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115章 有惊无险遇张总

    第115章有惊无险遇张总

    求得二位美女的原谅后,我的心情一下就舒畅了,工作、写作比以前更加勤奋了。我把以前发表的小说装订成册,准备出本合集。

    欧阳杰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使我大跌眼镜。他笑容满面道:“小杨啊,你的文笔很好,前途不可限量。我最近遇到一个大客户,想把你介绍给她认识,要不今晚一起吃个饭吧?”

    我受宠若惊,老板抬举我,我不能给脸不要脸啊,于是便欣然答应了。

    我准时来到约定地点,是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包间很大,却只坐了五个人。欧阳杰、杨远秀、余华,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帅哥,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当余华、杨远秀看到我时,他们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欧阳杰简单介绍后,我知道那个中年妇人是张总,应该就是欧阳杰口中的大客户。那个年轻帅哥姓陈,是张总的秘书。

    张总很大度地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她的手虽然还算光滑,但我能感觉到已不细嫩。

    欧阳杰把我安排在张总身边坐下,余华坐在我的旁边,张总的另一边坐着陈秘书。欧阳杰就与杨远秀坐在一起,俨然把她当成了贴身秘书。

    张总能言善辩,出口成章,不断地寻找话题与我交谈。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出了她恨不得一口吃了我。

    口才好也就罢了,没想到张总的酒量更是了不得。她一边喝酒一边劝酒,半斤酒下肚,她屁事都没有,而我都有点晕乎了。

    陈秘书也在一边火上浇油,不断地给我添酒、敬酒。欧阳杰满脸笑意,不知道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杨远秀心事重重,躲避着欧阳杰不听使唤的脏手。她秀眉紧锁,担心地看着我。

    余华紧咬嘴唇,喝着闷酒。一会盯我一眼,一会偷瞄一下杨远秀,如坐针毡,和平时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欧阳杰端起酒杯道:“张总,我敬你,这两位年轻帅哥都是我们出版社的青年才俊,今天借此机会介绍给张总认识,还请张总以后多多关照。”

    张总笑容可掬道:“请欧阳老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调教他们的。”

    调教这个词含义太丰富,我听后直起鸡皮疙瘩。

    余华一不做二不休,端起酒杯敬了张总一大杯,然后挨个敬酒,很快便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被服务员搀扶到楼上的房间做梦去了。

    我也很想去睡觉,但欧阳杰一直给我使眼色敬张总酒。看在欧阳杰给我涨工资,给我出书的份上,我今天就豁出去了。

    我和张总都差不多喝了一斤白酒。她满脸红霞飞,毫不顾忌地色眯眯地盯着我看,我早就晕菜了,只是竭力保持一分清醒,才不致让自己出丑。

    杨远秀也喝了一杯酒,她在敬我酒的间隙对我频使眼色。其实哪里需要她提醒,我早就意识到张总不是什么善茬了。

    我假装喝醉,趴在桌上假寐。很快,服务员就把我拖到一个房间里,把我丢在了床上。我闻到阵阵幽香,浑身发起热来,这真是个不错的房间。

    没过多久,我在熏香中沉沉睡去,直至感到身体酥痒才恢复了一丝清醒。

    我感觉到有两只手在我胸部轻轻地抚摸,还有一条湿滑的舌头从我胸部滑过,酥痒感越来越剧烈了,我的意识也逐渐恢复了清醒。

    我强打精神,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我模糊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正躺在我的身侧抚摸我,偶尔还用舌头舔我。再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张总。

    我浑身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张总用很吃惊的样子看着我,脸一下就红了。我意识到当面揭穿她会使我们都很尴尬,于是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我假装起梦游来,闭着眼睛四处摸索,嘴里说着莫名其妙的怪话。张总试图打断我,温柔地呼唤我的名字:“将天,将天,我好不容易再次与你相见,你怎么就梦游了呢?”

    从她的话语中我听出她也多半喝醉了。听她喊得如此亲热,我更加糊涂了。莫非她口中的将天和她曾经有着刻骨铭心的经历吗?

    我就试她一试,便装模作样地问道:“我没有梦游,我就是将天,有话快说,我的时间不多了!”

    张总惊诧莫名,激动道:“将天,难道真是你吗?难道上天终于被我的思念感动了,让你附身在这个帅哥身上吗?将天,你听我说,你的死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能活过来的话,让我现在马上去死我都会毫不犹豫!”

    张总说完就扑在了我的怀里。我感觉到两团绵软,闻到浓重的酒味,突然喉咙发痒,欲吐之而后快。所以我继续装腔作势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心意,这下我死也瞑目了。我附身的这个家伙醉得太厉害了,我实在受不了他身上的味道,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说完我就冲进卫生间大吐特吐,然后拉屎打屁,把原本一间香气扑鼻的房间弄得臭气熏天。

    我假装恢复了意识,用我原本的声音道:“外面有人吗?是谁在我的房间里?”

    张总抓住这个机会,悻悻地离开了我的房间。张总走后,我再也睡不着,担心起杨远秀的安危来,便打电话给她。

    当得知她安然地回到住处后,我的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回肚子里。

    天亮后回到出版社,还没走进办公室就听到他们在窃窃私语。欧阳恪看到我,满脸贼笑,多半是以为我昨晚光荣献身了。

    我清者自清,埋头改我的稿子。车翠萍关心地问我:“你昨晚喝醉了,没出什么事吧?”

    还没等我开口,欧阳恪就笑道:“他能出什么事?不但不会出事,应该还挺享受。”

    余华红着脸不开腔。

    我没好气道:“享受个屁,我喝得人事不省,什么都不知道。”

    欧阳恪还想洗涮我几句,这时欧阳杰进来了,他便住了口。欧阳杰把我喊到他办公室。

    我以为他肯定要骂我一顿,结果只是关心道:“昨晚你喝的太多了,醉酒伤身啊,你下次可得悠着点。张总那边,我会解释,下次再安排时间见面,你可得少喝点。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提起你的名字时,张总就惊呆了。她让我多关照你,还说如果我做到了,她会一直和我们出版社合作下去,真是见了鬼了!小杨,下次你可得卖力点啊!”

    我听后也很吃惊,但一听说还有下次,而且让我卖力点,我的心都凉了。这哪里是去见客户,简直是去当“三陪”啊。

    晚上回到住处,车车和秀秀都围着我问昨晚发生的事。我实话实说后,她们半信半疑地盯着我。

    车翠萍笑道:“到嘴边的肥肉你真的给吐出来了?”

    杨远秀也笑道:“你真的有那么好的定力,那不成柳下惠了?”

    我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言外之意是你们爱信不信。

    我的小说集出版后,销量还不错,钱包也跟着鼓起来了。娘替我感到高兴,莫玲玲更是为我自豪。

    娘吃了治心口疼的药后,症状有所缓解,我就更加确信是她的老毛病犯了,也没有带她去医院检查。

    欧阳杰果然言出必行,又安排了一次和张总见面的晚宴。这次就我们四个人,余华和陈秘书都没有来。张总这回不但打扮得花枝乱颤,而且还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张总说明年国际作家协会将举办一个世界性的作家评选赛,冠军将获得巨额奖金,其作品也将会被数十家国内外出版社竞相出版,而她手下的出版社就是其中之一。

    张总希望我能参加明年的比赛,说我的作品很有潜力,鼓励我再写出几部高质量的长篇小说来。参赛的所有费用及环节,都不用我费心。

    我何德何能,竟受张总如此抬爱,今晚打算豁出去了,准备以身相许。谁料张总今晚判若两人,只喝了一点红酒,吃了晚宴后就离开了。

    看来张总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龌龊,说不定是我生命中遇到的像马雄飞一样的另一个贵人呢。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