎么着你一会不就知道了吗?”

    爹如梦初醒,一夜缠绵,从此对娘更加俯首帖耳,百依百顺。爹其实不是个怕老婆的人,他那是让,是包容。

    “老婆孩子热炕头”是望日村幸福的标志,爹自从有了娘,他一直沉浸在幸福中,但唯一遗憾的是几年过去还是没有一男半女。后来看了医生,说是娘身子弱,需要大补。爹便把结婚后存的钱全用在给娘补身子上,就差补出鼻血来了,总算怀起了我,爹的幸福指数蹭蹭蹭就上去了。

    爹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看着娇妻爱子,眼睛里忍不住潮湿起来,奔向我和娘,放下包袱,抱着娘,抽泣道:“孩他娘,俺回来了,苦了你了!”

    娘声泪俱下道:“死鬼,你总算回来了,还以为你不能和我们娘俩一起过年了呢!”

    爹松开娘,从娘背上抓起我,就像抓起一只大青蛙,在我脸上亲了又亲。我哭了起来,因为爹坚硬的胡茬弄疼了我。

    爹破涕为笑道:“这小兔崽子,白白胖胖的,像头小猪崽似的,看把你娘折腾成啥样了。”

    爹一手背着行李一手抱着我,娘一手牵着爹,一手拍打爹身上的雪。我们一家三口在这漫天飞舞着白雪的银白世<fontstyle="float:left;line-height:0;font-size:0;overflow:hidden;width:20px;">看:!书网(武侠’</font>界里坚定地往家走,上演着团圆的喜庆。

    回到温暖的屋子里,爹狼吞虎咽地啃完两个窝头,灌了两杯开水,喘了一会气,才绘声绘色地讲他这一年来的经历,他们围攻包工头的情景,他长途跋涉回家的过程等。

    从他的讲述中,娘得知他几乎把所有的生活费都寄给了我们娘俩,他自己有上顿没下顿,饥一顿饱一顿的,又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累得都不成人形了。信上说的包吃住,纯粹是安慰我们娘俩的。

    娘心疼得直抹眼泪,爹反而安慰她道:“孩他娘,这几年老天爷跟咱庄稼人不对脾气,庄稼欠收,让你们娘俩跟着俺遭罪了。俺这次出远门打工,算是见了大世面,开了眼界,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让这个小兔崽子读书,上大学,将来到大城市工作,再娶个城里姑娘,嗨,到时生活别提多滋润了!”

    娘假装生气道:“你一天就只知道幻想,先把这个年过好再说!”

    爹第二天天没亮就冒着风雪进县城采购年货去了,傍晚时分才回到家,全身都是雪,眉毛胡子全白了。

    娘乐道:“孩他爹,你这是拌圣诞老人呢?今天是除夕夜,不是圣诞节!”

    爹拍掉全身的雪,傻呵呵道:“孩他娘,快来看,看俺都买了些什么,俺买了十斤白面,一把韭菜,一斤肉,咱们一会包饺子吃。还给将天买了个奶瓶,一袋奶粉,给这小子也改善下生活。”

    娘不乐意了,忧心忡忡道:“孩他爹,你买这么多东西没少用钱吧,再过几天将天就满一周岁了,你不在的时候左邻右舍没少帮助我们,特别是他杨旭大伯隔三岔五都来看我们娘俩,我们怎么着也得请邻居们吃顿饭吧,过日子可比树叶还稠!”

    爹大大咧咧道:“别担心,孩他娘,等过完春节,俺回到工地,工程一完工,就能领到一大笔钱啦,到时候给你们娘俩汇过来,先把账还了,你们娘俩再买几件新衣服,保准你打扮起来还是跟仙女似的。”

    娘苦笑道:“还仙女呢,我都快成老太婆了,好了,别耍贫嘴了,和面包饺子吧。”

    除夕夜和春节,爹娘吃饺子,我喝奶粉。我闻着奶香,似乎唤醒了对母乳的依恋,我贪婪地吧嗒着小嘴,一瓶奶三下五除二就喝得精光。爹娘瞪着吃惊的眼睛道:“这小子也憋了快一年了!”

    春节那天,大雪变成了小雪,小雪在傍晚时便停了。爹娘起了个早,抱着我给长辈们拜年。那些长辈伸出粗糙的手摩挲我的脸,我的脸感到一阵痉挛。之后他们会塞个红包给我,有的直接交给娘,有的塞在我的襁褓里,还有个老不正经的老头把红包塞到我鸡鸡下面,说是图个吉利,长大后肯定能挣大钱。

    春节气氛浓浓的,鞭炮声,孩子的吵闹声此起彼伏,还有几户有钱的人家放起烟花,庆祝着新年的到来。几个半大孩子堆雪人,几个小点的孩子打雪仗,他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爹娘回到家,把我收到的红包集中到一起,再去掉拿出去的红包,还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娘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边写边说:“他爹,我把请客的名单列好,请人的事就交给你了。”

    爹嘿嘿笑道:“中。”

    一周后,高朋满座,就在我家院坝里,摆了几桌酒席,一是为了庆祝我年满一周岁,二是为了答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亲朋好友。

    酒席上,我成了焦点人物,这个抱一下,那个拧一下,都把我当成了玩物。尤其是那些坏小子们,趁大人不注意,在我脸上用笔乱画,我很快就成了个花脸猫。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两三岁的儿童,推着比他高很多的哥哥姐姐们,央求道:“哥哥姐姐,别欺负我弟弟,求求你们啦!”

    那些坏蛋哪里会给他面子,在我脸上胡乱画一气,然后笑着,哄闹着跑开。

    两年后,我才知道这个两三岁的儿童名叫杨霄,他比我大两岁,他的生日比我只晚两天。

    爹举起酒杯,吞吞吐吐表达了谢意,就自顾自喝他的酒去了,全靠娘一个人里里外外地张罗忙活。

    闲人张乜斜着眼看我爹,阴笑道:“兄弟,俺老张没亏待你吧,你能有今天全靠俺,得了个如花似玉的娘子,还生了个白胖小子,这下你们老杨家算续上香火喽!”

    爹看不惯他那副嘴脸,当时就想给他两下子,但还是忍住了,陪着笑脸道:“他大伯,咱啥也不说了,俺敬你三杯!”

    杨霄的爹杨旭腆着大肚子,一歪一斜地走到我爹面前,醉眼朦胧道:“杨炳,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后天我儿子杨霄满三岁,你必须来啊,咱哥俩好好喝几盅。”说完和我爹碰了个响,一饮而尽。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