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120章 悲剧频生结局喜(大结局)

    第120章悲剧频生结局喜(大结局)

    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波折,竟很久没去看望娘,我真是不孝。虽然我偶尔和娘通电话,也只是嘘寒问暖,彼此报喜不报忧。

    从电话里,我听出娘压抑地咳嗽着,她告诉我只是不小心感冒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没有过多担心。

    顾晓莲邀请我娘去她家做客的信号十分明显,她这是认可了我和莫玲玲男女朋友的关系,也就是说基本肯定了我——她这个未来的女婿。

    我和莫玲玲兴高采烈地回家看望娘,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双方家长见面这种大事,还是得莫玲玲亲自邀请才能表达诚意。

    看到娘后,我和莫玲玲都怔在了原地,傻掉了。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娘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她拱桥一般的驼背再也直不起来,连抬头都很吃力。她的面色蜡黄,毫无生气,而且不停地咳嗽着。她每咳嗽一下,我的心就跟着痛一下。

    看着她沧桑衰老的模样,我和莫玲玲都忍不住流下泪来。我扑上去抱住娘瘦弱无力的身体,痛哭失声道:“娘,娘啊,您这是怎么了?是孩儿不孝,孩儿没有照顾好您!”

    娘抹了两把泪,坚强道:“娘没有什么,只是得了肺炎,让你们担心了。”

    听娘如此说,我更加感觉无地自容。

    我硬要拉着娘去医院检查。娘这下真的生气了,她用力挣开我的手,不再理我了。

    我知道娘的脾气,就暂时随她吧。莫玲玲在一边安慰娘,并告诉了娘顾晓莲邀请她做客的事。

    娘一听连连摆手道:“我这老太婆都是快入土的人了,又穷又土,还是不去了吧。”

    我俯在娘的耳边轻声道:“娘,你不去见亲家母,我和玲玲的婚事怎么办?”

    娘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点了一下我的额头,笑道:“你这混小子,傻人有傻福啊!”

    娘如约去了顾晓莲家。娘那天穿了一套全新的衣服,把自己从头到脚打扮了一下。但就算如此,还是令众人很吃惊。

    他们可能做梦都想不到,相貌堂堂的我,竟然是眼前这个不起眼甚至可以说丑陋猥琐的老太婆生的。

    我对他们的反应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第一次看见顾晓莲时不也有同样的反应吗?

    顾晓莲也许和我娘一样,以前都是貌美如花,但在生活的逼迫下,才一步步被煎熬成这般模样。

    双方家长谈论过往,都被彼此曾经的相似经历感染,竟然情投意合起来,聊起往事来长吁短叹,流泪不止。

    娘一边流泪,一边咳嗽,令在座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顾晓莲拉着娘的手到她的卧室畅谈去了,外婆留下来和我们说笑。她对顾晓莲的为人再清楚不过,毕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嘛。

    外婆笑容满面地神秘地告诉我们道:“我猜过不了多久我们家就要有喜事发生了。”

    我和莫玲玲相视而笑,心照不宣。

    果然在我送娘回家的路上,娘的嘴巴高兴得合不拢。娘告诉了我她和顾晓莲为我和莫玲玲选定的结婚日期,大约在一个月后。

    我兴奋极了,趴在娘的怀里撒娇。娘笑着说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一点都不稳重。我听着娘强烈的咳嗽声,幸福和感恩填满了我的心。

    我把和莫玲玲的结婚日期告诉了杨霄。他替我感到高兴,并说一定和夏茉莉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

    杨霄还说他和夏茉莉正在准备博士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后,准备去美国继续深造。他还告诉我他和夏茉莉扯了结婚证,只是没办酒席。他们结婚后还收养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侄女,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家人。

    最后,杨霄告诫我,他和娘通电话,娘总是咳嗽个不停,让我照顾好娘,否则他饶不了我。

    我还邀请了王大力、冷少天等人,他们也都答应一定来参加我和莫玲玲的婚礼,而且婚礼那天还要闹洞房。这群人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就在我和莫玲玲全家都热火朝天地准备婚礼时,我娘却倒下了。送往医院急救,医生摇摇头,无奈道:“发现得太晚了,心脏病加肺癌晚期,准备后事吧。”

    听到医生的话,我当时就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满天繁星。我一骨碌跳下床,就往娘的病房跑。

    病房里站满了人。莫玲玲的一家人,张总,车车,秀秀,欧阳恪,余华都在。娘憋着一口气,颤巍巍地拉着我的手,吃力道:“天儿,别难过,娘马上就能见到你爹了。娘走后,你就把娘的骨灰和你爹葬在一起,娘要守着他,他一个人在那边寂寞。你要好好待玲玲,娘替你们感到高兴。娘走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别让娘担心。”

    我一边流泪一边喊娘。

    娘又对莫玲玲说:“玲玲,阿姨看来是参加不上你们的婚礼了。天儿从小被我惯坏了,你多担待着点。夫妻俩互相包容,好好过日子。阿姨在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个心愿,就是想听你叫我一声娘。”

    莫玲玲一边哭泣一边叫妈。

    娘微笑着走了,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大家,离开了我。

    娘被火化后,我带着娘的骨灰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家——望日村。家乡的变化很大,很多乡亲修起了小楼房,山路也变成了水泥路。

    得知娘去世的消息后,乡亲们个个都很哀痛,为她受苦受累的一生而致敬。

    在娘下葬前,我一直在等着杨霄回来。他得知娘去世的消息后,更是悲痛万分,马上动身往家赶。

    在等待杨霄的过程中,我从马大婶的口中得知闲人张出狱后,不思悔改,重操“旧业”,构成累犯,估计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中度过了。

    马大婶还说杨旭由于在狱中认真改造,还立过一次功,几个月前被提前释放。他回来变卖房产后就离开了,不知道他的去向。

    又等了几天,还不见杨霄回来。我打电话给他,电话是夏茉莉接的。

    夏茉莉泣不成声,说杨霄在去飞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至今仍昏迷不醒。

    我把娘埋葬后,对着爹娘的坟连磕了三个响头,马上坐上了去北京的飞机。

    杨霄静静地躺在医院里,面容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守护着他的有夏茉莉和他们收养的女儿。女儿确实乖巧可爱,礼貌地喊我叔叔。

    令我吃惊的是,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坐在床头握着杨霄的手低头痛哭。

    当他抬起头时,我端详了半天。当认出他来时,我不自觉得长大了嘴巴。这个老者竟然是杨霄的亲爹杨旭。

    杨旭变化很大,给人的感觉已近风烛残年。杨旭和我聊了一晚,他说这么多年他都是在忏悔和眼泪中度过的,他现在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杨霄能认他这个爹,能看着杨霄生活得幸福。可是没想到,杨霄竟然出了车祸,医生说能否醒来就看他个人的造化了。如果醒不来,杨霄也许会成为植物人。

    杨旭在我面前都抑制不住失声痛哭,看来他真的是知道错了,决定痛改前非了吧。

    我和莫玲玲的婚期转眼就要到了,我不得不离开昏迷的杨霄,重新回到江南市。临走前,我留了一笔钱给夏茉莉,以减轻她医治杨霄的负担。

    虽然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和莫玲玲的婚期依旧如期举行。

    婚礼那天,天气和美,喜气洋洋,高朋满座,热闹非凡。王大力、何佳慧、冷少天、邬倩倩等人都来了,张总、车翠萍、杨远秀、欧阳恪、余华也都来了,真是令我感动不已。

    那天晚上他们果真闹了洞房,折腾得我和莫玲玲一夜没睡。

    王大力等人走后,我们的生活又恢复如初,只是在心灵的阴霾上多了一些喜庆。

    娘生前一直受苦遭罪,没过上一天好日子,都是儿子不孝。娘,你在另一个世界里,看着儿子幸福吧,儿子不会让你失望的!

    莫玲玲全家人都很支持我明年的国际作家评选赛。因此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创作上,一连写出几部长篇小说。

    我的长篇小说出版后,社会反响很好,销量极佳。又加上张总的包装推销,小说被译成几十种外文出版,影响很大,我也顿时声名在外。

    顾晓莲从此对我更加疼爱有加,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我一直在关注着杨霄的情况,可他仍然没有醒过来,杨旭、夏茉莉在医院轮流照顾他。

    冬去春来,国际作家评选赛终于开幕了。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夺,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前四强。冠军的争夺赛更是进入白炽化状态,可谓惨烈。

    张总一直在评选赛中斡旋,又加上我的实力,我最后不孚众望,最终夺得了桂冠。

    在评选赛落幕那天,我流了很多泪,里面饱含了太多的真情,简直要把我融化了。

    拿了冠军,我的身价一夜之间暴涨。且不说巨额的奖金,单是数十家国内外出版社的版税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各大媒体都预约采访我,于是我决定举办一个大型的记者招待会。在记者招待会召开前,杨远秀和余华已公开恋爱。更令人吃惊的是,车翠萍也答应了欧阳恪的追求,他们幸福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我真替他们高兴。

    欧阳恪的巨大转变再次证明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人,人都是会变的,关键看你愿不愿意改变。欧阳恪变了,最终抱得美人归。

    记者招待会那天,张总讲了开场白后就匆匆离开了,她可是个大忙人,得应对国内外的很多出版商。

    张总离开后,招待会就全权交给了我。为了回答第一个女记者的提问,我就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来讲述我的故事,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在我讲完故事后,其他记者也没有要问的了,因为他们问题的答案都在我的故事中。

    记者招待会结束,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顾晓莲被掌声惊醒,随同我和莫玲玲离开现场回家。就在回家的路上,我接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夏茉莉告诉我昨天晚上杨霄奇迹般醒来了,并和父亲谈了一夜。今天早上父子终于相认了,杨霄也准备中午就出院。

    我和莫玲玲都高兴极了,本来打算回到家就开始实施“造人”计划。现在不得不改变计划,我们马上飞往北京。(全书完)。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