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的作家梦

第113章 玲玲深情诉往事

    第113章玲玲深情诉往事

    敬了几圈酒后,加上心情不好,我很快就意识模糊了。虽然头脑晕晕的,但我潜意识里提醒自己,这是第一次见莫玲玲的父母,千万别出丑。因此,莫大勇继续劝我酒的时候,被我果断拒绝了。

    吃完饭后,我礼貌地与莫玲玲的家人道别。他们个个喊我下次再来,只有顾晓莲沉默无声。

    玲玲送我上车,我看出她满脸的歉意,心里竟隐隐作痛,我受的那点委屈,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莫玲玲突然转身跑了回去,令我满脸茫然。不一会她又跑了回来,笑道:“我送你,刚才回去跟他们说一声。”

    我和莫玲玲找了一个幽静的咖啡馆,静静地聊天。莫玲玲向我道歉,说顾晓莲让我受委屈了,她代她娘替我道歉。

    我拉着她的手,深情道:“玲玲,为了你,再大的委屈我都能忍受!”

    莫玲玲感动极了,躺在我的怀里,静静地诉说起往事来。

    她说她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家里条件很差。父母都是靠种庄稼维持生活,哥哥又不争气,吊儿郎当,在学校里不学习,拉帮结派,到处惹是生非。父亲想让哥哥退学,母亲坚决反对。

    因为经济问题和哥哥的教育问题,父母经常吵闹。父亲拗不过母亲,就撒手不管了,还经常借酒浇愁,对未来陷入绝望。

    一次偶然的机会,说是国家征兵,母亲就极力支持父亲去。父亲的年龄大了几岁,不符合征兵条件,需要对负责征兵的干部送礼请客,打通关节。

    母亲最后拍板作出决定,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父亲去当兵。于是拿出所有家底,变卖了一些家具,最后父亲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了兵。

    父亲进了部队,一去就是三年,其间只收到过他一封信,之后再无音讯。

    母亲在家里尝尽千般苦,受尽万般罪,一直在盼望着父亲早日能出人头地。父亲不在的那几年,母亲苍老的很快,家里所有的重担几乎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

    后来父亲回来了,说是在部队表现好,被提拔当上了营长,转业回来后就在公安局当了中层干部,我们的生活才有了起色。之后又混了这么多年,才当上公安局长,我们的条件才越来越好。

    莫玲玲讲完后,我被她的真情感染,竟有些鼻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于是我对顾晓莲不但没有了怨恨,反而多了一些理解。

    天色渐晚,送莫玲玲上车后,我也回到住处。车翠萍已经准备好晚饭,见我回来,粲然一笑道:“耶,难不成你会掐会算,人家刚做好饭你就回来吃现成的,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我很不好意思,当初还信誓旦旦地表决心,要把她们当成女主人伺候。现在可倒好,她们伺候起我来了。

    我开玩笑道:“我真是太有口福了,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不能报答一二!”

    杨远秀没心没肺道:“不用下辈子,这辈子就做牛做马呗,车车这个人比较现实。”

    杨远秀的一席话把车翠萍说得脸红到脖子根。车翠萍假装去撕她的嘴,杨远秀就跑,两个人在客厅里追逐起来。

    她们疯够了,我们便一起愉快地共进晚餐。

    晚餐后,我一个人躲在自己狭小的卧室里,咀嚼我那点小悲伤。杨远秀和车翠萍边看电视边谈论些什么,似乎和欧阳杰有关。欧阳杰对她的垂涎,我早就看在眼里,因此也没在意。

    我平时在出版社上班,忙得像狗一样。既要审稿,改稿,编辑校对,还要帮欧阳恪那个混蛋改稿。只有周末才能与莫玲玲在一起,要么去看娘,要么去她家。

    顾晓莲对我的厌恶感一日重比一日,似乎把我当成了即将抢走她宝贝女儿的敌人。她对我的尖酸刻薄,我一一忍受,为了爱,不存在。

    为此,莫玲玲对我更加温柔贴心了,我受的伤在她那里得到了补偿。

    我一直没把见莫玲玲父母的事告诉娘,也不敢告诉她顾晓莲对我的态度,更不敢邀请娘去莫玲玲家。能拖一日算一日吧。

    这段时间,娘总是说心口疼。我估计是她以前的老毛病犯了,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像以前一样买了治心口疼的止疼药。

    在出版社,欧阳杰每天总要出入几次杨远秀的办公室。每次从她的办公室出来,他那张脸就会很难看,而且越来越难看,让人看着害怕。

    欧阳恪对车翠萍的关心也越来越无微不至,甚至越来越低声下气。余华看在眼里,满脸不屑。但我无意中注意到,每次欧阳杰进了杨远秀的办公室后,余华总是表现得很紧张,无助地盯着主编办公室的门,一脸茫然。

    我对杨远秀很有信心,她自有对付欧阳杰的一套办法。虽然为了老娘,心不甘情不愿地在出版社上班,还要费尽心机与欧阳杰周旋,很累,很苦,但现实又不是所有人都能改变的。

    为了能早日取得顾晓莲的欢心,我比以前更加卖力地工作。欧阳杰莫名其妙地给我涨了工资,从五千变成了一万,还挺让我感动。

    为了改稿方便,我也买了个笔记本电脑。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改稿,甚至通宵写作了。我必须在干好工作之余,多发表些作品,多写些书,多存些钱,一定要让顾晓莲对我刮目相看。

    看到我瘦了一圈,娘心疼,莫玲玲心疼。令我惊异的是,车翠萍也非常心疼。她总是深情地对我说:“天天,你不要那么拼命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我知道她对我的情,但还是嬉皮笑脸道:“掉点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点肉能换来那么多宝贵的东西,掉得值!”

    欧阳杰最近出去谈生意,总会把杨远秀喊上。杨远秀每次深夜从外面回来,都是满身酒气。然后我从窗口看到,欧阳杰的路虎扬长而去。

    我和车翠萍劝她少喝点酒,该拒绝就拒绝。杨远秀却一反常态道:“你们就放心吧,我们只是去陪客户吃饭。欧阳杰保证过,只让我喝一点酒,绝不把我灌醉,我心里有数。”

    看着杨远秀微醉地躺在沙发上,曼妙的身材,充满诱惑的表情,我和车翠萍都隐隐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